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148章 只为打醒

第148章 只为打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唐钰莹又摇了下头,同时也抿紧了嘴巴,懒得再说话。

    忽然,一旁的史如歌慢慢吞吞往甲板中心走,走向那只死去的蓝色巨鸟。

    看见史如歌精神恍惚的走着,金戈又连忙提步,匆匆迈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一只手臂说:“如歌!”

    史如歌静静的目光又望向金戈、告诉金戈,“我想走近看看它……”

    金戈不禁无声一叹。他知道,史如歌还是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过了一会后又说:“那我陪你一起看吧。”

    “好。”史如歌又点头说,模样也是那么乖巧、那么恬静。跟金戈对视时,眸含春水,清波流盼。

    正当雨婆得意狞笑时,又有一道蓝色的流光,自三楼急速窜来。

    待其完全静止,最后也停在甲板上中心处时,众人方才看清楚,这正是一身蓝色布衣的易浊风。

    易浊风手持长剑,身姿凛然站在那里,整个人透着一种不易亲近的孤立感。此时他微微卷曲的中长发,在幽冷剑光的渲染下变成了深蓝色,还被海风吹得有些散乱。

    也因为易浊风忽然出现,并且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气,所以金戈和史如歌的脚步又同时止住。

    跟其他人一样,他们也望着易浊风,目光炯炯有神。

    之前黑祭并没有见到易浊风,突然见他,他的心跳怦然加速。然后他比任何人都要认真,凛冽的眼珠子不转动一下,紧紧盯着易浊风。

    因为他看易浊风,像极了他的故人。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他拿着承影剑?而且长相……”看着看着,黑祭还皱了皱眉,暗自思量着。

    易浊风深邃双眸就像黑水晶,却不知道在望着何处,冰冷剑锋指着地上的蓝色巨鸟,面无表情询问众人,“谁杀了它?”

    蓝色巨鸟就是仙葩神鹰,他当然知道。并且他还知道,仙葩神鹰之所以离开溷岛,不远万里飞到这边,乃为了会见仙葩草的守护者。

    而即将现世的那株仙葩草的守护者,便是他自己。不然刚才,仙葩神鹰不会往他房门口窜。

    这一刻,众人也都看出来了,易浊风忽然出来,很明显是为仙葩神鹰报仇的。

    见易浊风在问,雨婆没有一丝畏意,大义凛然站出来、理直气壮回答他,“是我!”

    顿时,易浊风偏头,寒厉的目光又扫向雨婆,手中的承影剑也握得更紧。

    不等易浊风再说什么,雨婆又用轻蔑语气,主动询问他,“怎么?你想杀我?为它报仇?”

    易浊风又淡淡开口,慢声吐字,一字一字回答她,“当、然……”

    雨婆听此立即运功。而这时候,只见易浊风又直接挥剑,重重劈向雨婆。也由于仇恨浓郁的缘故,于是他体内的功力也变得很是博大,强势冲开了绝情钉的压制。

    当他劈出这一剑时,还有一道凌厉的剑气,迅速脱离剑身窜出,直袭雨婆。

    雨婆根本没有还手以及反攻的时机,情急中她身形飞起,仓皇躲闪过去。

    见此,金戈也赶紧拽住史如歌,让她跟他,一齐退得远远的。

    待承影剑的剑气和剑光稍稍减弱后,雨婆的双脚也落回了甲板上。她再次睥睨易浊风,冷笑一声说:“承影剑的威力,果然名不虚传!只是易浊风,你真要杀我吗?”

    “易浊风?原来他是天一教的人,怪不得了……”当听到易浊风的名字时,黑祭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易浊风也不回答雨婆了,剑眉如虹,杀气凛然。之前的一剑劈空,紧接着,他又是一剑。

    这一回,雨婆再次吃力的躲闪过去,同时她有一种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受。

    易浊风正要再次出剑,不料狡猾的雨婆,忽然飞到了金戈和史如歌的身后,拿他们当挡箭牌。

    当易浊风又朝金戈和史如歌走近时,史如歌单薄的身躯隐隐一颤,精致的小脸更显苍白和慌乱。

    毫无疑问,现在她害怕易浊风,对他充满了恐惧。昨天在幻象空间时,易浊风吸食了她的鲜血,那个片断对她来说就像做过的噩梦,时不时浮现在她脑子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因为担心易浊风伤到史如歌,所以金戈又连忙冲他一喝道:“住手易浊风!暂且放过雨婆吧!”

