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64章 红葩之力

第64章 红葩之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望着前方易浊风端如峻岳的背影,史如歌并没有吓得尖叫。相反,她比较镇定、比较冷静。她就发出一句很轻的惊慌的声音,然后双颊像是着了火,烧得红彤彤。

    因为她很畏怕易浊风,所以她不敢尖叫。而且她还担心,担心易浊风一不高兴,立马又拔剑要杀她。

    发现史如歌已经醒过来了,易浊风的唇角也不自觉抽搐一下。他本想开口,对史如歌说点什么。可是最终,他也没有说出一个字。

    好一会后,他又直接提步,离开了这个房间、也就是他的房间。

    当易浊风离开,把房门关上后,史如歌依然坐在水里。此刻,她的心情也越来越复杂,恐慌凌乱,羞怯恼怒,委屈含恨,另加不知所措。

    她知道他都看到了,什么都看到了,她的清白就这样没有了,呵呵。

    好久之后,史如歌还哭了,轻轻抽泣着,说:“金戈我对不起你,长这么大,你都没有看过我的身子,今天却被他看了,55555……”

    子时,泉池山庄却没有月光。因为天空忽然出现了几团乌云,它们将月亮遮住了。

    山庄东苑,金戈的房间。金戈正躺在床上,眉心紧皱。刚才史乘桴和鹤千行又过来了一趟,见他仍旧昏睡着没醒,又纷纷一脸忧郁的离开了。

    而且他们觉得这很是蹊跷。金戈虽然中毒了,可是等毒发,得一年时间。照理说,现在金戈应该醒过来了。

    而此时此刻,金戈之所以没醒,这是由于他身在一个梦境里。

    至于梦境的地点,自然就是芫莨山。

    充满仙灵之气的山顶上,灵脩子一边拄着拐杖行走、一边长长的呼唤着,“金戈,金戈……”

    金戈飘到他的面前,看到他时,一阵欣喜,大声回应,“师父!”

    见到了金戈,灵脩子自然又停下脚步。直视前方后,他首先感慨一声,“十年不见,你终于长大了。”

    金戈又笑得开朗俊逸,不染而朱的嘴唇微微上扬,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美的涟漪。

    他又对灵脩子说:“是啊。师父,您这一觉,睡了好久,我想死你了。这十年里,我也有好多疑惑,想要问您。”

    一时间,灵脩子也笑得和蔼可亲,说:“问吧。我这不是过来,刻意解答你的疑惑么?”

    金戈一听,更加欣喜,玉树般的身姿站得更直,说:“为什么这么年,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驾驭不了青穆剑?还有之前的两次,我的身体里,为什么突然生出了一股强大无比的能量?”

    金戈所问的这两个问题,也是灵脩子意料之中的问题。

    无声一叹后,灵脩子逐一回答,“一、青穆剑并没有认你当主人,因为它觉得自己跟你并不投缘,虽然你也姓金。所以你得去寻找自己用得顺手的兵器了。二、你忘记了,十年前我便将红葩封进了你的身体里。所以现在你的身体里有着红葩之力。”

    “啊?红葩之力……这个……”金戈一怔,嘴边重复,渐渐的又大致明白了。

    然而,在不羁一笑后,他又立马追问,“既然如此,那昨天了?师父,凌无邪即将击溃我时,我为什么没有红葩之力?花静静的毒针射向我时,我为什么也没有红葩之力?”

    灵脩子又解释,“因为没有必要。红葩就是要让凌无邪和花静静伤你。”

    乍时,金戈脸色再变,“嗯?为什么?”

    灵脩子说:“这一点我不透露,将来你自会知道。而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情,便是史乘桴让你做的事情。记住,目前你的一切行动,都听他的。”

    金戈又在脑子里领悟着灵脩子的这番话,然后记着这番话。

    忽然,灵脩子又打了一个哈欠,跟而他不耐烦对金戈说:“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还得下山去办事。至于你,也该苏醒了。”

    不等金戈再说什么,灵脩子毅然举起手中的拐杖,对着他的身子一扑!

    随之,泉池山庄东苑金戈的房间,金戈的身体又猛然往上一抽。而后,他睁开了朦胧的双眼。

    “ca,好狠的师父,这么快就打我下来了……”还躺在床上时,金戈嘴边忍不住骂咧一句。

    待双眼的视线变得清晰了,他才慢慢坐起身来。

    房间里还点着灯,比较明亮。而一苏醒,金戈又立马想到了史如歌。

    “不知师父和鹤道长睡了没有……不行,我得去找他们一趟,跟他们商量怎么救如歌……”他自言自语说。说完下床,穿鞋,穿衣。

    外头,习习清风不时拂到人的脸上。泉池山庄的各处走廊上,高高的黄灯悬挂着。

    张紫君微低着头,慢慢吞吞走着,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了金戈的房门口。

    她站在门口迟疑犹豫,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进去看看。

    不料这时候,房门自里面打开了,金戈的身影出现在她身前。

    蓦然,张紫君美目流盼,娟好的容颜上浮现一丝素雅的笑意。

    “金戈,你醒了。”她说。因为金戈暂且没事,所以她感觉轻松了许多。毕竟金戈是为她受伤的。

    看见张紫君,金戈心中也开心不已。不过此时,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他就冲张紫君轻轻点头,然后反问她,“你怎么还在这里?怎么还没睡?”

    很快的,张紫君脸上的笑意又消失了,容颜恢复清冷。她不再看着金戈,改而看着别处,说:“我担心你。如果你一直不醒,我会内疚一辈子。同时谢谢你。今天要不是你,受伤加中毒的人便是我。”

    张紫君说这番话,金戈又轻易明白了她想对他表达的心思。即:她只是感激他,所以才来看看他。

    如此,金戈又觉心口的滋味很是苦涩。他强颜一笑,再对张紫君说:“笨蛋,今天若非你及时赶到,先救了我们,那么现在,我师父和鹤道长可能也受伤了……所以你无需谢我,是你主动帮我们在先……”

    再视金戈,张紫君更觉轻松。她又冲金戈挤出一个笑脸,仍旧用着感激的口吻,说:“那你早点休息吧。至于你受的伤你中的毒,我发誓,我一定会一直想办法解救。”

    金戈又点了下头。但是,没有心情再跟她客套。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