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317章 剑回路转

第317章 剑回路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溥侵依然运气调息。不动声色地问道:“天骄现在人在哪?”

    花隐摇摇头,道:“属下不知。易少爷一走他便和骆姝帘往飞云河下游一带去了,现在都没有回来。”

    溥侵的眉头浅浅地皱了起来:“他们去那干什么?”

    花隐又是摇头,问:“教主,您明知道骆姝帘是龚战的女儿,您为何还将她留着?您就不怕她对我们不利吗?”

    “龚战和龚子期是史如歌间接地害死的,她要对付的不会是我们。再说,天骄那孩子……”溥侵有些担忧起来。

    花隐无声地笑了笑,拱手道:“教主,属下有句心里话不知道当讲还是不当讲。”

    溥侵睁眼注视着他,点点头,欣然道:“但说无妨!”

    “教主爱子心切,属下不反对。可是属下不赞成教主的做法。属下觉得教主不应该纵容易少爷!如果易少爷一直与泉池站在一边的话,我们的一切行动都会受到阻碍,十分不利!”

    溥侵怔了怔,他的脸色煞是难看,他问道:“你们在泉池的时候碰到了他?”

    花隐道:“是的,教主。在紫枫林的时候我们正巧遇上了他,他对我们穷追不舍,似乎知道我们要去泉池山庄。”

    溥侵神色漠然道:“你们和他交手了?”

    花隐不明白溥侵的心思,便如实回答道:“属下不敢冒然地与易少爷交手。为了避开他,我们兵分三路。我带着花俏、花妍、花扶先到了泉池。剩下的两路人时合时散,幻变了千万种花样借以搅乱他的视听,终将他惑住!”

    溥侵的脸色变得温和了许多,他道:“要绕开他,确实得费很大的力气。你们干得不错。”

    花隐砰动的心再次沉静下来。

    溥侵突然睁开了双眼。他道:“这些就先放在一边了。我有更重要的事,现在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花隐扳了扳身子,恭听溥侵讲述。

    “去找仙葩草。”

    今夜的天空下着凛冽的暴雨,整个黑沉沉的一片。溥侵带着花隐以及大队人马急冲冲地往齐榕小居赶。

    暴雨如注,无情地击打着他们的身体。

    齐榕小居,高大擎天的榕树后,四五来个人手持铁铲,奋力挖掘着榕树下那座矮小的双人坟。

    溥侵站在丈来远外的空地上,怒喊道:“给我挖,我倒要看看仙葩草是不是随着金胤一起埋到这地底下去了!”

    一边的花隐为他撑着那把没起作用的伞,道:“教主,您确定史乘桴是将金胤夫妇葬在这棵榕树下吗?”

    溥侵目光炯远,紧紧地盯着那一堆被翻掘出的潮湿的新土。道:“当年我来这里看过。这榕树上本刻着金胤、香绮之灵六个大字。二十年过去了,字迹随着树的生长而消失不见,可金胤夫妇的尸骨却不可能消失。”

    花隐信奉地点点头,附和道:“教主说得对。泉池灭了,而仙葩草却始终都没有出现,那很有可能它还在这齐榕小居附近。我们一直忽视了这里,所以一直找不到。”

    溥侵的脸上滑过一丝狡黠的笑容,他再次呐喊道:“给我挖,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仙葩草!”

    “是,教主!”

    大雨瓢泼直下,天地间一片混沌。他们伫立在天地之间,无所畏惧地与暴风骤雨顽抗。

    雨水迅速积聚,形成千万条细小的溪流,顺着沟壑土丘往下奔流。

    突然,那五个掘土的下属都停了下来。

    一人手忙脚乱地扔下铁铲,急匆匆地跑至溥侵跟前,跪禀道:“教主,我们挖到底了,可是,只挖到了一具骸骨。”

    瞬间,溥侵的鹰眼狠狠地勾住了他。

    “只有一具骸骨?怎么可能,给我看清楚点!”花隐吓退他道。

    那人颤抖着身体,又匆匆跑到坟边看了看。

    “禀告教主,里边确实只有一具尸骸,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随之,溥侵的脸色变得像鬼一样白。他扬扬手,示意所有掘土的人都撤回来。

    花隐不解道:“教主,怎么只有一具尸骸?您不是说史乘桴将金胤夫妇合葬在这里了吗?”

