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128章 众人登船

第128章 众人登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金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不过,史如歌和鹤千行倒是没有那么诧异。金戈对紫衣姑娘张紫君有意思,他们早就看出来了。

    见楚绍龙被难住了,张紫君又立马替他解围,望着金戈说:“金公子,你所询问的问题,与出海无关。并且涉及到我,所以绍东有权选择不回答你。”

    因为张紫君在维护楚绍龙,金戈的唇角又滑过一丝冰冷的笑意,“绍东?呵……”

    张紫君又正视着他,用那种无法理解的眼光看他,正要开口再说什么。

    不料,楚绍龙又抬了抬手中的白色折扇,对张紫君做了一个动作,示意她不要说话。而后,楚绍龙的脸色也恢复正常,自己回答金戈说:“紫君是我朋友,也是我缥缈楼的琴艺师。我们从小便认识,二十年了。”

    金戈一听,脸色再变,眉宇间夹杂的忧愁和怨念也丝毫未消。他一边暗中思忖、一边极轻嘀咕,“从小便认识?青梅竹马……这么说不是……”

    见金戈发愣,张紫君又忍不住说话,打断他的思绪说,“好了。金公子,现在绍东回答完毕了,你们应该已经同意带上我们了吧?”

    这时候,史如歌又很不服气的插话,冲张紫君说:“我看你们不是去做生意,而是跟随我们去找仙葩草吧!”

    哪怕此时史如歌一语将他们的意图点破,楚绍龙和张紫君也并不激动。

    张紫君还是神情端严,极其冷静对史如歌说:“不是。史姑娘,就算是,我们也不可能妨碍到你们,不是吗?你们这么多人,而我们只有两个。若你们实在是担忧我们,害怕在海上仙葩草被我们抢走,那我们就不跟随你们一道了。”说完之后张紫君又望向楚绍龙,用眼神催促他走。

    楚绍龙却微微摇头,并不打算走。

    史如歌又不禁望了望易浊风和骆姝帘,微昂着头继续冲张紫君说:“你们可不是两个人,你们明明是四个人,而且手中还有三大神器!”

    张紫君忽然懒得跟史如歌说了,还偏过头去、转过身子。她感觉到了,史如歌挺不喜欢她的,在针对着她。

    见此,金戈又悠悠开口,对张紫君说:“我一向言而有信。刚才我已经询问了问题,随后出海自然就会带上你们。”

    一旁的鹤千行终于附和金戈的话,深远的目光也注视着楚绍龙和张紫君,似叹非叹说:“两位有心与我等一道,那就是与我等的缘份,欢迎同行。”

    鹤千行是这里最年长的人,所说的话自然极具份量。现在他都说欢迎了,楚绍龙和张紫君也就暗吁一口气。

    同时,龚子期也慢慢坐回凳子上。不过他的心里仍旧在猜测,猜测着楚绍龙和张紫君的真实身份。

    易浊风和骆姝帘一直没有说话,喝的喝茶,想的想事。虽然他们也很疑惑,暂且不知道张紫君的身份。

    好在这一个晚上,特别的风平浪静,一切也都安然无事。

    翌日清晨,众人又都起得很早。收拾好各自的行李后,他们纷纷来到北面码头上,依次登船。

    不料,当他们刚踏上那艘大船的甲板时,一个蒙着面纱、拄着拐杖、一身黑色装束的老婆婆便迎了上来。

    “诸位终于决定启程了,我都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老婆婆对他们说,嗓门嘶哑、声音虚弱。

    “您是?”走在最前头的金戈连忙询问,语气很轻、微微皱眉。因为前面两天他们并没有见过这位老婆婆,所以老婆婆的出现令他感到诡谲而诧异。

    鹤千行和龚子期等人也是,也开始阴着眸子,一脸疑惑。昨天龚子期还派人搬了好多东西到船上,他和他的人也没有见过这位老婆婆。

    老婆婆又笑了笑,那笑声轻的就像远处大海的呼吸,告诉他们:“我是这艘船的管事员。航海途中,会安排好你们的衣食住行。你们叫我雨婆吧。”

    “雨婆……”金戈又在嘴边重复着这个称谓,再悄然打量了雨婆一番。

    他隐隐看见,面纱下面雨婆的皮肤已经老成了陈年树皮,搀扶拐杖的那只手也是皮包骨头。反正雨婆很老了,看上去至少有两百岁了。

    “莫非他就是云海护法的真身?”金戈又忍不住在心中思忖着。关于雨婆的身份,他唯一能够联想到的,就是云海护法。

    可是,她的眼睛又不像,不像之前黑影人的眼睛。雨婆的眼睛那么黝黑、那么清澈、那么温和。而黑影人的眼睛,总是显得杀气腾腾,狰狞凛冽且带着嗜血恨意。

    当金戈还在思忖时,雨婆又定定注视着他,说:“你是金戈金公子吧?金公子,由于你是我家主人最重要的客人,所以这次出海,你的房间是天字第一号。即船上第四层,标号为‘一’的房间。”

