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212章 科学技术

第212章 科学技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通过各种渠道的打探,史如歌完全确认了易浊风被困在烬芙的这件事。

    她恨,恨展家的卑鄙无耻﹑趁人之危;她难受,她想救他,可是她无能力。

    烬芙山庄位于天一群山的正南方,它的周边大大小小的山峰山坳不计其数,为了找到他被囚禁的地点,她在这方圆百里的地方日夜寻觅,可总是没有结果。

    眼观这若大的烬芙,红砖绿瓦﹑花香草青﹑鸟语虫鸣﹑恢弘气派,而她,只觉这里这里是人间炼狱……庭院,金碧辉煌,贵气浓生。

    凉爽的秋风吹着树叶落于青石的地上。凉亭中,龚战双眼眯成了一条缝,他端起身旁圆几上的茶杯,轻抿一口温热的碧螺春,对身边的史乘桴,笑道:“史如歌丫头终于平安无事了。能够死里逃生的都是福大命大的人,我家子期能娶得此贵妻,也算是他的造化了。”龚战如此谦卑,史乘桴便是坦然一笑,道:“展师弟客气了。史如歌丫头娇纵惯了,以后还望你这做公公能多担待啊。哈哈。”

    “那是自然。我龚战也一直视她为自己的孩子,她嫁到了展家,我还能亏待她不成?哈哈。”龚战仰天大笑,一边的史乘桴却突然停下了手中的茶杯,道:“武林大会一过,便让龚子期迎娶史如歌,意下如何?”

    “展某尊从史师兄的意思!”龚战镇定道。史乘桴满意一笑,两人举杯正欲再饮。

    一个细细的声音传来,打断他们:“我不要嫁。”史如歌走至他们身前。

    这时的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连衣裙,脸上泛着红光,气色相比前日要好上十倍。

    对着史乘桴,她冷酷地重复道:“我不要嫁。”史乘桴无比严肃,道:“婚姻大事,父母做主,由不得你!”史如歌恶恶地瞪着他,父女俩僵持着,谁也不想放过谁。

    一边的龚战打原场,他问道史如歌:“你为什么不嫁龚子期?你说出原由,展叔叔不会为难你。”

    “因为我根本就不喜……”史如歌张口,正要说出她的心里话,但是她的脑中,突然闪过他的身影,想起那天龚子期恶狠狠地告诉她,易浊风在他手中,他随时都可以杀了他。

    史如歌分神了,摇头道:“我没有不嫁龚子期的意思,只是觉得太早了点,我的身体才刚刚恢复。”龚战点头:“原来如此。”又问道一边的史乘桴:“这孩子身子虚,是不急于一时,那就推后吧,史师兄不会有意见吧?”

    “师弟,日子还是你来定,我无任何意见!”她再狠狠地瞪眼史乘桴,十分无礼地一扭头,便走开了。

    她不愿再待在庭院多看一眼龚战那虚伪的面孔﹑也不愿再见到史乘桴她那位顽固而迂腐的父亲。

    史如歌坐在一小池边的青石上,望着清水中的鱼儿成双成对快活地游曳,失落感油然而生,她叹道:“小鱼啊小鱼,要是我也能像你们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那该多好啊!可是,命运不容许我像你们一样幸福……”她的身后,一道黑影飘晃。

    她一惊,立刻回头。黑影停下来,落于她前,一看却是凌无邪。见史如歌如此慌张,他忙解释,安慰道:“不必惊慌,不必惊慌,我无恶意,不会害你。”她平静下来,忆起上次天绝殿的事,多亏他为易浊风求情,她想他与易浊风应该算是朋友的。

    于是,便放松了警惕。问道:“您是来救易浊风的吗?”凌无邪点头,道:“对!易浊风被龚战囚禁在一个很深*中,里面密不透风﹑机关层层,要想救出他必须得越过重重险境!所以,想请史如歌小姐帮个忙!”

    “要我做什么,尽管说!”

