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291章 蹊跷遗言

第291章 蹊跷遗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易浊风慵懒和无谓的语气令史如歌心情愤慨。但她还是抿了抿唇,从袖口掏出一张白色的方形布块递至易浊风面前,道:“我爱你。”

    易浊风唇角微扬,甚觉可笑的看着史如歌,冷说:“可是我已经不爱你了,也就没有收回的必要了。”

    “好、好。”史如歌红着脸尴尬地将那一份休书叠好收回袖中。虽然心已成灰,却还是痴情地看着易浊风,道,“不管怎样,你都是我最爱的人。我希望你能念在我们曾是夫妻的情份上,答应我两件事,可以么?”

    “你先说什么事。”易浊风目视远处,语气依然冷得刺骨。

    史如歌低头舔了舔双唇,思考了一会后才说道:“第一件事情,我要你答应我,将来若有四大门派的弟子想杀你,应付他们时你剑下留情,好么?他们都是无辜的。”

    “嗯。”史如歌一说完,易浊风便点了点头。

    易浊风这么快就答应了,史如歌可没想到,因此,她的小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满意的笑容,接着说道:“第二件事情就是,你要答应我,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会坚强地活着。”

    史如歌以为这第二件事情易浊风会更加爽快地答应,却没想到易浊风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而不说话。

    史如歌脸上那柔如春风的微笑乍然收敛,追问道:“你不答应么?”

    易浊风悠悠地转过身去,道:“有时候,活着还不如死了。”

    史如歌又走至他的面前,凝视着他那双深邃的眸子,轻声道:“那你答应我,在我之后死。”

    易浊风摇了摇头,突然轻笑着开玩笑道:“在你之后死,那你吃亏了?我可比你大。”

    史如歌脸上小酒窝也随之绽开了,易浊风可是从不开玩笑的,难得这会有心,于是史如歌回应他道:“吃个鸟亏啊?你不过比我大三岁半!再说,要是你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说着说着,史如歌的声音渐渐变低,但她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被易浊风听到了。

    其实易浊风开玩笑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史如歌。

    “答应我好吗?”史如歌又摇了摇他的手臂,黝黑的眼球就像夜晚一样迷人。

    “我尽量吧。”易浊风终于又点了点头。史如歌不知道,此时的易浊风在心底嘲笑着自己:你爱我的程度完全不如我爱你。你死了,我活着更没意义。在我的心里,最爱的和想得最多的都是你,只是你不懂、也不知道我将面临什么。

    “臭男人!”这时,对面的缀绿楼金梦瑶突然喊着跑过来了。金梦瑶狭长的眼中带着浅浅的笑意,直直地盯着易浊风问,“怎么样?那面具鬼死了吗?”

    易浊风的眼中还带着几分杀意,不客气地问道金梦瑶:“你早就知道这其中有鬼?”

    金梦瑶仰着头,完全不害怕,目光也没从易浊风的脸上移开半刻,道:“你凶什么?我也没办法,他杀了我爹,我只能将计就计引你们过来帮我报仇了!谁叫你们武功好!”

    易浊风转过脸去不让金梦瑶看,冷声道:“可惜你错了,我和金戈都杀不了他。”

    金梦瑶怔了怔,又问:“他还活着,那为什么就你一个人出来了,楚绍龙,金戈,花隐和那面具鬼啦?”

    易浊风漠然道:“我也不知道,或许他们都越过了殿顶的那个小道,跑到你们金府北苑去了。”

    “北苑?糟了!”金梦瑶一颤,连忙扒开易浊风和史如歌飞快地往后殿里面跑。

    史如歌连忙追问道:“金姑娘,你怎么啦?”

    金梦瑶边跑边答:“北苑是我家的金库,藏有我们金家积蓄百年的财富,我怕被他们发现啊!”

    金梦瑶一走,史如歌又焦急地问道易浊风,“那所谓的面具鬼到底是谁?怎么连你和金戈都杀不了他?还有,金戈啦?他是不是……”

    史如歌不敢再说下去,易浊风便很快地回答她道:“那是张垚,金戈在他的手中。”

    “张垚?我爹他们当中武功最厉害的那个五师弟?”