    金戈又很快回过神来,俊眉微蹙。但是最后他直接点头,服从雨婆的安排,说:“行。”

    然后,雨婆又挪步慢慢走到鹤千行面前。金戈又随众人一起,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只见雨婆,她能够辨认出来这里的每一个人。

    雨婆又走到唐钰莹和史如歌和龚子期面前,对他们说:“唐姑娘和史姑娘和龚少爷,则分别住在天字第二号、第三号、第四号。”

    唐钰莹和史如歌一听,互视一眼,跟而一齐点头。龚子期也没有意见、也点了下头。

    雨婆再走到易浊风和骆姝帘面前。这会儿,金戈又注意到了,雨婆看易浊风时,眸光极其幽深凛冽。而且她只看了易浊风一眼,然后便望着别处,连语气也冷却了许多,说:“天一教听风堂堂主易浊风,还请屈就,住在地字第一号……”

    易浊风一向精明无比。此时他自然也轻易感受到了,雨婆对待他的态度,稍稍有些不同。

    “我早已脱离天一教,还请以后不要给我加那些前缀。至于房间位置,完全无所谓,随你安排。”他说。说的时候面无表情,也目空一切望着别处。

    “好!”雨婆又声音冷沉一应。仿佛她跟易浊风之间,从前有过很大的过节。片刻之后,她再对易浊风补充,“那你身旁的骆姑娘,樊公子,张姑娘,就都住在你的隔壁,地字第二号、第三号、第四号……”

    易浊风不再应声,整个人冷得就像一大块冰。不用站到他身旁,仅仅只需看见他,便能够感觉到自他骨子里散发的凉意。

    “多谢雨婆。”楚绍龙却微微拱手作揖,向雨婆浅施一礼。但是雨婆也没有多看他一眼,直接走向鹤千行。

    “浴莲阁掌门鹤千行鹤道长,老朽便安排住在玄字第一号房间。也就是甲板上这一层,第一号房间。不用爬楼梯,也不用下楼梯,方便得很。”雨婆又客客气气对鹤千行说。

    鹤千行抚了抚自己的胡须,温和的面容宛如被春风吹拂,也点了下头说:“雨婆想的真是周到,多谢。”

    雨婆再对唐钰莹的两个小师妹说:“两个小姑娘就住在鹤道长的隔壁吧。”

    唐钰莹的两个小师妹,一个叫钰巧、一个叫钰岚。虽然不似唐钰莹那番美若天仙,却也粉嫩白皙。这会儿她们也齐声说好,给人感觉乖巧而腼腆。

    雨婆不再走动,又转过身子站在那儿,面向远处幽蓝深邃的大海,说:“至于随从们、丫环们、水手们等,全部住在第一层。”

    “那老婆婆,您自己住在哪里呀?”史如歌忽然好奇询问她。此时史如歌说话嗓门还特别清脆,跟唱歌似的好听。

    雨婆又看眼她,回答说,“我也住在甲板上这一层。甲板上这一层一共七间房。”

    “哦……”史如歌又长长的应着,然后不知道再说什么,望向自己的好姐妹唐钰莹。

    等到众人皆沉默不动时,雨婆又做了一个手势,说:“既然大家都无异议,那么请到船舱休憩。我再安排下人,送茶水到诸位房间……”

    雨婆发话,众人又你看看你,我看看我。易浊风率先提步,往船舱的方向走。骆姝帘和楚绍龙和张紫君,立马追随他的脚步。

    金戈和鹤千行等人倒是没有急着走。鹤千行又看着雨婆,微笑着交代她说:“雨婆,今天先不要开船。我的新徒儿周康诚,他还没有到。等到他父母入土为安了,他才会过来。”

    雨婆又很快答应了鹤千行,憨笑着说:“好,好……正好今天你们都待在船上,先适应适应环境……”

    鹤千行再次点头,对雨婆说了一声多谢,随后他们这伙人才进到船舱。

    原本他们这伙人的打算便是,今天登船、明天出发。恰巧他们也就利用今晚的时间,暗中亲自检查这艘船一番。看看在这个晚上,船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月升日落,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已是傍晚。

    站在大船上,倚着栏杆向远处眺望,一轮红日渐渐从海平线坠落下去,最后只剩下一丝亮光,映在海面上,好像给宽阔的海面涂上了一层美丽的色彩,又像把一些亮晶晶的五彩玻璃片撒在海面。那玻璃片闪烁着、跳跃着,好似万花筒里变化无穷的图案。(未完待续。)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