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325章 最终谜底

第325章 最终谜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花隐听得云里雾里,正要开口询问易浊风什么。

    夜色中,易浊风的长发微微拂起,道:“你回去复命。哪天我会自己回天一去找他的!”

    “唉!”花隐沉声一叹,苦着个脸道,“我想你曲解了教主的某些用意!不如你现在就随我回……”

    “滚。”易浊风冷冷地抢断他的话。

    “你……”花隐蹙了蹙眉,终于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愠怒和不快,道,“那花某先告辞了!”

    高处更为黑暗的屋檐上,金戈将这一切看得和听得清清楚楚。可是这也搞得他更加迷惑了,不禁思考道:“听易浊风的意思,三大掌门是溥侵杀的?可溥侵早就是四大门派的公敌了,按常理他杀人不会畏畏藏藏啊。”

    “懒得管了,先跟着他找到史如歌那丫头再说!”想着想着,金戈又咽了口气。花隐已经走了,易浊风也要离开了。可是他不能跟踪易浊风太近,以他现在武功再近易浊风一步便会马上被他发现。

    不太明亮的月光下,易浊风微微抬眼目光在前方的屋檐上稍稍停了一会。不经意间,见得他的唇角扬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第二天的黄昏。

    在往鸾凤山途中的某客栈,被点了穴道的史如歌呆呆地坐在窗边的一张桌子旁。花俏端来一碗青菜牛肉面放在她的眼前,冷声道:“快点吃,吃完还得赶路啦!”

    “哼!”史如歌狠狠地瞪眼她,扭头道,“你们点了我的穴我动都动不了还怎么吃啊?当我是畜生只用嘴就可以了吗?”

    “你……”花俏扬了扬手恨不得一巴掌朝史如歌的脸上扇去。可是,她不敢!

    “哼,有本事就打啊?你敢打我,我让易浊风杀了你!”史如歌越发昂起头来。

    花俏亦睁大眼睛瞪着史如歌道:“你个小贱人,我真不知道易少爷喜欢你哪点!论姿色和教养,你连我们姝帘小姐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我呸,我最讨厌有人拿我与那女人相提并论!”史如歌气得轻轻吐了口痰。

    花俏白了她一眼,道:“没教养就是没教养!”

    史如歌被气得毛发都竖了起来,道:“姓花的,有本事你解开我的穴道,我让你知道什么是教养!”

    花俏冷傲地撇过头去,道:“不敢!要是你把这客栈给砸了,易少爷一时半会又赶不来,这的损失我俩可赔不起!”

    “哼!”见激将法无用,史如歌又仰起头道,“那我现在以你们少主夫人的身份命令你,喂我吃面!”

    “哟,你还真把自己当……”花俏上下打量着史如歌,眼神带着嘲笑的意味。

    “怎么?让我饿死?”

    花俏摇摇头道:“小贱人,要我喂你吃面?你还真把自己让一回事啊?易少爷临走时只说让我们看好你,可没说让我们伺候你!”

    “你……可恨的易浊风!”史如歌又被重重地气了一次。这回她软弱下来了,也想休息会了。因为她已经没有力气和花俏再斗下去了。要知道自昨天的晚餐开始她就片食未进了,算起来是整整的一天啊!

    她又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了望一直守在店门口的花扶,突然喊道他:“花扶哥哥,你过来下,我问你个事!”

    花扶又瞧了瞧外边,然后才放心地走进来,他躬身道:“史如歌姑娘,请问!”

    “易浊风去哪了?能告诉我吗?”

    “这……恕花扶不能说!”

    史如歌稍稍慌了下神。问:“为什么不能说?他干嘛去了?”

    看出史如歌内心的慌乱,花俏白了一眼花扶,得意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们易少爷去会武林盟主了。你知道接下来我们去哪去干什么吗?”

    史如歌眼眸一亮,摇摇头痴痴地看着她道:“接下来我们去哪?”

    花俏道:“我们易少爷和姝帘小姐早就在前面设好了局,我们抓着你就是为了引金戈追来,然后让他往那里面跳!”