    “没错。”

    史如歌冷冷地瞟一眼易浊风,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也急着往那后殿走。

    不料身后,易浊风两指轻轻地触上了她的肩膀。

    “你,为什么要点我穴?”

    史如歌挣扎着,怎么也挪不开脚步,她刚一说完,易浊风的两指又不声不响地触了下她的咽喉。这会,她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史如歌被气得翻白了眼珠,心里抓狂:易浊风!你把我休了,又说不爱我了,为什么还要阻止我进去救金戈?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身后,易浊风道:“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派人送你回去。”

    史如歌又在心里暗骂:易浊风,你太可恶了,凭什么管我?

    史如歌脸色阴沉,易浊风全盘不理,而是稍微吹了下哨子,又招来了一男一女从桥的那一头飘来。

    “少爷,有何吩咐?”史如歌听到那对男女同声问道。

    易浊风道:“你们先把她带回州集镇吧。我还有事,得先找到你们花老大。”

    “是,少爷!”说完,两人走至史如歌的两旁,一人搀扶着她的一只胳膊。

    易浊风走着走着,又不禁停下来吩咐两人道:“好好照顾她。”

    “是,少爷。”两人同时轻轻应了一声。

    易浊风点点头,似乎这才放心。

    张垚抓着金戈穿过殿顶那倾斜的石洞后,便失重地摔在了北苑的院子里。这个北苑,原来是建在两座山之间的平地上的。因为两山相距太近,所以这座四合院的面积也不过一两亩的样子。

    此处,两山皆青,葱郁秀美。奇怪的是,坠在地上的两人全身骨头都剧烈地痛。照理说,这桃木砖下面就是篱笆地,摔在上面的感觉应该是软软的或湿湿的,可是,怎么会如此硬邦邦的,还差点将他们的骨头都折断了啦?

    金戈忍住身体的剧痛赶紧站了起来。一边的张垚却还卧在地上,见金戈已起身,他也奋力支起身子,然后又一把扑上前拖住金戈的左腿,牙痒痒道:“臭小子,你想就这样走了?”

    差点被他绊倒的金戈也咬了咬牙,猛烈地踢着腿,凶道:“我不走,等着被你杀?”

    面具下张垚的容颜邪恶无比,道:“我并不想杀你,我只是需要你体内的赤霄真气而已!”张垚说完,整个身体往前一倾,又似饿虎一般凶猛地扑向金戈。

    受伤的金戈被扑倒在地,张垚重压在他的身上,凌厉的五指似虎爪一般抓向他的脖子。

    “你、疯子!”金戈在地上挣扎着,他拼尽最后一丝内力,运功,两掌向着张垚的双肩重重一击。

    “啊!”金戈的这一掌,击得张垚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撞到了对面的石墙上。

    张垚的口中又有一道黑血吐出,他目露火光地盯着金戈。

    金戈的心中突然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或许仅仅只是直觉,于是,他向一旁侧了侧头。

    唰的一声轻响,一道冰箭似的光芒擦着金戈的咽喉而过,而后重重撞在他身后的石墙上,击起一串白花花的火星。

    金戈厉视着张垚那双被仇恨点燃的眼睛,十分怨毒。

    金戈道:“我与你无冤无仇,如今我们俩也都是强弩之弓,有必要争个你死我活么?”

    张垚嘶声道:“当然有!有了赤霄真气,再得到承影剑,降龙宝剑才能再生!这些年,我苟活着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持降龙宝剑手刃金胤那狗贼!”

    金戈喘了喘气,此时张垚的眼睛根本不像人眼,而像一只穷途末路的狼的眼眸。金戈不解张垚对金胤的恨意为何比溥侵还要深,便问:“金胤,你和他又有什么恩怨?”

