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413章 要历万劫

第413章 要历万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突然,她又停下来,十分失落的样子。

    她转过身去,躲开易浊风道:“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瞬间,她的态度变化巨大,这令易浊风费解。他问:“为什么不能和我在一起?就因为你看不见?”

    “不是!因为我……我……”史如歌不知怎么说出口。

    “你怎么啦?”易浊风也变得焦急了。

    史如歌的眼泪肆无忌惮地流下,哽咽了好久,她终于说出口道:“我没有生育能力了。骆姝帘和洛姨合伙骗我,他们给我喝了绝孕汤,我眼睛失明只是绝孕后的副作用。”

    易浊风只觉手脚发软,心也像被坚冰戳穿了一样。他痛惜地将史如歌揽在了怀中,暴戾的杀戮之气在他眼中凝结。

    史如歌伏在他的胸口不停地抽泣,眼泪无止无尽。

    “史如歌,很晚了,我先扶你回房去。”

    “不好,我不要进去,里面更黑,我睡不着。”史如歌摇摇头,生怕易浊风会再离开她。

    易浊风脸色沉郁,安慰她道:“我先回天一找药来医治你的眼睛。”

    史如歌还是摇头,她紧紧地抱住他道:“我不要你再回去。金戈已经去鸾凤山了,他会想办法治好我的眼睛。”

    “好,那我不回去。”易浊风暗自叹了叹,将她搂得更紧了。

    又有一股温软的气息介入到他们周边的空气里。

    易浊风轻声提醒道:“有人来了。”

    “谁?”史如歌慌张地问,又立马站直了身子。

    “史如歌,是娘。”狄月莺自拐角处娴静地走来。

    史如歌循声望过去,看到的依然是一片虚无。但她清晰地听到了狄月莺的呼吸,便问:“娘,您还没睡啊?”

    狄月莺温馨地握住了她的手,道:“史如歌,我倒是赞成让易公子回天一给你找解药。”

    史如歌不解道:“娘,或许金戈有办法救我的。为什么还让易浊风回去?”

    狄月莺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要是金戈请不动影空、说服不了赫重天啦?再者,你嫁的丈夫不是金戈。”

    狄月莺的语气略带冷意,史如歌哑口无言。

    易浊风一脸惭色,道:“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狄月莺始终没有看易浊风一眼,只是自顾自地和史如歌说话,她道:“孩子,你就安心地待在家里等他拿药来救你。这是他该做的。你受了罪,都是因为他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他没能保护好你。”

    史如歌抑郁起来。听狄月莺的口气和话语,便知她对易浊风很是不满。

    易浊风的脸色由红变青,煞是难看。他道:“您教训的对。易浊风惭愧。那这几天又得劳烦您多照顾史如歌了。”

    狄月莺慈和地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娘!”史如歌娇戾地叫了一声,她不想再让狄月莺说下去。

    易浊风看史如歌的眼神特别的温和,似乎夹带着对她的无尽怜惜和留恋。他道:“史如歌,照顾好自己。”

    “那你啦?”史如歌匆匆抓住他一只手臂。

    “我有事,你等我回来。”易浊风的语气十分淡漠,他轻轻地将史如歌的手拿开。

    不等史如歌反应过来,他便极速一闪,很快便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史如歌有些生气。

    狄月莺叹了口气,道:“史如歌,你不能很轻易地就相信他。我要他回去只是想试试他对你是否真心。”

    史如歌焦急了:“他回去的话溥侵会为难他啊。”

    狄月莺摇摇头,安慰道:“或许不会,史如歌。相对而言,你的眼睛、你的病才是值得担心的。”

    史如歌撅嘴,也叹了口气,道:“是啊,我好想重见光明。”

    “所以,你也应该相信易浊风的能力。或许他很快就拿药回来救你了。”

    “嗯。我相信他的能力。”史如歌终于信奉地点了点头,左脸上那酒窝也隐隐一现。

    狄月莺慈爱地抚摸着她的黑发,念叨道:“不知金戈那孩子怎么样了。”

    早晨的太阳,散射到天一山的各个角落。

    天绝殿上,溥侵运气调息,修炼着冥环神功。他很讶异,也很苦恼。冥环神功盖世无双,而且他也练得炉火纯青,为何却还是敌不过金戈和黑影人联手?即便是没有仙葩草护体,照理来说他们也不可能敌得过自己啊。而且,金戈的赤霄剑法也未达火候,黑影人的内功再高深也不可能与冥环神功相抗啊?这个世上能够抗击五大仙葩草和冥环神功的便只有降龙宝剑。

    可是,他的的确确输给了金戈和黑影人!