    也由于金戈的制止,易浊风扬起的剑微微顿住。

    看金戈时,他的目光稍稍温和,说:“她不是一个好人。多留她一刻,你们就多一分危险。”

    史如歌听此又摇了下头,跟而嘶声冲他说,“那你就是一个好人吗?易浊风,现在你不要杀人!在这艘船上,我们都离不开雨婆!”

    易浊风又望向史如歌,目光无比幽深复杂。刚才史如歌的问题,也令他觉得心口苦涩。

    躲在金戈和史如歌身后的雨婆忽然又诡谲一笑。趁着易浊风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史如歌身上,她便高高举起自己的拐杖,跨前一步,极快极狠攻向易浊风。

    易浊风察觉不妙,又抬起承影剑急速斩落,将她的攻势拦挡。

    乍时,雨婆的拐杖,被承影剑砍得发出“咔咔咔”的声响。

    不过,雨婆的神情仍旧十分的得意,她没有收回攻势,更没有向易浊风认输。易浊风见此又在使力,一面目不转睛盯着她、一面将她的拐杖往下压。

    感觉到易浊风所涌出的功力越来越强大,雨婆又抹唇冷笑,说:“你要杀我,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不要以为有了承影剑,你就无人能敌……”

    雨婆很是自信,真的很是自信。虽然她的拐杖远远不及承影剑厉害,可是她的拐杖绝对是易浊风最大的克星。她的拐杖里面也是长剑,然而拐杖外壳却是由鬼哭木制造而成的。甚至这艘“天地号”的主体,也是由鬼哭木制造而成的。

    何为鬼哭木?即:一种自身附带邪性和魔性的珍稀木材,生长于芫莨山山间最深处。

    其之所以取名为鬼哭,乃由于它遇到其他蕴含邪性或魔性的物体时,便会暗中发挥作用,召唤或激发对方的邪性或魔性。

    易浊风体内的绝情钉,乃源于苍域的十大邪物之一。所以易浊风刚刚跨上船,便很明显感觉到了,他体内的绝情钉一直在受莫名事物的召唤、一直都在默默压制着他的功力。

    “哼,杀你绰绰有余。”易浊风又不以为然冲雨婆说。

    雨婆又狡黠一笑,而后她快速闭上眼睛,嘴边神神叨叨念了一通。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见得她的拐杖上,一股浓重的煞气喷薄而出,直袭易浊风的面部。

    自然而然,易浊风惊慌一退,身躯翩然往后一飘,灵活避开。

    虽然他并没有被那股煞气伤到,但是他的眼睛,却被煞气给熏了一下。

    随即,他的眼睛一阵涩痛,赶紧闭上。他还感觉眼珠子好像被人剜了,正在不停的滴血,就要掉出来。

    而闭上眼睛后,他的脑子里还出现了无数的幻影。而且那些幻影,多是与史如歌有关的。随之,他的脸色也变了,一阵黑一阵白,眉心紧拧,神情痛苦。连他紧握承影剑的那只手,也在不住的颤抖。而剑身上面释放的幽冷蓝光,也因为他功力的丧失,渐渐暗淡下去。

    毋庸置疑,这是他体内的绝情钉再次彻底发作了。这一回,他的眼睛也越来越痛,任他怎么努力都睁不开。无奈的他最终只得抱了抱头,站在那里,坚忍着剧烈的痛苦,咬牙嘶声shen吟。

    见易浊风已经变成了一只纸老虎,雨婆又轻蔑抹唇,笑得更加得意。无声一叹后,她再用耐有寻味的口吻,对易浊风说:“易浊风,现在你应该清楚,到底是谁杀谁绰绰有余……”说完之后她又拄着拐杖,往前方走,同时提息运功。

    这一刻,金戈和史如歌又脸色大变。就连一旁的楚绍龙和黑祭,也蠢蠢欲动。

    金戈正要上前,拦住雨婆的脚步。因为他们皆以为,雨婆现在走过去,是为了杀易浊风。

    不料,史如歌赶在金戈提步前,急忙对雨婆说:“不要杀他!请您不要杀他!”