    张垚的嘴角撇过一丝极冷的笑容,道:“二十年前,我同情易香绮身怀六甲,便违抗师命私自将金胤从北玄洞地牢放出去。没想到,他不但不感激我,还冤枉是我将他和易香绮藏身在齐榕小居的消息告诉给溥侵的,最后溥侵追至,家破人亡的金胤自己却幸免于难。后来,金胤为了积储实力、等待某天能重上天一与溥侵对抗,于是他来找我。我本就不服溥侵的暴虐和专横,便一直与金胤站在一边,可是我没想到,金胤比溥侵更为卑鄙,他根本就不相信我,他害怕我将他还活着的消息泄露出去,便在我的酒中下毒。那断肠的无香散一入我肚,我的皮肤马上腐蚀。从此,无法见光的我不得不躲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这样,金胤就毫无顾虑地带着面具在江湖上穿梭,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是我张垚。”

    “这……”突然间,金戈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要知道在他十八岁之前,他都把自己当金胤的儿子的。

    看着哑然无语的金戈,伏在地上的张垚又爆出一阵狂笑,道:“可悲啊!你和易浊风两小子都还为了他的女儿死去活来的,依我看,某一天你们都死在他的阴谋里了,九泉之下却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被谁所害!”

    “张师叔!”金戈怔了好久后突然回过神来,他艰难地起身挪步走到张垚面前,蹲下来扶着张垚靠到了墙边。

    因为离的太近,金戈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张垚面具下的那张脸,确实像被百虫噬过,溃烂不堪,看得人毛发悚然。

    “你叫我什么?”金戈的这行为和这一声称呼都令张垚意外。

    金戈的额际一丝长发散落下来,微微遮住了他俊俏而又苍白的脸,他道:“我的父亲是史乘桴,是你的师兄,我叫你师叔是应该的。”

    张垚突然静下来,漠然道:“你爹的死与我无关。”

    金戈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是只意气用事的老虎,你不会无故地加害我爹。”

    张垚的脸色慢慢地变得温和了。道:“这些年,你是第一个敢亲近我敢触碰我的人。”

    金戈轻声一笑,目光微狰,道:“不管我这个武林盟主是称职的,还是不称职的,总之我不会放下自己的使命。我一定会找到杀害三大掌门的真凶,一定会为我们泉池雪仇,一定会拿回降龙宝剑。”

    张垚的眼中也有些一丝什么,突然,他道:“杀三大掌门的凶手,你不用找了。”

    金戈立马注视着他。

    张垚叹了口气,道:“那三大掌门是我杀的。”

    “真是你杀的?”金戈冷笑着,眉头却紧紧地皱到了一块。

    张垚点点头,却笑着说道:“我有一件兵器,它跟承影剑极似,就像你的噬血剑跟赤霄剑极似。用它杀人,只需将它剑尖凝聚的那道极小的真气击发到人的心口,所以死者身上不会有任何伤痕。”

    金戈不可置信地摇摇头,问:“那他手心的那道剑痕又是怎么回事?”

    张垚道:“临死前,他握住了我的剑。”

    “我明白了!”金戈表情苦涩,又不解地问,“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承认?”

    张垚突然目光炯炯地望着金戈,叹道:“杀百川的时候,他夸你,我却不屑一顾,不过现在我领悟了,你确实宅心仁厚,也算我识得的第一人吧。”

    “张师叔,你……”金戈又握住了张垚的一臂。尽管张垚穿着较厚,金戈还是感受到了从他身体里散漫出的凉气。

    “金戈,答应我一件事!”突然,张垚那缠着几层厚厚布纱的手也搭上了金戈的肩。

    “你说吧。”金戈低沉的语气。

    张垚凛冽的目光直视他,铿声道:“答应我,誓必得到降龙宝剑,别让它落到其他人的手中!”

    “这……”金戈的眉头也深深地皱了起来,萎靡不振加之身负重伤的他慢慢地又觉得精神了。他望向张垚,虽然看不到张垚脸上的表情,但其嘴角扬起的那丝弧度让他立刻明白了什么。

    “张师叔,你这样把功力传给我,自己会枯竭而死的!”金戈试图掰开张垚搭在他肩上的那只手,可是力不能及。

    “在这里,该死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你只要记住我的话,誓必得到降龙宝剑!”

    当张垚瞑目之时,他的手依然没有从金戈的肩上拿开。

    “张师叔!”金戈麻木而苍凉的声音回荡在两山之间。张垚杀了很多人,但是知道悔过,所以金戈对他毫无恨意。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