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213章 石破天惊

第213章 石破天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金戈跟在楚绍龙的身后不远处,也不知过了多久,走道猛地一个急转,眼前的路似乎开阔了些。

    从狭小的石缝间不时还透出隐隐的光。金戈闻到潮湿的石壁散发着霉臭**的气息。

    他不由得停下脚步,叫住前面的楚绍龙:“慢着!这是哪儿?”楚绍龙伸手扶着石壁,缓缓转过身去,说道:“马上就要到了。现在是晚上,待会儿你见到火仙葩草放出的红光就知道我没有骗你。”金戈沿着石壁迎着黑暗向前走着,这时他们的正前方有两道细光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折射进来。

    金戈说道:“这是个分岔路口,你知道该往哪边走”楚绍龙点头,说道:“我早侦探了这里的地势和地形,这些都是十五年前龚战为了防止有人潜进偷盗火仙葩草而修的复道,选错了路就会被困在歧道千重万复的机关上,不得脱身。”金戈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走?”楚绍龙没有回答,转身用手在石壁上丈量着,他突然住手,挥掌往顶、壁交界处一击。

    轰然一声巨响,那块石壁的上端整个粉碎,而周围那些摇摇欲坠的石块居然丝毫未受震动。

    金戈和楚绍龙加快了步子向左边岔道走去。又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突然一片红光。

    红光随着他们的深入而越来越强,金戈暗问:难道真是火仙葩草?两人终于走到洞的尽头,这时,一块巨大的石块挡住了他们。

    楚绍龙曲指一扣,两块巨石轰轰作响,缓缓向后移开。巨石之后,一个宽阔的溶洞出现在眼前。

    洞后方,一巨大圆石上,安静地摆放着一颗明亮的宝珠。它释放着无穷的红光,如一团燃烧的烈焰,整个溶洞都被它红色的强光爆满。

    楚绍龙说道:“龚战在这石室布了个隐形的九宫八卦阵,我破不了阵无法步入里面拿仙葩草,所以就请你来帮忙。”

    “你觉得我能解开这九宫八卦阵法?”

    “我不确定,但是我想以我们三人之力一定可以。”

    “三人?”金戈颤住,问道,

    “还有谁?”

    “还有我!”一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两人还未完全定住神,只觉眼前有东西晃过,再看时,他已安稳立在他们面前。

    楚绍龙金扇轻摇,悠然笑道:“花老大不愧为鬼魅首座,来得好快啊。进这石洞居然不费吹灰之力。”花隐尖声道:“楚堂主过奖了。既然你们俩都到了,我又怎么好意思让两位久等啦?”花隐说完,转向一边上下打量着金戈,客气道,

    “没想到二十年后见到金胤的后人,竟然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金少爷,别来无恙吧?”金戈歪过头去,道:“我好得很。只是不想跟你们那么多废话。但我还得先问明白,今天这里三个人,仙葩草拿到了到底是归谁所有?你们既然不是在帮溥侵找仙葩草,又怎么就那么肯定我会跟你们合作?”花隐抚抚嘴边的八字胡,笑了笑说:“仙葩草归楚绍龙所有。我花隐是来助他的。只要你肯协助我们,那么明天我们同样助你坐上武林盟主之位。”金戈嗤之以鼻,问道:“就这个?”楚绍龙上前,道:“只有当上武林盟主,才能号令天下,才有实力跟天一对垒,才能为金胤洗冤,为紫君报仇。难道你不心动?”

    “凭我金戈自己的本事当上武林盟主绰绰有余,难不成非得靠你们?暂且先不说这个,这武林盟主选出来可是专门对付天一的,你们这么好心,为我想得这么周全,难道……”

    “天一的存亡与我无关。我要做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找出火仙葩草为楚天派报仇,二为紫君报仇。金戈,难道你不想知道紫君是怎么死的吗?难道你不想找回土木仙葩草吗?”

