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359章 凌天之灾

第359章 凌天之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倏然,楚绍龙又舒展浓眉,疑惑询问,“利用她,除开对付程戈和易浊风,还能对付谁?”

    黑影人则又浅笑而不语,保持着神秘,说:“我现在不说。很快你就会知道。”

    楚绍龙漆黑的瞳孔骤然一缩,在脑子里思忖,却没有再多问。忽然,他又刻意告诉着黑影人,“师父,溥天骄和易浊风,因为易玄衣的死而矛盾升级。”

    黑影人诧异,又撇了下嘴,疑惑询问楚绍龙,“易玄衣到底是怎么死的?”

    楚绍龙先摇了下头,良久之后却又讲述,“师父,最近天一教里有流言,说易浊风是溥侵的私生子,而弟子不确定这是真是假。但是还有一个很怪的现象,即在易玄衣死后,溥侵竟破例让易浊风安然无恙的退出了天一教。”

    “真有此事?”黑影人又怔了怔,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错,这件事情还差点激化了溥侵和溥天骄的父子矛盾!”楚绍龙说。

    黑影人听此,嘴边又滑过一丝诡异的笑容。他忽然回忆起了二十四年前,一件发生在落日镇的事。某一天,他命令易玄衣抱走了顾柳烟产下的婴儿。

    直至此刻,他也完全明白了,当年他对易玄衣千叮咛万嘱咐,令她一定要杀了顾柳烟的孩子,而到最后,易玄衣还是没有下手。易浊风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于是宁死也不与他们合作。但是,他又夹在史如歌和溥侵之间左右为难。

    明白之后,黑影人不禁暗吁一口气,又想:以前他千方百计地撮合易浊风和史如歌,最终的目的也就是为了拉拢易浊风。可是世事难料,谁也没有想到易浊风的亲生父亲竟是溥侵。事到如今,他该怎么办才好?这个易浊风,到底是该杀还是不该杀?如果杀,史如歌会怎样?如果不杀,留着他他最后还是会帮溥侵吧?

    想着想着,黑影人又暗自握拳,心中做了决定,想:该杀,必须杀!只是,无需我亲自动手!

    无声一叹后,他又转身,对楚绍龙说:“你去查查程戈和唐钰莹到哪儿了。如果他们快到了,想办法先拖住他们一会。别让他们很快回到这里。”

    楚绍龙怔在原地,不解的询问,“师父,那我们原定的计划……”

    黑影人又极慢的吐字,说:“照常实施。”

    楚绍龙再次思忖了一会,而后重一点头,沉声回应他说,“好的师父!”说完之后他高大的身躯轻盈一跃,很快便于此片树林消失。

    在楚绍龙走后,黑影人依然愣站在原地,心里依然十分不是滋味。突然间,他也想再会易浊风一次!

    离开天一教后,易浊风踏着温柔的月色,疾步行于枫林之中。此季正是深秋,漫天的红叶,染映得他深蓝色的长发,看上去更加的诡谲。

    越过这片枫林,他便已经跨进泉池山庄的地盘。也就在这时候,他急遽飞动的身形,忽然静止。

    他的脚步如同定格在了原地,周遭空气中纷飞的枫叶也倏然落下,一切动景跟而变得静如止水。

    好浓烈的杀气!

    他似乎看到了,前方的空气中,多股气流急剧融合,正向着这边逼近!

    并且它们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快!在这之前,他似乎从未见过如此纯粹的杀意。它们升腾而上,无可抑制。

    易浊风忍不住拨出了承影剑,又引动了体内的浩淼真气。苍茫月色下,他踏空而起,朝着距离他不足一丈远的一道气流劈去!

    两股杀气交汇,地上的枫叶被杀气所激,纷飞乱舞。在月光的映衬下,带着一种触目惊心的凄艳。

    不料,在仓促之间,他又发现这些强劲的杀气,竟渐行渐远。

    但是他也知道,它们的退避,绝非因受他功力所迫,而是因它们并非针对他而来。

    那么,它们要去哪儿?难道是泉池山庄?

    易浊风不由得担忧起来。

    不行,他不能让他们靠近泉池山庄。

    顿时,恍如海浪般的蓝色涟漪,环绕在他的四周。他置身于这道海浪之中,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它们追去。

    然而,它们行驶得特别诡异、特别隐秘,却又不刻意的避开他。

    有时候他根本无法料知它们的具体位置,但是又能够清晰感觉到它们的存在。它们像在与他捉迷藏,那气息时浓时淡、距离他时近时远。

    直至泉池山庄郊外的高林中,这股杀气才消匿得无影无踪。

    对方想干什么?莫非是调虎离山之计?易浊风脑子里产生诸般疑问,怔了一怔后又猛然惊醒!

    随之,他又健步如飞,急速往庄内赶!

    还未迈进山庄大门,他已经发觉了不对劲。平时日夜有人守护的山庄大门,此时却不见半个人影。而且天色即将拂晓,往常这个时候,庄仆们都已经起床,但是今天却安静无比。

    当一阵轻柔的晨风吹来时,他隐隐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倏然,易浊风又愣站在原地。在迟疑好一会后,他才压抑着心上的忐忑,缓缓去推山庄大门。

    终于,大门打开了,却见门前坪地上,零零散散斜躺着无数具血淋淋的尸体。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身体僵硬。

    只是,也还有三个活口,正蜷曲在一个角落,望着他脸色苍白,浑身颤栗发抖。

    渐渐的,扑入他鼻孔的血腥之气,变得浓郁强烈,并且刺激着他。

    他依然站在那儿,宛如大海般幽深的瞳孔中,翻腾着一层又一层的飓风和浪花。

    紧跟着,又有一个怪异的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不停回荡,既像在提醒他,又像在命令他,“去……杀!杀!杀!把余下的人都杀干净……”

    在不知不觉间,易浊风变得头痛欲裂,莫名其妙的便失去了思维和意识。

    “去!杀……”那个声音还是在他耳边响,煽动着他。

    因为感到痛苦和烦闷,所以他又赶紧闭上眼睛,误以为这样那个声音便会消失。

    结果,在他闭眼之后,那个声音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越说越快。

    “去,杀!去,杀!去,杀!”它重复着,不停重复着……

    易浊风越听越焦躁,又甩了甩头。可是突然间,连他手中的承影剑,也开始剧烈抖动。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