    “你说的是真的?”史如歌的眼珠像蒙着一丝薄雾。

    “我有必要骗你吗?你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啦!”花俏讪道。

    “我又被自己的自作多情给骗了!”史如歌暗自咬牙,又深深地咽了口气,暗道,“少得意,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不好,易少爷回来了!”一把的花扶见已站在门前的易浊风便偷偷地朝花俏使了个眼色。

    一边的史如歌收了收眼泪,突然异常兴奋地叫唤道:“夫君,你终于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这……”花俏和花扶感到很意外。想起他们刚才对史如歌说的那番话,照理说现在的她见到了易浊风应该是恨不得杀了他才是。可是……

    易浊风看着一动不动一副可怜模样的史如歌又望了望花俏和花扶各自躲闪的眼神,一扬手,“啪”的两声,两个火辣的耳光重重地扇到了他们的脸上。

    “谁叫你们点她穴的?”

    “是我点的。”花俏捂住自己发烫的半边脸颊,低声说道。

    “那还不解了?”易浊风的目光能够杀人。

    “是。”花俏怯怯地走到史如歌的面前,扬指轻轻地在她身上点了十来下才将她的穴道解开。

    十二小鬼的修罗指点穴法,除开十二小鬼的成员便无人能解。

    穴道被解,史如歌的神智似乎也恢复了正常。

    “我受的欺负,都要你还!”史如歌心里十分不爽,不止因为花俏欺负自己,还因为他利用自己。她扬起手也想扇易浊风一耳光。

    “够了!”易浊风抓住她还在半空的手,冷声一喝。

    “易浊风,我恨你!”史如歌目光厉厉地看着易浊风道。

    易浊风丢开她的手,起身道:“你这变化速度,未免太快了!”

    是啊,刚才的她一见到自己就亲切地唤着“夫君”,而现在,扮完泼妇又扮怨妇。

    易浊风的语气还是很冷。现在史如歌觉得,他真的十分地虚伪。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我跟着你?”

    “这还用得着我说?我是你丈夫,你跟着我是天经地义的事。”易浊风回头瞪了瞪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十分善变,而且不可理喻。

    “我不想跟着你,你把我休了吧。”史如歌咬了咬唇,终于说出口道。

    易浊风冷冷一笑,嘲弄道:“休你?还没那么容易的事儿。”

    史如歌喃喃自语道:“反正我不会被你利用的。而且,你休想再伤害金戈!”

    史如歌说的易浊风装作没有听到。望着桌上份量还是满满的那碗面条,他又提醒道:“你先把自己的肚子填饱吧,夜可是很长的。”

    “还吃什么?早就气饱了!再说要是我半夜饿死了那也是你的无能,是你没有照顾好我。”史如歌虽然白了易浊风一眼却还是忍不住动筷子战斗起来。

    要知道她确实很饿了!而且人是铁饭是钢,只有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逃跑,才有力气和坏人对抗。

    花俏和花扶顶着半边火辣的脸颊,一声不吭地站在旁边看着狼吞虎咽的史如歌。

    “花扶,你去安排三间安静点的客房,今晚我们就住这了。”易浊风吩咐道。

    “是,少爷!”花扶微微躬身后便朝前台掌柜处走。

    天色已晚,太阳也早已落到了山的另一头。史如歌最紧张最害怕的黑夜终究还是来了。

    易浊风吩咐花扶安排三间安静的客房。花扶和花俏两人便各自占了一间,而剩下的那一间毫无疑问就是她和易浊风的了!

    “天啊,今晚我怎么睡得着?我可不想和他睡在一起啊!”史如歌心里叫苦连天,虽然她和易浊风成亲有三个多月了,可他们同房同睡的次数也就一次而已。而且她还不确定自己是否还爱着易浊风。之前她也一直想找易浊风要一纸休书然后与他恩断义绝的!只是她总是没有来得及开口。

    所以,要她现在和易浊风同床共枕会是件很尴尬的事!