    他以为是自己哪处修炼错误,便不停地翻阅里手中的冥环秘笈。

    他越翻心越乱,越念心越杂。

    真气犹如汹涌大海里澎湃的浪涛,在他血气方刚的身体里肆意升腾,将他烧得面红耳赤。

    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灼烈的痛苦。一怒而起,将手中的那本秘笈撕了个粉碎!

    天绝殿下的花隐和楚绍龙匆匆退开了半尺,生怕被其狂暴之气波及,而后经脉尽断!

    溥侵的虎目却释放着锐利的白芒,镇定下来后才留意到早已进入大殿的他们!

    “花隐!”溥侵大声叫道。

    花隐不得已地向前走了几步,应道:“属下在!”

    溥侵的眼中杀意浓浓,他紧紧捏拳,脸上青筋暴起,道:“你带着小鬼们去灭了泉池,把仙葩草给我找出来!”

    花隐的身体微微一颤,拱手道:“属下领命!”

    一边的楚绍龙亦是微微躬身,却没有说一句话。转而,溥侵诡异的目光扫向他,道:“楚绍龙,最近都很少见到你……”

    楚绍龙低着头,轻声作答:“前段时间属下协助易少爷在寻找金戈的尸首,这段时间又忙着处理派内财务上的一些琐事。”

    溥侵撇嘴阴阴地笑了笑,转身背向着他们,道:“这次你就和花隐一起出去看看吧。”

    “是,教主。”楚绍龙道。

    花隐朝他使了使眼色,又对小心翼翼地对殿上的溥侵说道:“若教主没有其他的吩咐,我等就告退了。”

    “去吧。早去早回!”溥侵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去。自己则是双眉紧锁,细细地思索这一些事来。

    御花亭。

    东面正房内,骆姝帘早已洗漱完毕。前些天,她和溥天骄商量好的,今天再去那湿黑的山洞,去找那戴面具的中年男人拿解药。

    正好,溥天骄也在大门处等着她了,她得赶紧过去与他会合。

    她轻巧地拉开了房门。

    秋日的阳光虽不耀眼,但足以将霜露的寒冷驱散。而此时,姝帘却感觉有一种森寒至极的气流正快速地向她袭来。

    姝帘怔了怔,还未来得及迈出房门一步,便听得一种鸾凤的清音。恍惚间,一柄长剑无声无息地抵在了她的咽喉。

    她并不惊讶,也并不害怕,只是深深地看着他。

    剑上的蓝光横溢而出,迸发出一种致命的凄美。易浊风的眼中充满杀意,冷冷地问道她:“你给史如歌下的什么毒?解药啦?”

    姝帘撇了撇嘴,迟疑了好一会,问:“你都知道了?”

    “对,快说,不然我马上杀了你。”易浊风的承影剑再逼近她咽喉一寸。

    她冷冷地笑了笑,像在嘲笑易浊风一番:“我没有解药”

    易浊风的眼睛眯成了镰刀形。“毒是你命洛姨下的,怎么可能会没有解药?”

    骆姝帘目光厉厉:“没有就是没有,就算有我也不会给你,因为我正巴不得她死啦!”

    易浊风的眼中杀意更浓,冰冷的承影剑尖已触到了她的喉结。“你恨的人是我,杀害你爹和你哥的人也是我,与史如歌无关,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她的脸上凝固了一丝冷冷的笑容:“如果不是史如歌,我爹和我哥就不会死!没有她,你爱的人始终都会是我!”

    易浊风的手轻轻地抖了抖,承影剑身倏然变的朦胧起来。“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况且,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骆姝帘凝视着易浊风,眼眶开始湿润:“不管有没有爱过,至少你曾经是属于我的,在烬芙地下城的时候你也说爱我娶我的。”

    易浊风稍稍偏过头,躲开她的目光:“那时我只是想利用你骗过溥侵,我对你毫无男女之情!”

