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55章 好人坏人

第55章 好人坏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到半个时辰,飞云洞石牢,便被水灌满。

    史如歌会游泳,水流涌进来后,她在黑暗且冰冷的水中拼命游啊游、游啊游。不知不觉间,她便失去了知觉和意识。

    史如歌变得不知所踪、飞云洞石牢也被填,很快,天一教的几个大腕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已是子时,大家都没有睡。

    神霄殿上,溥天骄怒气冲冲,右掌扬了又落,落了又扬。他只恨自己功力不行,无法直接将牛猛一掌拍死,说:“你饥渴寂寞,想玩女人,就让楚绍龙带你去缥缈楼啊!对史如歌动什么想法?现在她不见了,天亮后若还没有找到,你就等着被我爹处死吧!”

    牛猛黑着脸、垂着头,站在他两步开外,不敢开口说一句话。

    因为这一回的祸事,确实是他惹出来的。

    此时此刻,凌无邪的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刚才是庄罹过去叫他,他才随同一起来到这里的。

    见溥天骄两手叉腰,气愤的不行,他又心平气和对溥天骄说:“少爷,我和庄罹已经封锁了教内各大出口,所有人只许进,不许出。那个史如歌,她绝对逃不了,除非她已经死了。至于牛猛这边,看在他是初犯,曾经还立过不少功,所以你在教主面前,替他求求情吧。”

    溥天骄又瞥眼凌无邪,并不把凌无邪的话认真当成一回事,说:“等找到史如歌再说吧。”

    这时候,牛猛也抬眸看了看凌无邪。但是,他并不感激凌无邪。因为沉下心后,他想到了很关键的一点。

    他终于再次低声对溥天骄说:“少爷,其实这一回,并非我一个人的过错……还请你代替我,跟教主好好解释,请求教主明察……”

    乍时,溥天骄又看向牛猛,眉心压拧着,甚是好奇问,“哦?怎么说?”

    牛猛说:“飞云洞石牢的机关,平时都是隐形的,肉眼看不见。只有在十分黑暗的环境中,它才会隐隐发光,被人所看见。那会儿我正准备动史如歌,可是,石牢内的火把忽然全部熄灭了。所以现在,我想大胆的说出来,咱们教内有奸细,是有人故意在帮史如歌!”

    这一瞬间,溥天骄脸色更加阴黑、神色更加诧异。他还再次跨近牛猛一步,半信半疑问,“居然有这等事?你没有说谎?”

    牛猛又低下头,提了提呼吸,很严肃说:“少爷,属下以属下一家老小的性命担保,确有此事!”

    溥天骄听完,唇角不由得抽搐,脸上杀意更盛,又挑起半边眉毛,耐有寻味感慨说:“哼,看来,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抓内奸啊……”

    如此,牛猛只觉大松一口气,但是没有再说话。

    庄罹跟溥天骄一样,也是一脸杀意,语带愤怒说:“这个奸细,等将他揪出来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哼,吃里扒外、品格沦丧的家伙!”

    说完之后,庄罹又偏头望向凌无邪,问他,“无邪,你觉得了?”

    原本凌无邪有几分失神,现在庄罹问他,他回过神来,又点了下头……

    这一个夜晚,天一教的人,又为搜寻史如歌,布下了天罗地网。

    不过,历经几个时辰,直至黎明来到,他们依然没有找到史如歌。

    哪怕如此,溥侵也没有取消去泉池山庄的计划。只是他决定,这一回就带两个人,即凌无邪和花静静。至于其他的人,留在天一教,继续搜寻史如歌。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一山内的氤氲雾气渐渐消散,各处的春光变得十分明媚,照得人感觉非常温暖舒适。

