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279章 勉强不来

第279章 勉强不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会!”影空连忙打断她道,“你没看到这里空空如也吗?如果金戈死了,他的尸体是不会腐烂的!”

    “哦。”史如歌放下心来,却又有些奇怪了:这个影空为何如此紧张金戈啦?刚才自己担心金戈可能死了,她都有些不高兴啦!

    想着想着,她偷偷地望向影空,她想仔细地观察下她。影空的脸上依然蒙着黑纱,裸露在外能让人欣赏的还是只有那杏仁似的眼和那柳叶似的眉。

    史如歌有些失落,天下间眉目相似的人实在是太多,就凭这两点她怎么都猜不到影空到底是谁!

    她也懒得猜了。至少她知道影空是个好人就行了!

    不禁,史如歌的目光移到了别处!

    突然,她指着眼望的方向,大声对身边的影空和金胤说道:“你们看啊,那里有个洞!”

    影空和金胤循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顿时大愕,左前方的悬壁上竟有一个狭窄的洞口。一张冰门将其稍作遮掩,加之这寒气萦绕的环境,所以它不易被察觉。

    “金戈会不会在那里边?”史如歌喜出望外道。

    “走,我们去看看!”望了望金胤后,影空快速朝着洞口飞去。

    紧跟着,金胤拉住史如歌,也准备飞上去。

    不料身后,一阵劲气暗涌而来,横向金胤扫去!

    金胤只觉身上一痛,但还是坚持往前飞。带着史如歌,他很快地落在了洞口!影空连忙扶住受伤的金胤,惊怔道:“有人在背后暗伤您!真没想到竟会有人跟着我们来这!”

    金胤默不作声,身处高处的三人不约而同地往下看,都想知道那个跟着他们进来的人是谁。可由于悬冰池面笼罩的寒气越来越盛,三人的视线便只能停住于那漂浮的云雾上。池中的一切完全无法看清!

    “来者不善,我们快点找到金戈,然后马上离开!”影空小声催促道。

    “我扶您。”史如歌挽住金胤的另一只胳膊,有些脸红道。

    “乖。”金胤满意地点点头,心里的快乐不言而喻。他终于知道史如歌是在意自己的了,只是她还不愿接受自己是她亲身父亲的这个事实。在她的心中,史乘桴才是爹,所以她便从未称呼过自己。

    两女孩儿,分别搀在他的两边。金胤的脸上露出了这二十三年来最难得一见的灿烂笑容。

    可才走开几步,他艰难的步子便停了下来。

    影空的脸色煞是难看,急问:“您怎么啦?”

    金胤依然和颜悦色,低声回答影空道:“内力受损罢了,不碍大事,休憩会便无恙了。”

    “您的脸色这么难看,让我来为您疗伤!”影空望了望这空洞的四周,示意史如歌同她一起将金胤扶到最里边。

    金胤和影空相继坐了下来。影空重涌内力,开始为金胤疗伤。

    可是,她灌入的内力却对金胤毫无用处。

    金胤忍住重伤的疼痛,尽量不让它表现于外,他可不愿两个女儿为他担心。但他心里知道,刚才在暗处击他的那个人绝对是位一等一的高手。否则,他的这一击不会有如此般的后劲!

    影空不禁叮嘱道:“史如歌,你再去其他地方找找金戈,我还得继续为金胤大侠疗伤,一时间我们都走不了,你抓紧时间,不必顾及这里!”

    史如歌也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金胤的伤势是比较严重的。于是她环顾四周,点头道:“嗯,你们小心点。等找到金戈,我们一起出去,你们也一定要等我!”

    待史如歌一走,影空便是低眉敛目地对金胤说道:“爹,您的内伤很重,女儿功力太浅,看来得运用仙葩草的能量了!”

    “不行!”金胤连连摆手,道,“动用仙葩草的话,背后这人马上就会过来抢!抢走仙葩草事小,我怕他不会放过你和史如歌!”

