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380章 终于显身

第380章 终于显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花俏、花扶,看好她!”易浊风拿过放置在一旁的承影剑,又向他们下了一个道冷冷的命令。

    “是,少爷!”两人微微躬身,同时领命。

    “你去哪儿?”见易浊风正要离去,史如歌又匆匆询问。可是,易浊风交代完这两名随从后便已翩然离去,根本没有听到。

    而史如歌,她还一脸困惑的愣站在原地。

    不久后,夜幕降临于川州城。

    缘来客栈,程戈归来,却不见了史如歌的踪影。

    但是,聪明的他在稍稍打听后,便立马猜到了史如歌的去处。

    随即,他放下手头的一切,往缥缈楼去。

    然而,一向宾客满座的缥缈楼,今晚竟空无一人。就连店里的伙计,也不见一个。程戈立马暗忖不妙,而后又开始在川州城内四周寻找着易浊风和史如歌。

    “易浊风会带如歌去哪儿?”大街上,程戈一边走路一边思考一边留意着周围的一切。

    直至月上眉梢时,疲惫的他倚靠在一处休息,突然间,他感应到有一股强大的神魔之力在不远处迸发!

    “ca,真有神魔来这芫莨大陆了!”程戈立马大惊失色,嘴边暗忖道。随即,正好见得一道黑影,从他头顶的屋檐上飘过。

    但是那道黑影,并没有留意到他。

    “很好,黑祭吧?我正愁着该上哪儿去找你呢!”程戈拍了拍手,毅然追了上去。

    这时候,川州城某僻静无人的死街角处。

    熊冠希对前方不远处背向着他的易浊风说:“少爷,教主命我来拿三大法宝。”

    易浊风的鹰眸微微眯起,已经沉思了良久的他还是不发一语。

    见他不语,熊冠希便再次说:“少爷,教主命我来拿三大法宝……”这一次他的语气也愈发恭敬。

    不过,又过了好一会,易浊风才终于开口,淡淡地说:“回去告诉他,三大宝物我会自己拿回去,只是不会是现在。”

    熊冠希又为之怔神,一脸不解问他:“少爷,教主乃你的亲生父亲,三大法宝由我带回去交给他,你有什么不放心的?现在天骄少爷已死,早晚你都是教主之位的继承人……”

    易浊风嘴角又滑过一丝轻蔑的笑意,道:“我担心这三大宝物交给你,最后便落入了他人之手……”

    一时间,熊冠希的脸部神经也在抽搐,道:“少爷,我想这天下间,绝对不会有人知道你杀三大掌门乃为了获取三大门派的镇派之宝。而且三大门派的人,现在都还没有发现藏在他们各自密室的宝物早就不见了。所以你大可放心,不会有人从我的手中将它们夺走,因为完全没有人会盯上我!”

    “三大掌门不是我杀的!”倏然易浊风紧了紧手中的承影剑,愤然转身厉视他道。

    “哦?”看着易浊风杀气翻腾的眼神,熊冠希似信非信。

    “算了!”易浊风压住怒意,决定懒得解释,再道,“回去转告溥侵,不要再跟我玩手段了!天下间没有这样一举两得的事!”

    “这……”熊冠希听得愈发迷糊费解,正要开口询问易浊风什么。

    不料,夜色中,易浊风的几丝长发忽然迎风飞起,不客气道:“你回去复命吧。我会尽快自己过去天一教找他!”

    “唉!”熊冠希察觉到不对,不禁沉声一叹,再苦着个脸道,“我想你曲解了教主的某些用意!不如你现在就随我回……”

    “滚!”当他说到半途时易浊风又冷冷将他打断。

    “你……”熊冠希一哽,面容上也终于浮现少许不悦之色。

    只是,在斟酌片刻后,他忍住了那些不悦,再微微躬身,冲易浊风道,“那行。今晚熊某先告辞了!”

    易浊风没有再应声,任由熊冠希走了。

    高处更为黑暗的屋檐上,程戈将这一切看得和听得清清楚楚。可是这也弄得他更加迷惑了,他不禁思考道:“听易浊风的意思,三大掌门是溥侵杀的?但是溥侵本身就是四大门派的公敌,按照常理,他杀人不会畏畏藏藏啊。”

    “先不管这个了,跟着易浊风找到如歌再说!还有刚才那些神魔之力,并非他们两人发出来的。看来这附近还潜伏着不少高手,如歌的处境也许很危险……”想着想着,程戈又轻叹一口气。熊冠希已经走了,易浊风也要离开了,可是他不能跟踪易浊风太近。否则以他现在的修为,再近易浊风一步,势必就会立马被易浊风发现。

    不太明亮的月光下,易浊风微微抬眸,目光在前方的屋檐上稍稍停了一会。不经意间,见得他的唇角扬起了一丝诡谲且阴沉的笑容。

    第二天的黄昏。

    在去往鸾凤山途中的某客栈,被点了穴道的史如歌,呆呆地坐在窗边的一张桌子旁。

    花俏端来一碗青菜牛肉面,放在她的眼前,冷声催促她道:“快点吃,吃完还得赶路啦!”

    “哼!”史如歌狠狠地瞪眼她,再傲慢扭头道,“你们点了我的穴,我动都动不了,还怎么吃啊?当我是畜生只低头用嘴就可以了么?”

    “你……”花俏扬了扬手,恨不得一巴掌朝史如歌的脸上扇去。

    可是,她不敢!

    “哼,有本事就打啊?你敢打我,我让易浊风杀了你!”史如歌越发昂起头来。

    倏然,花俏也睁大眼睛,瞪着史如歌道:“你个小贱人,我真不知道易少爷喜欢你哪点!论姿色和教养,你连我们姝帘小姐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我呸!最讨厌有人拿我与那女人相提并论!因为她根本不是人!”史如歌气得轻轻吐了口痰。

    花俏又气得白了她一眼,指了指她道:“史如歌啊史如歌,你爹史乘桴过去到底教了你一些什么啊?”

    她被气得愈发厉害,史如歌反而愈发高兴,又淡定地说:“哼,你真想知道么?真想的话,那你先解开我的穴道,我来好好告诉你……”

    花俏倒也不上她的当,又冷傲地偏过头去,道:“假想!想让我解开你的穴道,连门都没有。要是你把这客栈给砸了,易少爷一时半会又赶不来,这的损失我俩可赔不起!”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