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321章 命悬一线

第321章 命悬一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看着曾被自己错待了二十几年的亲生儿子是这番高大魁美、飘逸俊朗,他轮廓分明的面容上也露出了一丝发出内心的笑意。可是,那笑意很淡,转瞬即逝。很快,他又恢复了一惯的那阴阴的表情,道:“我要你去对付几个人。”

    易浊风微微一惊,面上却也是不动声色:“哪几个人?为何你要我去?”

    溥侵的眼中神色复杂,道:“盛名之下自不会有虚士。我要你对付的这几个人在江湖上自是响当当的。所以,得用上你的承影剑,就像当初对付史乘桴那样对付他们。”

    易浊风身躯一震,顿时怔得说不出话来。

    溥侵冷冷一笑,手轻抚在他的肩膀上道:“在天绝宫发生的事,不说十,分是逃不出我的眼睛的。”

    易浊风脸色一黯,抬眼一望,凌厉而暗含杀意的目光正好撞上溥侵的怔怔虎目。易浊风不禁冷笑一声:“我明白你想做什么了。”

    溥侵的嘴角扬起完美的弧度:“如果你不想跟我算清楚账,我便不会强求你做这件事。”他一边说却一边从袖口处掏出了一张布满墨字的黄绸。

    他将黄布递予易浊风道:“就按这上面我书写的做。”

    易浊风并不以为意,却接过溥侵手中的黄绸细细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他的脸色越变越阴沉,冷道:“若我做不到又如何?”

    溥侵呵呵一笑道:“那就是做不到的办法了。”

    易浊风暗自握拳,手中的黄绸早已被其浑厚的内力捏得变形。道:“我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话音一落,他便提步凛然跨出了大门。

    待易浊风离开半晌,屋外急来又一阵旋风,一条人影倏然而落,悠悠地立于溥侵前方。

    “参见教主!”花隐躬身道。

    “金胤带着史如歌朝哪个方向去了?”

    “禀教主,西南方!”

    “那就带着你的人,好好地给我盯着。”

    为寻找梦草医治史如歌,金戈与日夜颠簸,不辞辛苦,很快地便到达了神农寨一带。

    赫重天爱财好色,江湖上人尽皆知。听说昨日,醉红楼大摆盛宴,赫重天不惜花重金他买得了其头牌柔枫姑娘的一个月使用权。

    柔枫确实有着沉鱼落雁的容姿。一进神农寨,她便死死地缠住了赫重天。

    赫重天也像魂魄被勾走了一番,彻夜守护在她的房间。

    多位家丁怯怯地跑去向他通报说武林盟主金戈到,他却无动于衷。

    在大殿等候了两个多时辰,金戈终于坐不住了。他忿忿地对其兵卫说道:“你们神农寨懂不懂待客之道?赫重天的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武林盟主?”

    看着金戈怒气冲冲地握紧了手中赤霄剑,其管事的家丁忙着点头哈腰,道:“金盟主息怒,我们掌门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去了。您就再等等,容小的再去里边催催。”

    家丁好话说尽,金戈的忿气也消了不少,他挥挥手,催促道:“去吧去吧,若是他再不出来,我自己上去找他!”

    家丁又匆匆地跑上了阁楼,他站在门口轻声禀报道:“掌门,金盟主已经等候多时了,您就快点下来吧。”

    冬阳暖照,斜洒在天窗上,白光熠熠。

    阁上却依旧没有动静。

    江湖之人,睡觉自然是无比警醒的。而赫重天,家丁们在楼下唤了几声没做任何反应,现在家丁跑上来敲门,依然声息皆无。

    这不就奇怪了吗?

    金戈蹙了蹙眉,三步并作两步跨上楼来。一边的也紧紧地随在了他的身后。

    “赫重天,你给我起来!”金戈使出了点力道去敲那一扇门。哪知它并没有锁,他的手刚触到去,顿时“吱呀”一声响,悄然敞了开来。

    小惊,道:“这门竟然没关!”