    “可是您……”影空不知如何是好。

    金胤道:“我们等,等史如歌找到金戈,即便是金戈也受伤了。只要赤霄剑还在……”

    “嗯!我有感觉,史如歌一定能够找到金戈!”影空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异样的神光。

    金胤点点头道:“对,所以我们等吧。”

    走到这间石洞的拐角处,史如歌便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条笔直的走廊、一条狭窄的曲径。凭感觉,她踏入了那一条走廊。

    不知从何而来洒下来的几缕阳光,慵懒地照耀在这长廊里,空气中弥漫着极细极细的水珠,清晰可见。走廊的尽头是一堵高达十来丈的透明色的墙。

    通过这堵墙,史如歌看到里边是一个威严的大殿。殿的正中间似乎是一个圆形的小池。池中寒气弥漫,所以她看不到池中有何物!

    当史如歌走到尽头的时候,她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敲击墙面。可还未等她触碰到它,便听得一声脆响,眼前的一块墙面不击自碎。

    史如歌跨到殿里,这才看清寒气翻涌的圆池中的一切。

    一阵清风不知从何处刮来,它将池中的雾气微微吹散,史如歌更是怔大了双眼,呆呆地看着正被禁锢在其中那青色背影的人。

    “金戈!”史如歌失声叫唤着,奋不顾身地就要往那池中跳!

    可当她就要跳下去的时候,却猛然发现,一条一丈多长的绿蛇正弯弯曲曲地缠绕在金戈的身上!

    史如歌吓得连连退后了几步,她是最怕蛇的,而且眼前的是条妖美异长的蛇!

    “金戈,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史如歌不禁嘶声呼喊。可前方的金戈依然低垂着头,也不转身看她。他的整个人,好像是被冰冻了一番,一动不动地坐在那。

    或许他根本就无法感觉到史如歌的到来!

    史如歌突然很害怕,从所未有的害怕。就算是以前她爹被杀、泉池被灭她也没有过这种怕感。她一步一步地往走前,心跳剧烈。她不停地问自己:难道金戈死了吗?他死了吗?如果他死了我该怎么办?没有他活着的世界我又该怎么活下去?

    她走到金戈的前面,终于看到了他苍白的脸。

    他的面容依然清俊养目,普天之下,确实也没有人生得比他看去更舒服的了。只是这会,他没了笑容,没了血色。而且眉头紧皱,透着一股哀伤和衰弱。

    史如歌愕然失色,先前对那绿蛇的恐惧这一瞬间也变得荡然无存。她纵身往下一跳,颠簸着,她终于在池中站稳了。

    或许是她跳下来时鞋子蹭到地石发出了咔嚓的声响,所以惊得那条绿蛇发出嗖的一声嘶叫,而后便飞速地扭直身子从金戈身上窜下来钻进池中的一个小洞里逃走了!

    史如歌缓步来到金戈的面前,轻轻拂开他脸上散垂的黑发,怔怔地凝视着他俊逸的面容。不禁,她的手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

    “金戈,你听得到我说话么?”史如歌的眼中流露出淡淡的温存。也是她所带来的这丝人气和温暖使得笼罩在这池中的寒气渐渐变薄。

    悬冰洞内,影空和金胤依然静静地坐在那运功调息。

    四周的空气阴冷至极,可这洞中却无半丝清风刮拂。

    突然,两股极细的寒流轻轻地飘到了洞里,金胤只觉心口冰触似的一凉,他忙小声地对影空说道:“君儿,有人要进来了,你赶快找地方躲一躲!”

    “不,我跟您一起!”影空摇摇头,忙起身去搀扶他。

    “金胤,你以为还能躲到哪去?”一女声传来。他们还未移动半步,而骆姝帘和易浊风早已进来。

    金胤矫作一笑,鄙夷地看着易浊风道:“原来是你,多日不见,武功大有长进啊!”

    易浊风暗自思忖,自己并未出手,为何金胤就说自己武功进长了?于是,他冰般的眼眸瞟向金胤,顿时大悟:原来金胤被人暗算了。我则刚好在这个时候进来,所以他怀疑暗伤他的那个人是我。

    但他并不理会金胤的讥讽和怀疑,也不想专门地解释。只是目光淡然地望着影空,问:“影空掌门,你可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影空恍然道:“当然记得。我说若你破得了幻影阵,我便将鸾凤山医典亲手赠予你。”

    易浊风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那么,东西啦?”