    易浊风的语气无比冷漠,似乎只想与骆姝帘撇清关系。

    姝帘却痛苦地闭了闭双眼,两行泪水也顺着她的脸颊流淌下来。她问:“没有史如歌,你也不爱我?”

    易浊风的眼中曝出悠悠的怒火,“是。所以你不应该把一切罪过都归咎于她。而展家父子,他们死有余辜。”

    姝帘的微笑有着那种令人窒息的美感,道:“可他们是我的亲人,我不该为他们报仇吗?”

    “史如歌是无辜的。你把解药给我,以前的事我都不跟你计较。包括你在别雅山施计令我身陷展家父子的圈套中。”

    姝帘的眼中惊芒尽显:“你一直都知道那个人是我?”

    易浊风漠然地指责道:“我一直都希望你能有所醒悟。却没想到,你越来越狠。”

    姝帘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阴阴的笑容,道:“我从来都不觉得我有错。而且我还要告诉你,谁也救不了史如歌,因为她没有中毒,她只是绝孕了。”

    “骆姝帘,你……”易浊风的眼神、面容,都犹如他手中承影剑绽放的幽蓝光芒,让人心生凄切、不寒而栗。

    姝帘那勾魂的凤眼不依不饶地紧盯着他,她要挑战他的坚忍度。道:“既然你为史如歌抱不平,那就杀了我吧!”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沉溺在易浊风内心的仇恨和杀意由于她的挑衅一触即发。他紧捏着手中的承影剑,锋利的剑尖正要刺入她的咽喉里。

    “易浊风,你给我住手!”发现里边情况异常的溥天骄匆忙跑过来,怒抑住他。

    易浊风却也立即止住了手。

    溥天骄赶至骆姝帘的前面,将她护在身后。他锋利的眼神与易浊风凛冽的目光对立。

    “不要忘了,你已经和天一教脱离了关系。给我马上离开,否则我马上叫人拿下你!”

    “你叫!我正想知道是他们的速度快,还是我的剑快!”易浊风的承影剑变而快速地指向溥天骄。

    “你!”溥天骄的溥阳魔刀正要挥向他,可是,赶在了他挥刀之前,易浊风的承影剑锋又逼近了他的眉心半寸。

    易浊风道:“你一定知道史如歌的眼盲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医治的方法,否则我杀了你!”

    溥天骄的瞳目骤然放大,道:“你敢?不要以为我爹放过了你就是认你,你就可以在这为所欲为,告诉你,我爹从不把你当做一回事。至始至终,你都只是我爹用来对付敌人的工具!”

    易浊风脸上所透露出的那一丝冷笑尽是对他们的嘲弄,他道:“没人会跟你抢爹,我也不姓溥,你爹把我当做什么也都是他的事,我根本就不屑一顾。”

    溥天骄戾戾地哼了一声,道:“自己死皮赖脸地又跑回来了,还说不屑?”

    易浊风的嘴唇怪异地抽动了一下,他懒得与溥天骄嚼舌根,道:“不要浪费我时间了,识相的就快告诉我史如歌的眼盲是怎么回事,怎样才能治好她?”

    溥天骄依然无比傲慢的看着他,道:“不说你也奈何不了我,我真不信你敢杀我?”

    易浊风目光冷冷道:“那试试我敢不敢杀你!”霎时,承影剑的剑尖带着一股冰寒的杀气,只差毫厘便要刺入溥天骄的眉心。

    “不要!易浊风我告诉你就是!”迫在眉睫之际,姝帘失神地跑上前来紧紧地按住了易浊风的手臂。

    姝帘摇摇头补充道:“你不要杀他,好歹他也是你弟弟!我告诉你史如歌中的是什么毒,你放了你弟弟!”

    易浊风的杀意终于减下了几分,道:“说。”

    姝帘惊惶地思索着,她又看了看依然一脸忿气的溥天骄。听得溥天骄道:“帘帘,你不要告诉他,我就不信他敢动我一根头发!”

    姝帘冷冷地叹了口气道:“天骄,我们别和他赌了。”她又望向易浊风,道,“我不知道史如歌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命洛姨给她喝了碗绝孕汤……”

    易浊风又慢慢吐出一句话来,“喝了绝孕汤眼睛怎么会瞎?”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