    “是合葬了。只不过后来有人从坟墓里爬了出来。”溥侵的声音异常低沉。他绝对没有想过,没有想过、没有想过……

    “那……是……金胤?”花隐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

    湮灭了二十年的仇恨之火,这一刻,在溥侵的身体里旺烈重燃。

    溥侵握碎了拳头,怒喊一声道:“打道回府!”

    在离泉池不远处的某个郊林深处,一棵千年古树下,几座低矮的房屋静坐于此。

    耀眼的太阳穿过茂密的丛林直射到屋子里。史如歌眼睛刺痛,微微挣扎着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眼前依然一片漆黑,但是她却能够嗅到森林的气息,那是阴凉的、潮湿的,不是自家那股熟悉的味道。

    她这是在哪?昨夜发生了什么事?

    她使劲地回想,不停地联想着昨晚那一幕幕恐怖的镜头。【愛↑去△小↓說△網  Qu 】

    那时,她倚坐在门前的桂花树下,享受着这那宁静如恒的夜的气息。可是,侍女和兵卫们凄惨的尖叫声惊醒了她!她觉得大事不妙,便慌乱地去寻找她的娘亲狄月莺的身影。

    虽然她的眼睛看不见,但是那血腥澎湃、杀戮重重的场景还是令她全身颤抖、毛骨悚然,甚至差点窒息。

    她恍恍惚惚地在黑暗中游逛,不知到了何处时有人在身后点了她的穴道。最后发生的一切,她便一无所知。

    她走下床,在黑暗中不停地摸索,她想走出这间屋子、想去寻找她的娘亲、想知道这是哪、想知道昨夜虐杀泉池弟子的是何许人,也更想知道是谁把她带到了这里。

    她踉踉跄跄地,一不小心便绊到了门槛。本以为会摔个七窍流血,却没有想到突然伸出了一双温暖的手,它稳稳地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扶住。

    她看不到他的样子,却觉得他无比的伟岸。

    她听到他呵呵地笑了一声,然后关心地说道她:“史如歌,你看不见就先安心地坐着吧,等眼睛好了想去哪都可以的。”

    她睁大了双眼,循声凝视着他的脸,虽然呈现在她眼前的依然是一片虚无。但是,她觉得自己已经将他看得清清楚楚了。而且,她认识他的声音。

    她茫然得不知所措,焦急地问:“张师叔,是你救我了我吗?那我娘啦、她在哪、她怎么样了?”

    黑影人脸色沉郁,握住她的手沉默了好久,却还是哽咽着说道:“你娘,她……”

    “她怎么啦,我娘她怎么啦?你快告诉我啊!”史如歌激动得有些失常。

    黑影人叹了口气,稳了稳她的情绪后轻声地说道:“你娘,她被人杀害了。”

    史如歌的心就像跌入了冰窖一般,被极裂的严寒冻得失去了痛疼的感觉。她呆呆地站在那,仿佛这个世界早已没有了她的存在。所有的一切都在刹那间轰然倒塌……

    黑影人百倍怜爱地握住她冰冷的双手,安慰道:“孩子,以后师叔会好好地保护你,一切也都会变好的。”

    史如歌两眼无光地斜视着别处,根本听不进任何话。

    黑影人皱起了眉头,正想将她扶回屋子里。

    可是,史如歌突然挣开了他。她神情恍惚,奋不顾身地想要往院子外面跑。

    黑影人匆忙赶上前,让行走不稳的她正好撞倒在了他的怀中。他拦住她,劝导道:“史如歌,你一出去就会有无数的杀手奋不顾身地扑向你,你只能安静待着这,这样敌人才不会察觉!”

    史如歌麻木地摇摇头,再一次用力地挣脱了他。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去,你不要拦着我,我要去找到我娘……”

    黑影人深敛眉目,怔怔地看着她道:“史如歌,你娘没了,以后这就是你的家啊!”

    “这是我的家?”史如歌摇摇头,黑影人说的话令她觉得十分可笑。

    看着眼前的史如歌就只剩下行尸走肉般的一具躯壳,黑影人不禁有力地说道:“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活着!他们害得你家破人亡,所以你应该强大起来,只有强大了你才有力量与你的仇人对抗,你不能一蹶不振,不能被他们看轻,更不能让他们好过!”