    此刻的史如歌,她正躺在一条河边,全身湿漉漉。

    好久后,潺潺水声和袭身雾汽将她催醒。

    这一回苏醒,她张眼就看到了天上刺眼的艳阳,还有前方一条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

    而这一条瀑布,名为飞云瀑。目前,她身处天一教的东南方。绿水青山点缀着这里,风景美丽如画。

    史如歌依然没有多少力气,感觉身体就像一具早已透支的躯壳。不过,在看清楚这里的环境后,她还是费力的站起身来。

    “这是哪儿?还是天一教的地盘吗?我是真的没有死吗?”她连续询问着自己,实在是不知情,而且这里不见一个人影。

    因为感到不知所措,她又一步一步,向河水里走,试图让那飞泻而下的水流,冲洗掉自己身上的疲惫和恐慌,令自己变得更加清醒。

    也就在她刚刚昂头、仰望着白云蓝天时,她看到山的顶端,一个身穿蓝色布衣的男子随着瀑布的水流一道往下窜。

    忽然,史如歌还感觉自己的眼睛被什么给灼了下,刺痛。她不禁抬手,轻轻揉了揉。

    揉完之后,她才明白是由于蓝衣男子手中的剑,很强的一道剑光折射到了她的眼睛里,所以刺痛了她的眼睛。

    蓝衣男子飞下的速度完全等同于水流倾泻的速度,同时携拥着千军待发之力。随着他距离地面越来越近,速度又在一瞬间降下来。

    不等史如歌再次去张望他,他已然轻一飞身,无声无息落在了前方的岸上,背向史如歌站着。

    发现他不见了,史如歌又赶紧转身,望向岸上。

    再次望见他,史如歌还喜出望外,连忙唤他,“喂!”因为终于有了一个人影,所以她生怕他轻易走掉。

    同时史如歌还观察着他,发现他的武功特别厉害,并且不是一般的厉害。刚才他与瀑布比功,随同水流一起往下。然而现在,他的身上却没有一滴水。他的手中还握着剑,那把剑在史如歌看来也有点眼熟。

    “你是谁?”他问史如歌。身材那么高大、那么魁梧,呈深蓝色的长发微微卷曲。凛立的背影,更是透着一种不易亲近的孤立感。

    也由于他的语气冷得可怕,令人发悚,所以史如歌忽然又变得结结巴巴了,“我我我我我……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不知道怎么来的这里……”

    见史如歌连话都说不清楚,蓝衣男子又直接提步,准备走开。

    不料,史如歌又张嘴,急忙喊住他道:“请慢!”

    这一回,他还是顺应史如歌的心愿,不耐烦停下脚步。

    “说。”他的声音仍旧冷、轻,若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如此,史如歌依然比较兴奋、比较高兴。因为他这种漠视的态度,至少证明了他不是要杀她的坏人。

    她还笑了笑,然后开始问他说:“大侠,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蓝衣男子又迟缓片刻才回答她,“天一教,飞云峰。”

    蓦然,史如歌嘴巴又是一张,脸色吓得有几分苍白,自言自语念叨着,“啊……我居然还在这里……”

    蓝衣男子又准备提步,只想离开这里,懒得多待。

    谁知道,回过神来的史如歌又赶紧问他,“大侠,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这一刻,蓝衣男子又撇唇轻蔑一笑。帮忙?呵呵,从来都没有人敢让他帮忙。

    “做梦。”他说。

    说完又要走。

    史如歌顾不得其他了,又尽最快的速度跑上岸,站在他的身后,一把抓住他的左边胳膊,带着几分哀求说:“请你答应我,不然我没人可求了,我……”

    蓝衣男子微微怔住,皱了皱眉。他完全没有料到,史如歌竟敢如此靠近他。

    然而,很快他又恢复正常意识,用着警告的口吻,毫无温度冲史如歌说:“松手。”

    史如歌又连连摇头,不肯放手。因为她有感觉,他能够救她,倔强的说:“我不松!你要么答应我,要么一剑杀了我!”

    这时候,蓝衣男子的右手加了一把力,将手中的剑握得更紧。

    史如歌还有感觉,他不会杀她,便又淡笑着补充说:“如果你答应帮我,以后我便帮你,实现你的一个愿望,怎么样?”

    蓝衣男子又立马说:“我没有愿望。”

    史如歌,“……”她才不相信,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存在着没有愿望的人。

    史如歌的无语和沉默,又惹得蓝衣男子再次抹唇,跟而他也补充,“即便有,也是你实现不了的。”

    这下子,史如歌更为高兴了,脸蛋笑成了一朵花,又说:“那可不一定哦,仙葩草还能令人起死回生呢。所以,你可别小看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样东西!”

    蓝衣男子不知道再说什么,又干脆直接询问史如歌,“你让我帮什么忙。”

    史如歌又觉得自己原地满血复活了,说:“教我,我怎样才能离开这里,怎么才能离开天一教。”

    顿时,蓝衣男子脸色一沉。话说目前,天一教内所有出口都被封闭了,他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离不开。”他又告诉史如歌。至始至终,都没有回头去看史如歌。

    不经意间,史如歌也松开了他的胳膊,由着他离开……

    “离不开?那我应该怎么办?我应该躲到哪里去?爹爹和金戈他们……”史如歌又忐忑不安的询问着自己。

    当她再次抬眸时,蓝衣男子已然不见。

    (求点击、推荐、收藏、打赏,求各种支持……)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