    “想请史如歌小姐设法从龚子期那弄张详细的烬芙地势图过来。”

    “烬芙地势图?”史如歌疑问道。

    “对。有了详细的地图,就可根据它的提示破开沿路的机关陷阱,而后直通易浊风被囚禁*底。我想了很久,能够接近龚子期又会帮助我的人就只有你了!”

    “可是,我要怎么才能找到这样的地图啦?”

    “所以要劳史如歌小姐想办法了!”

    “这……”史如歌毫不犹豫地答应下了凌无邪的要求,只为救深处险境的易浊风,她绞尽脑汁思考:烬芙地图会放在什么地方啦?

    书房吧!她想。展家书房也是展家父子去得最频繁的地方!整个烬芙山庄守卫森严,其防卫毫不比天一逊色,几乎做到三步一兵。

    此刻,月亮挂上树梢,史如歌好不容易才盼到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她想:这会不论是龚子期还是龚战,他们绝对不会还待在这书房里,而凌无邪要她找的烬芙地图极有可能就存放在里面。

    她躲着,偷偷的窥视着前方背对着她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守卫,想着用什么方法才能引开他们。

    突然,她的脑中灵光一动!她发出一声惨叫,透着如雷贯耳的气势﹑惨绝人寰的真实。

    十几名守卫一阵惊慌,相互疑问:发生什么事了?!什么声音?!众人纷纷向身后看去,为首的那人喝道:“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大家迅速前去查看一番,现在是非常时期,切不可有半点疏忽!”

    “是!”众人整齐步伐,飞快离去,视察未发现任何蹊跷并又立即归位。

    也是运用这一眨眼的工夫,史如歌悄悄地溜进了展家的书房。这间书房不算太大,但它的设计和布局却让史如歌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它的东西面各成列着一排与墙壁面积一致的木质书架,而对着大门的南面,便是一堂书桌,桌后,一把雕龙檀木椅。

    再往后靠点便是墙,一幅河山大好的浓墨画几乎占据了整个壁垒!每个书架的每一层分门别类地摆放着不同的书籍,有史书﹑诗词﹑图画﹑杂记等,让人一目了然。

    史如歌要找的是烬芙地图,所以她小心翼翼地在西面第二层摆放图画类的书架上翻阅着。

    她找得很仔细,展家收集的地理类图书文集也确实是琳琅满目﹑目不暇接,江湖上有点名气的山川派别的地势位置图都被其……列入,包括天一﹑泉池﹑凤山等。

    可是找了很久就是未见其烬芙自门的。史如歌开始慌起来,便从这个书架跑到另一个书架﹑翻阅完这叠又忙着检阅另一叠,她什么都顾不上,也没有工夫想,只惦着找图救易浊风!

    又一寸月光洒到门前,龚子期悄无声息地站在门口,看着慌张的她,语气冷问,

    “你在找什么?”一本书从她手中滑落!她的胆子似乎被他吓破!一身冷汗,吞吞吐吐地答道:“我……没……没找什么啊,随便看看,想增长知识而已。”龚子期笑道:“你要看什么书,直接跟我龚子期说就是,怎么用得着你亲自来?”史如歌好不容易镇定下来,道:“不想劳你费心!”龚子期走近史如歌,至胸口掏出一面布纸,将其微敞开,他迷人的凤眼再勾起一抹笑,邪问道:“你是想帮凌无邪找这地图救易浊风吧?”史如歌被龚子期的话所惊,亦知这个时候再编造谎言已没有任何意义,史如歌只得承认,反问道:“你怎么知道?”龚子期笑道:“让我来回答白天你在池边对水中小鱼说的那番话,其实命运不是不容许你幸福,而是因为你一味地追求着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如果你懂得变通,那么,幸福就在你的手中……”

    “你……一直……跟在我身后?!”史如歌很是气愤。龚子期摇头:“不是有意要跟着你,只是因为凌无邪来了,而溥侵还未到,现在我并不想为难凌无邪,但是又不得不监视他,总之,在烬芙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史如歌冷笑,道:“看来是我以前小看你了。”龚子期道:“我以前高估了你。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你会此番愚蠢!”史如歌瞪着龚子期,冷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少说废话,今天我一定要拿到我想要的东西!”龚子期觉得史如歌说的很天真,问道:“你认为你有本事从我手上夺走它?”史如歌不愿再说,暗自涌功,一伸手就扑向他。