    “是谁杀了紫君?”金戈突然变得分外沉静,他脸色略微狰狞,冷问道。

    “是龚战杀了紫君。”楚绍龙答道。金戈身体一颤,他的答案很出乎意料。

    他问道:“怎么是他?根据啦?”楚绍龙撇嘴,道:“那天紫君离开泉池半路遭黑衣人拦劫,被我所救。从黑衣人说话的语气,以及他武功的招式,我猜测他就是龚战。”

    “那只是你的猜测而已。金戈厉道。

    “不!后来我与紫君在附近的梅林分别,据我后来经历才知道,那一片梅林错综迷离,进去的人很难再出来。而知道紫君一定要经过梅林的人只有那黑衣人,也就是龚战。那山神庙里的一切就是他为杀害紫君而专程设计的。”

    “这我不相信。展家在江湖上一向有口皆碑,龚战也因为乐善好施,侠义心肠的人品深受武林人士的爱戴。他在武林的地位比我师父还高。而且展家富可敌国,家里珍宝无数。难不成他也有吞噬五大仙葩草的野心?”金戈故作镇定,冷静说道。

    “这根本就毋庸置疑啦。小兄弟。你看这洞里的景象,这龚战分明就秘藏着火仙葩草嘛。依我看,紫君临死前手中的木仙葩草也有很大可能是在这烬芙。”花隐不耐烦地附和道。

    “对。龚战根本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心里藏着的鬼总有一天会显形。”楚绍龙强势一收手中的金扇,脸上露出凶煞的表情。

    金戈不解道:“你对龚战似乎有着很大的仇恨?”

    “对。十五年前,我本是楚天派的少掌门。可是有一天我们楚天却惨遭灭门,楚家宝物火仙葩草失窃,这么多年我苦苦寻觅它的踪迹,也希望能借此找出仇人。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这烬芙,经过我和花隐一天的暗查,终于在这里找到了火仙葩草。”

    “所以你十分肯定龚战就是灭你楚门的人?”金戈暗自紧握着手中的赤霄剑柄,问道。

    楚绍龙矫揉一笑,露出无比狡猾的笑容。说道:“对。其实我早就怀疑过龚战,在我楚天被灭之前,烬芙的财富储备等并不算充裕,而我楚天被灭不到一年,它却一跃而起成为天下首富。只是那时我苦于没有证据,而且烬芙路僻我也无法前来彻查。这次武林大会真是天赐良机。”花隐哑声说道:“金少爷一看就是个聪明人,得明辨是非。在天一我与楚绍龙是同一战线的。只要你助我们拿到火仙葩草,我们保证帮你除掉每个棘手的人物,坐上武林盟主之位。”金戈冷笑,阴森的气息充盈整个石洞。

    金戈思考会,回道:“好,我暂且答应与你们合作。”深湿的牢底,两道白光晃过,刹那间,八个身穿盔甲的烬芙弟子其咽喉处都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而后,他们有序倒地﹑紧接着,又响起刺耳的刀铁相碰声——易浊风身上的锁链被来势汹汹的凌无邪用刀锏砍断!

    石壁四周火把燃得旺烈,火光摇曳着,衬出斑驳的影子!虽然重获自由,但因为被困多日又身负重伤,易浊风的身体早已软弱无力﹑无法支撑。

    于是,待锁链一解,他的两腿就如瘫痪般不自觉地打着跪﹑直不起来,凌无邪急忙扶住他,他推了推,便拿起那被扔至一旁的承影剑,搀扶着。

    凌无邪松开他,慌道:“快走,不然龚战或龚子期又要过来了。”易浊风抬眼看着凌无邪,轻咳一声:“你不该来这里!”凌无邪语气沉淀:“没有该不该,既然我选择了,就不会后悔,其他的无需多说。救出你,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易浊风摇头,嘴角还慢慢地溢着鲜血,苦笑道:“我本该尊重你的选择,可自始至终我都不想连累你。你快走!”凌无邪笑道:“你这话就太见外了。就算没有玄衣冥后,我也会如此。兄弟有难,我凌无邪绝不会坐视不理。”易浊风一皱眉,问道:“你是为了我姑母?”凌无邪的脸上绽放着笑容,摇头道:“我是为了自己,这么做能让我心里舒坦。”

    “那她知道吗?”

