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182章 感谢大家

第182章 感谢大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如今史如歌体内的真气也是极其强大的!记得昨天,易浊风便将自己一半的真气灌输给她了!

    史如歌会直接将九天神弓掷出,这一点易浊风也始料未及。因为担忧被她伤到,所以情急中易浊风收回功势,身躯随之于一瞬间飘开了好几丈。

    由于对峙的僵局被打破了,金戈的身躯也猛然往前一踉,离开了先前的位置。而最后事实确实完全如史如歌所料,雨婆的攻势袭空,直冲前方,没有伤到金戈。

    雨婆见此,脸色沉然一变,神色一阵慌乱。不过她素来明智,很快冷静下来。她知道在这一刻,她不能再跟金戈等人执拗。因为金戈他们有四个人,而她的主上云海护法还没有显身。所以单凭她一个人,绝对不可能斗得过他们。

    “哼,两个臭丫头,居然出现坏我好事!今天我先撤,反正你们所有人都逃不出这座岛!”恶哼一声后,她又冷冲他们说。说完之后她再次极力运功,准备奔跑离开这里,找地方躲起来调息。

    见雨婆欲跑,唐钰莹又迅速涌出一把功力,一掌攻向雨婆。

    唐钰莹也不说一句话,她就觉得,她不能让雨婆跑了。然而,她的武功本就不好,以致她打出去的那一掌,雨婆很是轻易很是顺利便躲开了。甚至,在雨婆身形闪开后,她涌出的那道功力还折返回来,反袭向她。

    她都不知道,雨婆手中的日月玄光镜,会自行折射或反射别人的功力。

    如此一来,雨婆又稍稍停住脚步,偏头望着后方,一脸狞笑说:“姓唐的小姑娘,对付我,你还太嫩了!”

    金戈刚刚立稳身形,便看见不远处有危险冲唐钰莹袭来,乍时,他又吓得墨眸瞠大、脸色苍白。

    “钰莹小心!”他即刻提醒说。说的时候,飞身向前。

    唐钰莹也看见那道功力正反袭自己。然而,此时此刻,她好似忘记了闪避,愣在那里不动。

    幸亏在这时候,金戈已然抱住了她曼妙的身姿,带着她急速躲开。

    自然而然,雨婆又气得神色一变,连唇角也抽搐了一下。不过,目前情况紧急,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将丹田里的真气,灌输到自己的双脚之上,再次施展着那绝妙轻功,飞速离开了这里。

    被金戈抱开之后,唐钰莹的意识也跟着恢复过来,用力晃了晃脑袋。

    待金戈将她放在地上了,再望雨婆,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原本唐钰莹还想去追,不料,金戈又伸手拦住她,“算了钰莹,她去找她的主子了。”

    唐钰莹又立马转过身子,昂着脑袋,望着金戈。她的目光清澈幽深,并且带着几丝疑惑,小心翼翼询问:“她的主子?那是谁啊?”

    金戈又扶了扶她的手臂,深吸一口气,语气无奈说:“说来话长,改天再说。”

    唐钰莹又微微皱眉。她仍旧凝视着金戈,眸底潜藏着一份温柔的深情,但是也不多问。

    九天神弓被掷出去之后,一直往前飞,都没有停下一刻。飞着飞着,史如歌也追了出去。

    刚才她运涌至它身上的真气太多,弄得现在她自己都没法很好的掌控它了。

    她一边慢慢吞吞在低空飞行,一边又伸手运功想要将它吸附过来。可是,九天神弓依然没有停下,宛如流星一般,很是快速的飞。她飞行的速度,也完全跟不上它的速度。

    见史如歌一直追不上九天神弓,金戈又转身运功,正准备助她一把……

    易浊风早就立稳了身形,收回真气,调息功力。同时他也替自己感到庆幸,庆幸刚才他闪避的快,有惊无险。若被史如歌的九天神弓打中了,他必然经脉裂碎、元气大伤。

    现在惊魂已定,然而易浊风又觉心如刀剜。因为刚才史如歌的行为,等于就是回答了昨日凌晨他所询问的那个问题。某一天他跟金戈立场相悖,其中有一个人必须死,她会毫不犹豫选择让他死。

    想着想着,易浊风的左边唇角又慢慢上扬,幽蓝的眼瞳变得暗淡,仿佛整个世界即将毁灭。

    等到金戈助史如歌追回了九天神弓,他手中的承影剑倏然抬起,再次无情的直指前方金戈。

    “金戈,仙葩草,还我。”他冲金戈说,声音低沉却蕴含杀气。

    见易浊风又拿剑指着金戈,且浑身杀气腾腾,史如歌又立马跨到金戈的身旁,扶着他的手臂站着。

    然而,她的柳眉凄楚紧蹙,目光凝惑结愁,远远紧盯着易浊风。她的心里,又产生了许多问题,想要询问易浊风。只是此时此刻,有其他人在,以致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金戈始终平静无谓,望眼易浊风,又望了望手中的蓝葩。而后他冷然抹唇,脸上表情也尽是对易浊风的轻视。

    他很不喜欢易浊风这副孤高冷傲且敌对他们的态度。不过,今天的他,暂且不想占据这株仙葩草。因为先前确实是易浊风将它找到的,然后易浊风也是为了救史如歌才将它交给雨婆的。

    片刻之后,他回应易浊风说,“说实话,我很想将蓝葩占为己有,因为我拿着它大有用途。但是今天,我不想跟你争,一来因为我们大家的处境,一来因为你才是它的守护者。现在我也决定将它还给你,只是事先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易浊风又冷问,眼神愈发暗淡、冷冽、残忍。

    同一时间,一旁的史如歌和唐钰莹也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她们都很好奇,金戈会询问易浊风什么问题?于是注意力更加集中,等候着金戈的讲述!

    (今天更新晚了,因为白天很忙。然后傍晚回家,我还听到了各种声音。他们都说我这书写的太差,无论男女都看不下去。反正很多这一类声音,说我这书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然后我迷茫失落了好久,心里很不舒服。现在我只想说,如果我这书没有一个人看,我就自己写给自己看,我一直最坚强。我坚持写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可能我确实写的不好,但是我自己依然比较满意,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写这类文。我不是创作天才,但是我一直在努力,争取不停的进步。最后还是要谢谢那些支持过我的朋友,谢谢你们。)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