    史如歌的速度很快,龚子期似乎始料不及,差点就中了史如歌一掌,踉跄中他匆忙退至墙边。

    他有些不高兴,问道:“你偷袭?未免有些卑鄙了!”史如歌撇了撇小嘴,问:“你有资格说我?!说到卑鄙我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如果易浊风没有因为救我而受伤,你以为你抓得到他吗?你这小人就只会趁人之危,伪君子!”龚子期的面部微微抽搐,冷笑道:“蓝少冥是溥侵的徒弟,也是六大门派最强劲的敌人之一,人人都想杀他。我只是顺应人意,不愿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史如歌摆头,道:“你就是一个伪君子!我史如歌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你这种人!”龚子期眉头一皱,史如歌的话似乎击到了他,他问道:“你都没有想过要尝试着喜欢我吗?你根本都不了解我。”史如歌道:“没有!我根本就不会喜欢你这种人!在我的心中只有他……易浊风!”龚子期森森地笑着,问道:“他哪里好?”史如歌答道:“他爱我,会为我不顾一切!”龚子期又是一阵摇头,道:“我也可以为你舍弃一切!”史如歌笑,问道:“那你可以为我放过他吗?”史如歌的这个问题令龚子期沉默下来。

    史如歌轻轻地笑了一声,道:“看吧,还说可以为我舍弃一切,我就提了个小小的要求,你都不答应。”

    “我没说不可以,只是……只是我没权释放他。”龚子期出乎意料地说话了。

    史如歌看着他的脸色,等着他继续往下说。龚子期道:“要我放了他,绝不可能,不过我可以帮你和凌无邪。只要你答应接受我,好吗?”史如歌皱起眉头来,龚子期温柔的眼神却像刀芒一样刺目。

    突然,龚子期将手中的那卷图纸递给史如歌道:“我现在将它交给你,然后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史如歌不解:“你这么好心?”龚子期笑道:“我说过你不了解我,我会慢慢努力,让你改变对我的看法。”史如歌矫矫一笑,叹道:“希望你能。”龚子期将那卷图纸轻轻地放在史如歌的手中,说道:“这是我为你做的,但你还欠我一个答案,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会找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展府后山一空明石洞深处,龚战借着流转进来的月光昂头观望着石壁上琳琅而又模糊的画像,十分入神。

    龚子期走近,打破他的思绪。龚战微微侧过身,问道龚子期:“烬芙地图已经给史如歌了?”龚子期点头,同样开始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石壁上那些图画。

    心不在焉地答道:“是。照您的意思,已经给她了。”龚战笑了笑,显然十分满意。

    龚子期却是眉头不展,不明白他的用意,问道:“爹,您为何要我将地图送给她?这不是引虎入山吗?如果凌无邪将它交至溥侵,那我们烬芙所有的防线都会不攻自破,这对我们是巨大的威胁啊。”龚子期的焦急,却让老练的龚战更加镇定,说道:“溥侵明天才到,凌无邪不会再有机会和溥侵相见了。今晚之后,江湖上将不会再有凌无邪和易浊风这两个人。”

    “爹的意思是?”龚子期似悟似懵。

    “黑石狱与此洞相连,除开我卧房里的那条暗道,这里便是唯一通道。从这里进黑牢容易,但若想再从此道出来,难度堪比登天。”龚子期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们大方的将地图送出去,却正好能利用它将凌无邪或溥侵其他的手下引到这洞中来,这样,不需兴师动众,我们便可将他们逐个击败﹑一网打尽!”龚战点点头:“经此者稍不留神就会触碰到洞底深藏的地雷或引来万千齐发的暗器。十几年来,越狱者往往才踏出一步,便已惨死洞中。他们有的死于万箭穿心﹑有的被坠落的巨石生埋﹑有的被雷火炸死。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