    可恨的是她没带一点银两在身上,而且那死花俏连她去方便也会跟着。若想逃离这该死的客栈是根本不可能的。看来,她还是得乖乖地听从他们的安排了。

    夜幕一降,史如歌便回到了楼上的客房。她和易浊风住的是雅间。

    瞧瞧外边走廊上是空无一人的,再看看房间内,门窗是紧闭着的。嗯,很好!史如歌默默点头顿时无比自在起来。

    “我得先好好地泡个澡了!”见店内伙计早已在房间里准备了浴缸和热水,史如歌便连忙脱下了身上穿了好几天的那一套男装。

    她脱掉全身的衣裳,整个人便只差脑袋没有浸到水里。随之,先前她的那些疲惫和烦恼也变得荡然无存。

    泡了个香喷喷的热水浴后,史如歌是精神倍增的。瞧瞧外边天色已晚,而且那花俏也没有再盯着她,她本想出去溜达一整晚的,但碍于冬天的夜实在是太冷。天性极其怕冷的她披上自己的贴身衣裳后便飞速地钻进了床上的被子里。

    被子软绵绵的,真的极其舒服!

    易浊风没有回来,看来她还是可以睡个安稳觉的!

    想着想着,她心里美滋滋的。

    当夜色变得更加黯淡时,易浊风还是回来了。

    史如歌躺在床上,紧紧地裹着大半张被子,背对着他。因为害怕,她身体不自觉地向床里边移。

    “你不要睡在我的旁边……”假装睡着的史如歌在心里默默地念叨。

    可一会后,易浊风偏在她的身旁躺了下来。

    “睡就睡,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互不相关!”史如歌的心跳得很快。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却还是感觉到了易浊风的体温。

    易浊风的呼吸声很轻,也很平稳,史如歌错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她翻个身,又将裹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松开了大半。因为担心光着膀子的易浊风会冻着,于是她慢慢地将被子往他的身旁挪动。

    没有想到的是,易浊风也伸手扯了扯它,直至那被子完全覆盖住他的身躯。

    “原来你还没有睡着。”史如歌抿了抿唇。她又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易浊风的嘴角滑过一丝淡淡的笑容。被子下面,他突然紧紧地抓住了史如歌的一只手。

    史如歌的心跳怦然加速。她挣扎着想抽回自己的手,可就在同时易浊风又来了个大翻身,重重地将她压在了身下。

    易浊风抚了抚她额上的头发,又静静地看着她。

    史如歌亦是睁大眼睛看着易浊风。虽然此时的月光,只够他们看清彼此的面部轮廓。

    两人鼻尖相触,四目相对。

    片刻后,易浊风吻上了她的唇。

    他吸吮着史如歌的舌头,吻得很深很深。

    史如歌不自觉地抬起身子去享受着他的吻。

    他一手抱着史如歌,另一只手却探到史如歌的衣内,在她冰冷的身子上慢慢游移。

    当他的手到达史如歌的胸部时他不禁皱起了眉,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怜悯和爱意。他没有想到,短短的三个月,史如歌的身体竟瘦得只剩皮包骨了。不过,胸部依然是很丰满的。整体说来,身材还是不错的!

    史如歌睁开眼睛,黑暗中却瞟见了易浊风温柔的眼神。所以,对于他的抚摸和亲吻,她完全没有抗拒,而且还顺着他的意思稍稍支起了身。

    温柔的吻就像连绵的春雨般不停地落下来。她的脸上,颈上,胸口全都留下了他的气息。史如歌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可是,史如歌害怕这种感觉。

    易浊风放下史如歌,换做两手在她的身上摸索。隔着衣服实在是太不方便,索性,他掀开被褥一把将她的贴身衣服全都撕扯下来。

    “不要!”史如歌这一回没有依他,她用力地起身想要拿回自己的衣服。无奈于易浊风依然重重地压在自己的身上,完全起不来。

    “你不要这样……”史如歌十分用劲地想要挣开易浊风,可刚支起身子又立马被他压了下去。

    被子里,她光秃秃的被易浊风压在身下。任他蹂躏。

    易浊风抚摸着她干净而又顺滑的肌肤,由上往下,很快便游移到了那最为隐秘的地方。

    史如歌用力地夹紧双腿。厉厉的目光瞪着易浊风道:“易浊风我问你!”