    因为史如歌诚恳的请求,所以雨婆当然又停住了脚步。

    她改而望向史如歌,淡笑着对史如歌说,“史姑娘你放心,我答应了一个人,在这艘船上时,不会杀他。但是,仙葩草即将出现,我不希望他成为我们的障碍。所以我必须把他囚禁起来,等找到了仙葩草,再放他自由。”

    尽管史如歌在生易浊风的气,可是她的内心并不真正憎恨他,又连忙说:“不行!把他交给我,我会好好看住他的!”

    “哦?由你看住他?”雨婆又不禁眯起眸子,用怀疑的目光,冷冷睥睨着史如歌。

    史如歌又抿了下唇、重一点头说:“是!”

    这会儿,雨婆又笑得很冷,自言自语感慨说:“呵,史姑娘的为人,可真是有意思……”

    史如歌不知道雨婆为何突然发出如此感慨,所以又神色迷糊的歪了歪脑袋。

    不等史如歌再问什么,见得金戈又撇了下唇,用着并非商量的口吻,对雨婆说:“我跟如歌一起看着易浊风。雨婆,我不会让他再伤害任何人。并且,我也不允许你再伤害任何人……”

    因为金戈独断的态度,倏然,雨婆银白色的眸子里又翻涌着杀意。不过,她没有回头再去看金戈,也不应允他的话语。

    这时候,他们前方的易浊风,又踉跄着脚步,步履维艰的走着。

    易浊风依然闭着眼睛,声音虚弱无力却又杀气腾腾,质问着雨婆,“你的拐杖里面,是什么?为何有如此强大的煞气?”

    他看得出来,雨婆的拐杖,绝对不止拐杖这么简单。问完之后,他继续一步一步,沉重的朝雨婆迈近。哪怕他没有功力了,成为一个废人了,他也没有放弃杀她。何况此时他还想弄清楚,她拐杖里面隐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因为易浊风依然不肯放过她,而且还发现了她拐杖里面有秘密,乍时,雨婆的脸色更加难看,唇角也抽搐了好几下。

    为了保住秘密,她又假装无谓的冷哼一声,明白的告诉易浊风说:“我的拐杖,是用芫莨山的鬼哭木制成的,里面什么都没有。仅仅因为鬼哭木,便可唤醒你体内绝情钉的邪性。所以对付你,我可以不费吹嘘之力……”

    易浊风又不再应声,强压着痛苦,一直慢慢的走着、走着、走着。海风将他的头发吹得更乱,天色将他的面容映衬得更加阴沉、更加冷酷。

    他的呼吸也比较粗重,并且带着血腥的味道。仿佛他皮肤的每一个细胞,都为憎恨和仇视而张开。

    甲板上的每个人都盯着他看,微微皱眉,屏住呼吸。可是短时间内他们都不知所措,因为他手中的承影剑,他们都畏惧三分。

    当易浊风距离雨婆越来越近时,史如歌乌溜溜的眼珠子又瞠得极大。

    看见雨婆也准备发功了,她又变得更加焦急,而且一脸戾气。二话不说大步跨到前方,站在易浊风身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够了!”史如歌极其忿怒说,

    同时,清脆而响亮的“啪”的一个声音,传进众人耳朵里!

    众人见之诧异不已、目瞪口呆。如此,雨婆也稍稍收起了刚刚涌出的那份功力。

    易浊风被打得脑袋偏向另一边,眉心再次紧紧一拧,脸上慢慢流露出一丝愤怒的神情。

    史如歌居然打他,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女人敢这样打他。

    发现易浊风的不悦,史如歌又微昂着头,单薄的身子有些颤栗。但是她说话仍旧很是激动,也尽力使得自己看上去很凶,再对易浊风说:“你冷静点!鸟儿死了就死了,就算你杀了雨婆,它也无法复活了!”

    刚才史如歌打易浊风,金戈也被吓了一跳。现在他又走到前方,连忙扶着史如歌,令她退得距离易浊风远远的,说:“如歌你就不要搅合了。你现在身子虚弱,回房睡觉去吧……”

    哪怕被金戈拽着往后退,史如歌也还是望着易浊风。这会儿,易浊风脸色真的很恐怖,似魔鬼,似幽魂,惹人不寒而悚。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