    影空目光阴厉,道:“回凤榻宫后,我自会给你!”

    易浊风冷冷一笑,道:“那好,我就等你们回凤榻宫。”

    影空自有用意,她只是在警告易浊风,如果现在杀了她和金胤便永远拿不到鸾凤山医典!其实易浊风完全明白她的诡计,只是他也没有想过要杀他们。

    一边的骆姝帘却十分反对易浊风的做法,提醒道:“易浊风,我们都已经找过了,鸾凤山医典根本就不在凤榻宫!肯定是被她带在身上了!”

    易浊风脸色一沉,怒道:“如果你现在就想要,那你凭自己的本事从她身上夺过来。不然,就闭嘴。”

    骆姝帘默默地忍住了不满和愤怒,冷声道:“我无所谓,只是,如果到时拿不到的话,我看你怎么向教主交代!”

    “那就不用你着急了。”易浊风冷瞟骆姝帘一眼,目光又很快地扫视完了四周。突然,他焦急地问道金胤和影空:“史如歌啦?她不是随你们一块下来了么?”

    金胤的脸色稍稍平和了一些,道:“如果你是来找史如歌的,那我告诉你也无妨!”

    “不要告诉他!”影空急忙劝止。

    “史如歌往里边找金戈去了!”金胤不顾影空的阻挠,冷声说道。

    “多谢。”感激地看眼金胤后,易浊风快步往里边走去。骆姝帘形影不离地跟在他的身后。

    走开几步后,易浊风突然停了下来。他暗运内力将周遭的寒气急剧汇拢于掌心,而后向着金胤胸口重重一击。

    这股强劲的真气,受伤的金胤无法躲闪,便由它着似骄龙一般钻进了自己体内!

    “易浊风,你暗算人!”一边的影空杀意顿起,她挥手正要一掌回劈易浊风。

    “慢!”金胤一手捂着疼痛欲裂的胸口,一手连忙按下了影空挥起的那一掌。

    金胤目光诧异地看着易浊风,问:“你发这一掌,目的只是想告诉我刚才在背后伤我的那人不是你?”

    易浊风依然不动声色,道:“随你怎么理解。”

    易浊风说完便走开了。影空不解地看着金胤:“爹,为什么不让我还手?即使我不是他的对手,可还是不能就这么被欺负啊!”

    金胤突然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告诉影空道:“刚才他的那一掌并不是在伤我,而是在帮我。”

    “哦?爹,那您的伤?”影空有些诧异,再看金胤的脸色确实在这一瞬间变好了。

    “体内的淤血和煞气已被他的那一掌击散,整体来说差不多好了七成。”

    影空嗯地一声,终于放下心来。

    金胤又朝易浊风消失的那个洞口一望,脸上有着一丝担忧的神色:“君儿,那里有两条岔路,我们分头去找史如歌和金戈,两个时辰后在这会合。”

    影空点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爹,您一定小心!”

    史如歌抚摸着金戈的脸颊,一遍又一遍地唤着他的名字。

    虽然他的鼻息很弱,身体也如周围的空气一般冰冷。但是她能很清楚地听到他的心跳声。

    “金戈,你到底怎么啦?我要怎样做才能让你醒过来啊?”史如歌撅起嘴,双手不停地摇晃着他,一脸郁闷而又焦急的表情。

    “哈哈,小丫头,着急了吧?”突然,不知从多远的地方传来一阵欢畅的笑声。可那声音只是在她一个人的耳边萦绕,诡异至极。

    “你,你是谁?你在什么地方说话?”史如歌连忙站起身,上下左右前后到处寻觅。可那诡异的声音还是在她耳边挥之不去!

    “哈哈,小丫头,连你爹金胤都找不着我,你再怎么努力都是白费劲!”说完,他又忍不住一声狂笑。

    他的声音扰得史如歌心烦意乱,连问:“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为何不现身?”

    暗处那人又发出冷冷的声音:“小丫头,为何这么不友善?我可没有恶意的,只是看你救人心切想帮帮你而已。”

    史如歌讶然,顿时又来了点兴致,道:“帮我?难道你知道怎么让金戈苏醒?”

    那人语气坚硬:“当然!”

    史如歌冷声道:“那好!你先说来听听!”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