    易浊风终于停下手中的活触到她嘴边道:“你说。”

    “这……”花隐听得云里雾里,正要开口询问易浊风什么。

    夜色中,易浊风的长发微微拂起,道:“你回去复命。哪天我会自己回天一去找他的!”

    “唉!”花隐沉声一叹,苦着个脸道,“我想你曲解了教主的某些用意!不如你现在就随我回……”

    “滚。”易浊风冷冷地抢断他的话。

    “你……”花隐蹙了蹙眉,终于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愠怒和不快,道,“那花某先告辞了!”

    高处更为黑暗的屋檐上,金戈将这一切看得和听得清清楚楚。可是这也搞得他更加迷惑了,不禁思考道:“听易浊风的意思,三大掌门是溥侵杀的?可溥侵早就是四大门派的公敌了,按常理他杀人不会畏畏藏藏啊。”

    “懒得管了,先跟着他找到史如歌那丫头再说!”想着想着,金戈又咽了口气。花隐已经走了,易浊风也要离开了。可是他不能跟踪易浊风太近,以他现在武功再近易浊风一步便会马上被他发现。

    不太明亮的月光下,易浊风微微抬眼目光在前方的屋檐上稍稍停了一会。不经意间,见得他的唇角扬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第二天的黄昏。

    在往鸾凤山途中的某客栈,被点了穴道的史如歌呆呆地坐在窗边的一张桌子旁。花俏端来一碗青菜牛肉面放在她的眼前,冷声道:“快点吃,吃完还得赶路啦!”

    “哼!”史如歌狠狠地瞪眼她,扭头道,“你们点了我的穴我动都动不了还怎么吃啊?当我是畜生只用嘴就可以了吗?”

    “你……”花俏扬了扬手恨不得一巴掌朝史如歌的脸上扇去。可是,她不敢!

    “哼,有本事就打啊?你敢打我,我让易浊风杀了你!”史如歌越发昂起头来。

    花俏亦睁大眼睛瞪着史如歌道:“你个小贱人,我真不知道易少爷喜欢你哪点!论姿色和教养,你连我们姝帘小姐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我呸,我最讨厌有人拿我与那女人相提并论!”史如歌气得轻轻吐了口痰。

    花俏白了她一眼,道:“没教养就是没教养!”

    史如歌被气得毛发都竖了起来,道:“姓花的,有本事你解开我的穴道,我让你知道什么是教养!”

    花俏冷傲地撇过头去,道:“不敢!要是你把这客栈给砸了,易少爷一时半会又赶不来,这的损失我俩可赔不起!”

    “哼!”见激将法无用,史如歌又仰起头道,“那我现在以你们少主夫人的身份命令你,喂我吃面!”

    “哟,你还真把自己当……”花俏上下打量着史如歌,眼神带着嘲笑的意味。

    “怎么?让我饿死?”

    花俏摇摇头道:“小贱人,要我喂你吃面?你还真把自己让一回事啊?易少爷临走时只说让我们看好你,可没说让我们伺候你!”

    “你……可恨的易浊风!”史如歌又被重重地气了一次。这回她软弱下来了,也想休息会了。因为她已经没有力气和花俏再斗下去了。要知道自昨天的晚餐开始她就片食未进了,算起来是整整的一天啊!

    她又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了望一直守在店门口的花扶,突然喊道他:“花扶哥哥,你过来下,我问你个事!”

    花扶又瞧了瞧外边,然后才放心地走进来,他躬身道:“史如歌姑娘,请问!”

    “易浊风去哪了?能告诉我吗?”

    “这……恕花扶不能说!”

    史如歌稍稍慌了下神。问:“为什么不能说?他干嘛去了?”

    看出史如歌内心的慌乱,花俏白了一眼花扶,得意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们易少爷去会武林盟主了。你知道接下来我们去哪去干什么吗?”

    史如歌眼眸一亮,摇摇头痴痴地看着她道:“接下来我们去哪?”

    花俏道:“我们易少爷和姝帘小姐早就在前面设好了局,我们抓着你就是为了引金戈追来,然后让他往那里面跳!”

