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233章 就要徇私

第233章 就要徇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真有此事?”长人怔了怔,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错,这件事还差点激化了溥侵父子的矛盾!”

    长人的嘴边滑过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突然联想到了二十二年前发生在落日镇的事———他命易玄衣抱走了顾柳烟产下的婴儿。

    如今,他明白了,当年他千万遍地叮嘱她要杀了顾柳烟的孩子。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没有下手。

    易浊风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所以他宁死也不与他们合作。但是,他又夹在史如歌和溥侵之间左右为难。

    长人在心底叹了口气:以前他千方百计地撮合易浊风和史如歌在一起,最终的目的也就是为了拉拢易浊风。可是世事难料,谁也没有想到易浊风的亲生父亲竟是溥侵!事到如今,他该怎么办才好?这个易浊风,到底是该杀还是不该杀?如果杀,史如歌会怎样?如果不杀,便又多了一丝顾虑。怎办?

    不行,史如歌绝不能和仇人的儿子生活在一起。长人暗自握拳,又对楚绍龙说道:“你去查查金戈和唐钰莹到哪了。想办法拖住他们,别让他们回泉池。”

    楚绍龙怔在原地,不解地问道:“师父,那我们原定的计划……”

    长人敛了敛眉,慢慢地吐出几个字来:“照常实施。”

    “是,师父。”楚绍龙沉沉一应,轻一跃身后便消失在了此树林中。

    长人怔在原地。心里依然十分地不是滋味。突然,他想再会易浊风一次。

    拿着骆姨偷来的解药,易浊风踏着温和的月色,疾行于枫林之中。此季,正是深秋,漫天的红叶染映得他深蓝色的长发看去更加的诡谲。

    越过这片枫林,易浊风便跨进了泉池界。也就在这时,他急遽飞动的身形突然静止。

    他的脚步定格在原地,他周遭空气中纷飞的枫叶也倏然落下,一切动景忽而静如止水。

    好浓烈的杀气!他似乎看到了,前方的空气中,多股气流急剧融合,正向着这边逼近!

    他们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快!在这之前,他似乎从未见过如此纯粹的杀意。他们升腾而上,无可抑制。

    易浊风忍不住拨出了承影剑,又引动了体内的浩淼真气。苍茫月色下,他踏空而起,朝着距离他不足一丈远的这道气流劈去!

    两股杀气交汇,地上的枫叶被杀气所激,纷飞乱舞。在月光的映衬下,带着一种触目惊心的凄艳。

    仓促间,他却发现这道强劲的杀气竟又渐行渐远。但是,它绝不是受他功力所迫。而是因为,它不是针对他而来。

    他们要去哪?难道是泉池?易浊风不由得担忧起来。

    不行,他不能让他们靠近泉池。

    顿时,恍如海浪般的蓝色涟漪环绕在他的四周,他置身于这道海浪之中,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它追去。

    它行驶得特别诡异和隐秘,却又不刻意地避开他。

    有时他根本无法料知他们的具体位置,却又能清晰次感觉到它的存在。像在与他捉迷藏一番,它的气息时浓时淡、距离他时近时远。

    直至泉池山庄郊外的高林中,这股杀气才消匿得无影无踪。

    对方想干什么?莫非是调虎离山之计?易浊风的脑中有诸般疑问,怔了一怔后又猛然惊醒。他健步如飞,急往庄内赶!

    还未进庄门,他已发觉不大对劲。平时日夜有人守护的山庄大门,此时却不见个人影。而且天已拂晓,往常的这个时候,庄仆们都已起床,但今天却安静无比。

    随着晨风吹来,还隐隐有股血腥味。

    易浊风怔在原地,忐忑不安地推开了庄门。

    却见的门前坪地上零零散散地斜躺着男男女女二十多人。他们身体僵硬,成了尸体。浓烈的血腥之气,扑入他的鼻孔。

    “如歌……如歌……”易浊风失措地在偌大庄府里窜,几乎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却没有见到史如歌。

    是谁做的?是谁杀了泉池派这么多人?