    金戈怔怔地看她一眼,不禁变了脸色。纱幔低垂中,他隐约看到两人横在床上,一动不动。他的心中突然感到一阵不安。

    却是那管事的家丁,他急忙抢了上去,将洁白的纱帐掀了开。

    两条尸体映入他们的眼帘。

    赫重天和柔枫正躺在纱幔的最中间,他们的神色极为平静,可以看出,他们的死的时候没有受任何痛苦。

    而且,他们的衣服都还穿得很整齐,但从他们还未僵硬固化的尸体可以判断,他们死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时辰。

    那管事的家丁双手不住地颤抖,他忙跑下楼去,叫来了四五个小厮。他们七手八脚地正准备将赫重天和柔枫抬来。

    “先别动!”金戈慢慢地走近床沿,仔细地观摩起来。

    一边的也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道:“金戈,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和血迹,而且面色红润,可以排除是下毒被害的。而且,看他们的死状,也不像是被内力击杀。”

    金戈点点头,道:“对,他们是遭人暗杀的。只是我还看不出来杀他们的人用的是什么兵器,为什么没有留下任何伤痕。”

    就在金戈和茫然不解时,躺在床外边的赫重天,他的手臂因没有安放好而从床沿自然地垂落下来。

    也就在这时,他手心的那一道细长的剑伤狰狞地刻入了众人的眼球。

    “怎么会这样?”金戈失措地将他的手拿到眼前仔细地端详着。

    “怎么啦,金戈?这只是一道极细的剑伤。”对于金戈的惊愕,疑惑不解。

    金戈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道:“我爹死的时候,他的身上也只有手心的这道剑伤。”

    “可听说杀害史庄主的凶手庄罹早被击毙了啊!”

    金戈摇摇头,也是满腹狐疑。

    不到一天的时间,神农寨满处便净是缟素,萧长的白绫在寒冽的冬风中漫天飞扬。这时的金戈和也已走出了神农寨的地盘。

    七里镇大街上,金戈手拿一株幽黑色的梦草和并肩而行。金戈看去恍恍惚惚,只因他仍在专心思考着这次赫重天的死与他父亲史乘桴之死的莫大关联。

    不禁试探性地问道他:“金戈,你知道是谁杀了赫重天??”

    金戈仍然心不在焉,催问了好多遍他才回过神道:“我不清楚。杀他的人武功极高,也极会用剑。即使赫重天生前结下了很多仇家,但是我觉得他的仇家中不可能有武功这么高的人。”

    “那会是谁啦?会是天一教的人吗?”

    金戈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又自己思索起来,自言自语道:“按溥侵暴虐的性情,如果他要杀赫重天的话定会将整个神农寨一块灭了,但是这个凶手他完完全全只针对赫重天一人。”

    “所以杀他的人并不一定是溥侵派来的。”

    “那他为什么要杀赫重天?不可能是为了阻碍我们给史如歌姑娘找药引啊?”

    这么一问,金戈立即停下了脚步,他的俊眉也蹙成了一团,他的心跳猛然加速。道:“没这么简单,凶手杀手的方法太诡秘了!我看,我们又遇到强劲的敌人了。”

    点点头,望着金戈手中的梦草忽而轻松地吸了口气,道:“幸好那个赫威肯将今年仅长的这一株梦草赠予我们,不然还不知道要找到何年何月才能回去救史如歌姑娘啦。”

    金戈却摇摇头道:“即使没有拿到梦草,我相信你也能很快地医好史如歌。”

    “呵呵,谢谢你的信任,金戈。”听到金戈的夸奖,似玉般纯洁无暇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突然,金戈顿了顿,道:“我们得抓紧时间赶回去了,得让史如歌体内的毒早些散开!”

    “嗯,好,那我们快走,也别让齐大侠久等了。”

    金戈和马不停蹄地往泉池郊外的那小木屋赶。

    不到半天的时间,便已到达。

    可是,眼前屋子里这些打斗过的痕迹令他们心中油然而生一种疑惑和茫然。

    “看来溥侵的人找到了这里!”金戈暗自咬了咬牙。

    “那现在史如歌姑娘的处境是不是更加危险了?”也显得有些焦急。

    金戈浅皱眉头,道:“有金胤在,我想没人能带走史如歌。所以他们应该就在这附近,不然就是回泉池去了。我们到处找找!”