    “你说的是真的?”史如歌的眼珠像蒙着一丝薄雾。

    “我有必要骗你吗?你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啦!”花俏讪道。

    “我又被自己的自作多情给骗了!”史如歌暗自咬牙,又深深地咽了口气,暗道,“少得意,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不好,易少爷回来了!”一把的花扶见已站在门前的易浊风便偷偷地朝花俏使了个眼色。

    一边的史如歌收了收眼泪,突然异常兴奋地叫唤道:“夫君,你终于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这……”花俏和花扶感到很意外。想起他们刚才对史如歌说的那番话,照理说现在的她见到了易浊风应该是恨不得杀了他才是。可是……

    易浊风看着一动不动一副可怜模样的史如歌又望了望花俏和花扶各自躲闪的眼神,一扬手,“啪”的两声,两个火辣的耳光重重地扇到了他们的脸上。

    “谁叫你们点她穴的?”

    “是我点的。”花俏捂住自己发烫的半边脸颊,低声说道。

    “那还不解了?”易浊风的目光能够杀人。

    “是。”花俏怯怯地走到史如歌的面前,扬指轻轻地在她身上点了十来下才将她的穴道解开。

    十二小鬼的修罗指点穴法,除开十二小鬼的成员便无人能解。

    穴道被解,史如歌的神智似乎也恢复了正常。

    “我受的欺负,都要你还!”史如歌心里十分不爽,不止因为花俏欺负自己,还因为他利用自己。她扬起手也想扇易浊风一耳光。

    “够了!”易浊风抓住她还在半空的手,冷声一喝。

    “易浊风,我恨你!”史如歌目光厉厉地看着易浊风道。

    易浊风丢开她的手,起身道:“你这变化速度,未免太快了!”

    是啊,刚才的她一见到自己就亲切地唤着“夫君”,而现在,扮完泼妇又扮怨妇。

    易浊风的语气还是很冷。现在史如歌觉得,他真的十分地虚伪。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我跟着你?”

    “这还用得着我说?我是你丈夫,你跟着我是天经地义的事。”易浊风回头瞪了瞪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十分善变,而且不可理喻。

    “我不想跟着你,你把我休了吧。”史如歌咬了咬唇,终于说出口道。

    易浊风冷冷一笑,嘲弄道:“休你?还没那么容易的事儿。”

    史如歌喃喃自语道:“反正我不会被你利用的。而且,你休想再伤害金戈!”

    史如歌说的易浊风装作没有听到。望着桌上份量还是满满的那碗面条,他又提醒道:“你先把自己的肚子填饱吧,夜可是很长的。”

    “还吃什么?早就气饱了!再说要是我半夜饿死了那也是你的无能,是你没有照顾好我。”史如歌虽然白了易浊风一眼却还是忍不住动筷子战斗起来。

    要知道她确实很饿了!而且人是铁饭是钢,只有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逃跑,才有力气和坏人对抗。

    花俏和花扶顶着半边火辣的脸颊,一声不吭地站在旁边看着狼吞虎咽的史如歌。

    “花扶,你去安排三间安静点的客房,今晚我们就住这了。”易浊风吩咐道。

    “是,少爷!”花扶微微躬身后便朝前台掌柜处走。

    天色已晚,太阳也早已落到了山的另一头。史如歌最紧张最害怕的黑夜终究还是来了。

    易浊风吩咐花扶安排三间安静的客房。花扶和花俏两人便各自占了一间,而剩下的那一间毫无疑问就是她和易浊风的了!

    “天啊,今晚我怎么睡得着?我可不想和他睡在一起啊!”史如歌心里叫苦连天,虽然她和易浊风成亲有三个多月了,可他们同房同睡的次数也就一次而已。而且她还不确定自己是否还爱着易浊风。之前她也一直想找易浊风要一纸休书然后与他恩断义绝的!只是她总是没有来得及开口。

    所以,要她现在和易浊风同床共枕会是件很尴尬的事!