    易浊风捏紧了手中的承影剑。

    而他命骆姨从溥天骄药房偷得的那瓶药丸,也小心翼翼地被包揽在他的手心。

    “如歌,如歌……”他又重复地叫唤了几声,可这四周依然无比沉寂。

    易浊风的心涩涩地痛。解药回来了,可史如歌人啦?

    他孤傲的身影孑立在史如歌的闺房前。一会后,又有一股无比强劲的气力冲进了周遭的空气中。

    易浊风警惕性地快速地回过头,见到的却是气势压人、一脸漠然的长人。

    长人背手在他的周围踱步,游弋的目光释放着仇恨的火苗,他冷笑着对易浊风说道:“真没想到,溥侵竟会放你自由。”

    易浊风的眼中也带着浓浓的杀意,不等长人停下脚步,他的承影剑已然抵在了他的胸口!他忿忿地问:“史如歌在哪?”

    长人还是那副无视一切的表情,冷冷地回应他道:“你没资格问我她在哪。一时辰之前十二小鬼袭击了这里,若不是我及时赶到,整个泉池山庄就已经毁了。”

    易浊风的瞳目骤然一缩,他回想着进来时见到的那尸横遍野的场景,不禁心底发束,便问道:“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仙葩草不是已经到了溥侵的手中吗?”

    长人的唇角怪异地抽动着,看了易浊风一会他才反问道:“他们来干什么你会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已经被逐出天一教了。”长人的神情令易浊风觉得可笑,他不禁辩解道。

    长人讥笑一声,又捏了捏拳,道:“好一句被逐出天一教了!既然如此,那你回去,给我杀了溥侵!”说完,他便认真地注视着易浊风的表情。易浊风神色犹疑,怔了片刻后才道:“我不想介入溥金两家的恩怨中,史如歌也不想。所以,我会带着她离开这是非之地。”

    长人冷哼一声,问:“离开?有那么容易吗?她的父母会同意吗?”

    易浊风的脸上滑过一丝蔑视的笑意,道:“如果成庄主在世,他是不会反对的。”

    长人的唇角弯曲得就像月牙的形状,道:“这个还得史如歌的亲生父亲才能作主。”

    易浊风惊疑地望着他,想说的话呛在了咽喉。缓了好久,他才问出口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成木一并非史如歌的亲生父亲?”

    长人漫不经心地拨开了眼前那蓝光散溢的承影剑,大跨一步走到了他的面前,道:“当然。我才是史如歌的亲生父亲。”

    易浊风讪讪一笑,腾腾杀气从他眼中喷射而出,他道:“你可真是无耻,什么谎言都能编造出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长人目光凛冽地回视他,道:“我就是长人,当年我身负重伤需要闭关练功,所以我将自己的女儿交由成木一夫妇抚养。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史如歌就是我的亲生女儿。”

    易浊风的语气更加冷淡,道:“好,我就认你是长人。请问溥金两家的恩怨与你何干?你夹在中间做什么勾当?”

    长人冷笑一声道:“溥侵违逆了我师父顾犇的遗命,自己做了天一教王。做了天一教王后还总是一意孤行,我只是替师父行道而已。”

    “行道?这只是你的借口吧?”易浊风冷笑着摇了摇头。

    长人从他的身上收回目光,冷冷地说道:“只要你替我办好一件事,我便同意让你带着史如歌远走高飞。否则,她绝不能够和溥侵的儿子生活在一起。”

    “你……胡说八道什么!”易浊风眼中的怒火强烈得能够燃灭一切。

    长人仰望苍穹,大义凛然道:“我只要你做一件事,对你来说也没有难处。”

    易浊风摇摇头,不解地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既是史如歌的亲生父亲,为什么不让她过幸福无忧的日子,而要她卷入江湖恩怨中?”

    长人稍瞪了他一眼,却又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的女儿,爱上了一个她不该爱的人。”

    易浊风回以忿怒的目光,道:“要杀溥侵的人应该是金缨和金戈。你为什么介入我并不清楚,但是,我查得出来。”

    长人的面容紧蹦,讽刺道:“那你去查吧。查不出来就回天一教去找你老爹帮忙。”

    易浊风的双眼浅浅地眯起,强劲的内力已经凝聚在了手心。他道:“先告诉我,史如歌在哪?”