    “好的。”点点头后便迫不及待地跨出了屋子想着开始搜找。

    “金戈!”蓦然,一如青鸟般清脆悦耳的男声传到他们耳畔。金戈和相继停下来,却见前方,一袭白衣的楚绍龙跨着快步安静地走了过来。

    “我知道他们在哪!”楚绍龙道。

    金戈斜视着楚绍龙,眼前一亮,道:“金胤派你来带我们去?”

    “是,我已在这里等候你们多时。”楚绍龙散漫地摇了摇手中的金扇,嘴边有浅浅的笑容。

    冬日的泉池,空气中有淡淡的潮湿的味道。

    未超出金戈的预料,金胤带着史如歌在躲避了十二小鬼的千万层追捕后,最终还是回到了泉池。或许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吧。也只有待在泉池,史如歌的心里才会好受那么一点。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日的研究和调配,终于炼出了落香魂的解药。自然,史如歌的眼疾得到复明,虚弱的身体也慢慢恢复。可是她绝望的心,却怎么也不能快乐。

    很多的夜里,她独自一人倚坐在房前那株已经枯萎的桂花树下,仰望着天空如水的月光,她静静地思念着她的父亲史乘桴和母亲狄月莺。

    虽然金胤告诉她,他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无论春夏秋冬哪个季节,清晨的七里镇都是个弥漫着快乐的地方。

    此段时间正为武林多事之秋。无奈,各门派掌门都纷纷受邀又相继地来到了这个枢纽地。

    冒着刺涩的寒风,百叶寺住持百川和清风观道长笑风正踱步走来。

    大街上,叫卖的还是在叫卖,忙碌的人依然手脚不停歇。

    百川和笑风却是一边闲谈,一边自顾自地行走。

    大街上,摇着玩具风车奔跑的小孩儿不计其数。他们的父母忙于生计,便放任他们自由自在地在这风中穿梭玩耍。

    突然,一个七八女来岁小孩儿蹦蹦跳跳地从另一边跑了过来。他跑得肆无忌惮,猛地一把便撞到了笑风的腿上。

    笑风一向和蔼可敬,他俯下身子紧忙扶住了差点摔倒的小女孩儿,道:“小心哟,别摔着了。”

    小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的寒芒。

    笑风也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正想着要挺直脊背,唯恐有人偷袭。可是,就是在这一瞬间,有一股冷冽的力量深入到他的心肺间。他直觉全身的真气都被打散。而他手中的拂尘,再也没有来得及施展!

    小女孩的脸亦是扭曲得变形。她的胸口也如爆炸了一般,如红雨般的鲜血喷薄而出,紧跟着,她和笑风的尸体同时摔在了地上。

    同行的百川,瞠目结舌,瑟瑟发抖!

    不久之后,清风观的弟子便赶到了七里镇,他们将笑风的尸体抬了回去。忤作验尸的结果,笑风和那小女孩的身上都没有任何伤痕,可是,他们的耳背处,都留有一道极细极细的伤口。酷似剑伤。

    一月之内,神农寨主赫重天、清风观主笑风皆死于非命。究竟是何人杀害了他们?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整个武林人心惶惶,所有的人也都觉得这一切匪夷所思。

    明摆着,有人不喜欢天下太平,想要挑起武林事端!

    那时,在距离泉池百里外的陌兹岭上,已经聚集了江湖上各门各派的人。他们吵嚷着,一定要武林盟主出来主持正义,找到凶手后为他们死去的掌门报仇!

    “放心,我金戈一定会查出真相,给大家一个交代的!”面对纷扰吵嚷着的各门派弟子,立于岭峰的金戈大气地唤了一声,又暗自捏了把汗!不禁也深深地悟出,这武林盟主确实是十分不好当的!

    可是既然他肩负起了这个重担,那他也必定不会让天下人轻看或是失望的。否则,他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父亲史乘桴以及那位在烬芙败月台力挺他当这武林盟主的笑风道人?

    可是这凶手该从何找起?

    金戈陷入沉思之态,忽而,他的脑中又闪过了一道灵光。凶手杀害的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人物,即各门派掌门人。只是,他的下一个目标又将会是哪位掌门啦?

    会是鸾凤山掌门影空吗?

    金戈揣测着,不禁想起了一件更为烦心的事……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