    “知道,正是因为她太担心你。”凌无邪紧紧地抓住了易浊风的手臂。

    “姑母真是太傻了。”易浊风突然自责地笑了笑。

    “不,易浊风,救你只是我和玄衣两个人的事。”凌无邪的这句话另易浊风怔了怔。

    他望着凌无邪,问:“莫非真如溥天骄所说的,你爱她?”凌无邪淡然一笑,又点了点头。

    易浊风的脸上亦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却听的凌无邪再次催促着:“我们快走吧。”易浊风咬了咬牙,而后吃力地站起身,问道凌无邪:“你知道我们该怎么走?”凌无邪摊开手中的地图,比划着。

    易浊风大惊,凌无邪手中怎么会有烬芙地图?凌无邪轻撇嘴角,看出易浊风的疑惑,他略显愧疚道:“这是成姑娘从龚子期那偷来的。”易浊风的脸色漠然一变,上前一把夺过地图﹑将其扔至墙边的火盆。

    凌无邪惊:“易浊风,你——?”易浊风道:“如果你是龚子期,你会让我逃出去吗?它只会将我们带入歧途,再就毫无用处了。”凌无邪一怔,立即悟出,他点头道:“你说得对,龚战精通机关学,这深牢复杂的结构定是由他亲手设计,如果我们按图索骥,就是自觉地往他挖好的陷阱里跳。”易浊风目光悠远,道:“是。我们只能靠自己。”

    “恩。”凌无邪轻微褶皱的脸上掠过一丝喜色,与易浊风相视而笑,他忽觉自己有了顿悟世俗后的恬淡。

    龚战设计的地牢,十分的诡异、惊险,它隐藏在烬芙最高山峰败月峰内的一个深洞中。

    通入牢底的道路有两条,一明一暗。暗道专为展家父子所挖,它与龚战的卧房相连、明道尾至展府后山,龚战设下层层机关,致使经道者易进难出。

    龚战在行于机关暗道的设计。但是,他对地势地形的侦探辨别能力却有待加强。

    他万万没有想到,除开一明一暗的两条通道,敲开牢内南边墙上的半丈宽的石壁,还有一条狭小的湿黑的路,它直通败月峰下幽深的山谷。

    易浊风和凌无邪在湿闷的地牢里摸索了半个时辰,并没有触到任何的机关。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不设法离开的话等展家父子一来便只有死路一条。

    凌无邪似乎慌了神,他建议道:“不如就走我来时的那条路吧?”易浊风依然面不改色,道:“不行,龚战是很精明的,他放你进来,就不会再让你出去。”凌无邪深吸一口气,点头应同。

    就在两人集中观摩时,轰然一声巨响传入他们耳畔,头顶石块旋转着,整个地牢似乎将要坍塌下来,但这惊天的动态却又在瞬间止息。

    声音平静了,一切恢复正常,两人一悟,刚才整个石牢摇摇欲坠,原来只是他们的幻觉。

    易浊风的嘴角撇过一丝笑容,看眼凌无邪,他便走向南面的墙边。他不停地敲击着石壁,耳朵贴上它聆听着里面的声音。

    突然,他紧握拳头,对着一块巴掌大的墙面重地一击,一声巨响后,墙面破开大个洞,映入他们眼帘的便是那条狭窄低潮的石道。

    道中,涓涓细流,孜孜不倦。这一条路,也被楚绍龙发现。他协同金戈、花隐,逆着细长的流水,由谷外向洞内探试,寻找着火仙葩草的栖息之所。

    而易浊风和凌无邪则顺着水流的方向一直往外潜行。踏进石道,黑暗中,凌易两人手扶石壁,小心翼翼、慢速前行。

    道中,霉臭**的气息不时地扑入他们鼻孔。两人走着,忽觉前方光线越来越强,路也变得宽阔了些,他们误以为快到出口了,不禁松下一口气,加快步子,快速前进。

    又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的右手边突然出现一道岔路!不知从何处折射而来的红光刺到了他们的双眼。

    易浊风和凌无邪站在路口,张望着这道岔路的前方。

    “这里有异象!”凌无邪叹道。易浊风道:“是仙葩草的红光。”

    “我们去看看!”凌无邪立马提议。

    “恩。”易浊风点了下头,两人前后向里探视。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