    他身形淡定,不慌不乱道:“我女儿的事不用你操心。至于她的眼盲,我也能够治好。现在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和她断绝关系。”

    易浊风冷冷地笑了笑,道:“史如歌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是我该说她的事不用你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假父亲操心才对。”

    长人的眼中杀气重重,似在叹息,道:“上次在琼华居,我顾及易玄衣救了金戈,所以放了你一马。现在想想当初真不该手下留情让你活下来。”

    易浊风撇了撇嘴,道:“我正想再见识下你的伏虎神功是真还是假!”话音一落,一道凄厉的寒芒自剑身迸出,飞射向前方的长人。

    苍茫间,长人急一闪身,他体内强劲的功力迫使他一跃数丈与易浊风隔开了好远的距离。

    他落于院外苍天的古树上,并不想与易浊风过招。他回眸冷笑,道:“后会有期!”

    易浊风也是迅雷之势,急一纵身也擎上了那古树的枝头。可是,他的轻功远比长人逊色,才一眨眼的四周便没有了长人的半点声息。

    易浊风深敛眉目,又握紧了手中承影剑,暗暗立誓:我一定会搞清楚你到底是谁,不能让所有的人都被你利用了。

    一面。

    骆姝帘和溥天骄沿着飞云河水流淌的方向一直行走着。最后,他们抵达了那隐蔽的山洞口。

    进到洞里,她直觉这里边的空气相比上一次更是阴森、冷涩了。洞内的火光也变得如鬼火一般,幽冥静寂地点放着。

    她忐忑地走在了溥天骄的身后。

    溥天骄将皓月宝刀横揽在身前,以防遭受袭击。

    借着洞壁的微弱火光,他们怯怯地向里探究。

    在这诡异又阴冷的洞里,他们甚至连自己的呼吸都感觉不到。

    溥天骄小声问道身后的骆姝帘:“这里真的有人住吗?”

    骆姝帘的心跳到了嘴边。她点点头,怯生生道:“是这里,上次他就躺在最里边的那副棺材里了。说不定,他现在也躺在那。”

    溥天骄的瞳孔骤然放大,步子也跨大了些,“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提起皓月宝刀,很快便行至了距离那口棺材只有三步远的地方。

    他双手卧刀,正向前方挥去!

    凌厉的杀气充盈整个石洞。苍茫间,一股无比强大的气体自棺材里腾出,它似暴雷一般直劈他的胸口。

    赫然,溥天骄被抛撞到了另一边的石墙上。呕吐了大口黑血后,他直觉自己就要眩晕过去。

    “天骄!”骆姝帘惊惶地跑到他的身边,想要扶起他。

    而此时此刻,那戴面具的黄衣男人又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骆姝帘的眼中带有怒意,道:“你下手未免太狠了!”

    溥天骄的脸上却有一丝欣慰的笑意,或许是因为骆姝帘的愤怒。是啊,她终于为他而怒了。

    他目光如鬼,道:“谁叫他偷袭我?再说,我说过让你带其他人来吗?”

    骆姝帘道:“你也没有说过不让我带人来!”

    他笑容冷冷,道:“我确实都没说过。不过,我真不想再让第二个人知道我住在这里。”说完,他又挥手,正准备一掌打下!

    “慢着!”骆姝帘撑开两臂,护住身后的溥天骄,道,“如果你杀了他,那我就不会告诉你这段时间发生在天一教的一切,还有只有我和他才知道的一个巨大的秘密!”

    他惊疑地望着她,问:“什么秘密?”

    他似乎很有兴趣,这也让骆姝帘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她道:“只要你答应不杀我们,我便告诉你。”

    他冷淡下来:“从来都没有人可以和我谈条件。”

    骆姝帘镇定道:“可我们知道的事对你很有帮助!”

    他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骆姝帘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相信你一定很恨现在的天一教,所以你才会要我给你讲述发生在天一教的事。”

    他的嘴角怪异一撇,道:“你先讲你所知道的。”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