    可恨的是她没带一点银两在身上,而且那死花俏连她去方便也会跟着。若想逃离这该死的客栈是根本不可能的。看来,她还是得乖乖地听从他们的安排了。

    夜幕一降,史如歌便回到了楼上的客房。她和易浊风住的是雅间。

    瞧瞧外边走廊上是空无一人的,再看看房间内,门窗是紧闭着的。嗯,很好!史如歌默默点头顿时无比自在起来。

    “我得先好好地泡个澡了!”见店内伙计早已在房间里准备了浴缸和热水,史如歌便连忙脱下了身上穿了好几天的那一套男装。

    她脱掉全身的衣裳,整个人便只差脑袋没有浸到水里。随之,先前她的那些疲惫和烦恼也变得荡然无存。

    泡了个香喷喷的热水浴后,史如歌是精神倍增的。瞧瞧外边天色已晚,而且那花俏也没有再盯着她,她本想出去溜达一整晚的,但碍于冬天的夜实在是太冷。天性极其怕冷的她披上自己的贴身衣裳后便飞速地钻进了床上的被子里。

    被子软绵绵的,真的极其舒服!

    易浊风没有回来,看来她还是可以睡个安稳觉的!

    想着想着,她心里美滋滋的。

    当夜色变得更加黯淡时,易浊风还是回来了。

    史如歌躺在床上,紧紧地裹着大半张被子,背对着他。因为害怕,她身体不自觉地向床里边移。

    “你不要睡在我的旁边……”假装睡着的史如歌在心里默默地念叨。

    可一会后,易浊风偏在她的身旁躺了下来。

    “睡就睡,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互不相关!”史如歌的心跳得很快。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却还是感觉到了易浊风的体温。

    易浊风的呼吸声很轻,也很平稳,史如歌错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她翻个身,又将裹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松开了大半。因为担心光着膀子的易浊风会冻着,于是她慢慢地将被子往他的身旁挪动。

    没有想到的是,易浊风也伸手扯了扯它,直至那被子完全覆盖住他的身躯。

    “原来你还没有睡着。”史如歌抿了抿唇。她又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易浊风的嘴角滑过一丝淡淡的笑容。被子下面,他突然紧紧地抓住了史如歌的一只手。

    史如歌的心跳怦然加速。她挣扎着想抽回自己的手,可就在同时易浊风又来了个大翻身,重重地将她压在了身下。

    易浊风抚了抚她额上的头发,又静静地看着她。

    史如歌亦是睁大眼睛看着易浊风。虽然此时的月光,只够他们看清彼此的面部轮廓。

    两人鼻尖相触,四目相对。

    片刻后,易浊风吻上了她的唇。

    他吸吮着史如歌的舌头,吻得很深很深。

    史如歌不自觉地抬起身子去享受着他的吻。

    他一手抱着史如歌,另一只手却探到史如歌的衣内,在她冰冷的身子上慢慢游移。

    当他的手到达史如歌的胸部时他不禁皱起了眉,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怜悯和爱意。他没有想到,短短的三个月,史如歌的身体竟瘦得只剩皮包骨了。不过,胸部依然是很丰满的。整体说来,身材还是不错的!

    史如歌睁开眼睛,黑暗中却瞟见了易浊风温柔的眼神。所以,对于他的抚摸和亲吻,她完全没有抗拒,而且还顺着他的意思稍稍支起了身。

    温柔的吻就像连绵的春雨般不停地落下来。她的脸上,颈上,胸口全都留下了他的气息。史如歌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可是,史如歌害怕这种感觉。

    易浊风放下史如歌,换做两手在她的身上摸索。隔着衣服实在是太不方便,索性,他掀开被褥一把将她的贴身衣服全都撕扯下来。

    “不要!”史如歌这一回没有依他,她用力地起身想要拿回自己的衣服。无奈于易浊风依然重重地压在自己的身上,完全起不来。

    “你不要这样……”史如歌十分用劲地想要挣开易浊风,可刚支起身子又立马被他压了下去。

    被子里,她光秃秃的被易浊风压在身下。任他蹂躏。

    易浊风抚摸着她干净而又顺滑的肌肤,由上往下,很快便游移到了那最为隐秘的地方。

    史如歌用力地夹紧双腿。厉厉的目光瞪着易浊风道:“易浊风我问你!”

    易浊风终于停下手中的活触到她嘴边道:“你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