    史如歌还是不住地摇摇头,脸上已有两行温弱的泪花。

    黑影人继续安慰道:“孩子,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眼睛,你听我的不会有错。你先安心地等几天,至少等到金戈回来了再说,怎样?”

    史如歌点点头,脸色漠然阴沉。突然她问道黑影人:“张师叔,闯到我家杀害我娘他们的是谁?”

    黑影人皱了皱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张师叔你告诉我,是不是溥侵派人过来的?”见黑影人不搭话,史如歌便显得更加焦躁起来。她真的很害怕,她想起了那晚:易浊风突然出现在泉池,他说自己被溥侵逐出了天一教,还说以后都会陪在她的身边。当时的她心里只有开心,从未想过这其中隐含蹊跷。

    黑影人依然沉默不语。

    史如歌扶着他的一只胳膊,再次迫切相问:“张师叔,你是不是想瞒着我?杀害他们的人真的是溥侵派过来的吗?是不是和易浊风有关?”

    黑影人倒吸一口气后终于回答道:“是十二小鬼窜进了泉池。至于与易浊风有没有关系,那我就不知道了。”

    霎时,史如歌泪如泉涌,低声哽咽地问道:“他们害死了我爹,也夺走了仙葩草,这还不够吗?为什么他们这么的凶残?”

    黑影人的眼中也满是杀意,咬了咬牙后道:“溥侵野心勃勃,想要的自然不止仙葩草。你爹虽然不在了,可是金戈还活着。而且,丢失多年的仙葩草一直都未出现。”

    “你的意思是他们冲仙葩草而来?”

    黑影人点点头道:“对。”

    史如歌瞑目,浑浊的眼泪早已湿润了她的眼眶,不禁问道:“仙葩草在哪?”

    黑影人冷冷地笑了笑。他笑自己,也笑史如歌的问题。就是因为他找不到仙葩草所以他才会怨恨史乘桴,所以他才会支开金戈。

    “张师叔,你怎么啦?”见黑影人不回话,史如歌又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没什么……”黑影人回过神来,又扶住了史如歌的双肩,叹道,“金戈已经收到了我的密信,过几天他就会带着影空的师妹赶到这里。等你的眼睛好了,再计划以后的事吧。”

    “我的眼睛还能好吗?”史如歌微微低下头,心中的痛楚不言而喻。

    黑影人道:“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江湖风云突变。一夜间泉池派惨遭灭门。

    鸾凤山通往泉池的老栈道上,戾戾风声自耳旁呼啸而过。金戈和正快马加鞭,匆匆地赶着路。

    屋檐挂着白色的灯笼,白绫在寒冽的冬风中漫天飞扬,厚重的雾气仿佛终日不散,树上的枝丫结着白霜。

    黑影人背手孑立在正大厅旁的那棵高大桐树下,朗目中有隐隐的血丝,他的胡须在这几个回转的昼夜间突然长了出来,有种颓废潦倒的感觉。

    一阵蹄音好似铿铿的筝鼓,猛然驶来,惊飞了沿路所有的鸟只。

    突听得泉池大门发出一阵苍凉的吱呀声。仿佛,外边刮起了一阵细细的风,它推得原本闭合着大门缓缓地向两边张开。

    黑影人放目而望,便瞧见和丢了魂似的金戈正慢慢地朝里边走来。

    金戈走着,怔怔出神,恍惚间只觉一阵巨大的悲伤绝望涌上心头,所有沸腾的热血都冷了下来,直寒到心底。

    他重步履行,在若大的院落中盲目穿行,只为能够寻找到几个活影。

    可是,此时的泉池山庄,满目净是缟素。

    “是谁干的?是谁!”他气嚣地怒问道不远处的黑影人。

    腾腾白汽自黑影人口中沸出,他冷声回应金戈道:“没人会有溥侵那样的凶残,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甚至玷污了人性。”

    金戈睫毛上那淡淡的泪花早已凝结成冰霜。他晃动着,腿也软得站不直了,嘴边却还在自言自语道:“我真没用,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是我没用。”

    “金戈。这怎么能怪你啦?”一边的唐钰莹心切地扶住他的肩。

    金戈凄苦地大声笑了出来:“如果我不去鸾凤山,溥侵就不会有机可乘,是我没能保护好他们,没能———”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