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120章 无谓生死

第120章 无谓生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然后,金戈再跟周焘对视,说:“那周大人,现在就麻烦您,带我们去看看那艘船了。中?文”

    周焘连忙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对金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事不宜迟,那有请吧。”

    周焘外表镇定,若无其事。其实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恐慌凌乱得很。因为他的妻子和儿子,一直都在黑影人手中。若他不按照黑影人的要求做,黑影人就会杀了他们。

    不到半个时辰,周焘便领着金戈和唐钰莹,并在四名官兵的陪同下,来到了泊澜湾的一个码头上。

    而此处码头上,只停泊着一艘船。自然而然,大家的目光都被它吸引。

    那实在是一艘古怪的船。大得古怪,旧得也古怪。

    船长约莫四十丈,船高约莫十丈,比一般的海船大了十倍不止。船身和甲板上的木头看上去已经饱历沧桑,腐痕斑驳,似乎是不久前才从水底捞上来的。只有主桅上扯开的一面十余丈见方的巨帆是崭新的,雪白耀眼。另外一支副桅挺立昂扬,一张略小的白帆前面,居然也挂着一面通行旗。桅杆上几个工匠身吊绳索,正在那面白帆上画着什么,甲板上一个挽着双髻的小姑娘抬头指挥着。

    “好船。”待仔细看了一通后,金戈不禁小声感慨。

    听见了他的感慨,周焘又忍不住告诉他说:“金少侠好眼力,会识货,这确实是一条好船。而且此片海域,目前也只剩下这一艘船了。”

    倏然,金戈又剑眉如虹,肃目厉视周焘,诧异而冷漠询问,“其他船了?”

    周焘说,“被黑影人毁了。黑影人说,只允许你们,乘坐这一艘船出海。”

    “又是黑影人,看来这个黑影人挺厉害的……”唐钰莹一听,又不禁感慨着。

    金戈又阴起眸子,想了一想,最后他对周焘说:“那行。周大人,我们就用它出海。这样你也好向黑影人交差。”

    周焘被黑影人要挟了,金戈已经看出来了。

    听着金戈此话,周焘脸上的表情又全部凝敛。

    不过,他没说任何否定的话。反而拱了拱手,语气郑重对金戈说:“那多谢金少侠大仁大义,替周某着想。”

    金戈不应声了,因为现在他急着赶回酒楼,好让鹤千行和龚子期的人尽早过来,仔细检查这艘大船一遍。

    当金戈和唐钰莹离开码头后,周焘带领四名官兵,也直接回了县衙……

    距离县衙不到三公里的诡秘树林里,易浊风独自一人,极其缓慢的行走着。

    他的承影剑,一直被他握在手中,但是并没有出鞘。此时他一个人过来,树林里乱风簌簌,落叶纷飞,不似上午和中午那么安静死寂。

    乱风吹拂着他的头发,翩然飞舞,却丝毫没有减轻他面容的冷峻,没有令他整个人看上去变得柔和一丝。

    他的气势还是那么威武不凡,强大的气场在无形的压迫着别人。幽深的目光更是凛冽如刀,直直逼视着树林里的景观,浓眉不皱一下、眼皮不眨一下。

    他一边走、一边找、一边等。等史如歌所说的那阵劲风出现,能将人卷走的那种劲风。

    走了好久后,忽然间,一枚飞蝗石从他耳边擦过。

    顿时,他剑眉如刀斩,声音沉怒急问:“谁?”

    紧跟着,一个娇柔轻细的声音在树林那头响起。而且这一瞬间,那个声音还被乱风吹得袅袅绕绕。

    “浊风、浊风,救我、救我……”那个声音一直在喊、一直在说,召唤着他。

    它像极了史如歌的声音。

    “如歌……”易浊风不禁心中一动,于是,他顾不得其他,拔步便向树林那头追去。

    渐渐的,日影西斜,树林中的参天古树显得阴森无比,巨大的树根纠结盘旋,宛如一头头被封印的怪兽,随时都会复活过来,将人吞噬。

    易浊风健步如飞,一路循声追去。也不知道在树林中穿行了多久,他终于看到了林外昏黄的光线。

    前方是一片坡地,一条小溪缓缓向前流淌,却不知道流向何处。远处群山环抱,而之前“史如歌的声音”却变得无影无踪。

    他的周围更是人迹罕见。反是他的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个红衣女子。女子蒙着面纱,慢慢朝他走近,并且还向他伸出一只手。

    “浊风,浊风,浊风……”女子又轻柔的欢呼他。她的声音,还是史如歌的声音。她高挑婀娜的身材,更是跟史如歌一模一样。

    “如歌……”易浊风又心情一喜,脸上浮现一丝少见的浅笑。同时他伸出手,想要去抓住“史如歌”的手。

    然而,他根本抓不住。当他的指尖,就要触碰到“史如歌”的指尖时,史如歌的身影好似魂魄一般,直接往天上飘。她随风而飘,一眨眼间便飘得极远。

    “如歌!”易浊风又急忙大唤一句。随之,他漆黑的瞳孔骤然瞠大,表情中尽是焦急。

    也就在这时候,一阵剧烈的痛苦又开始折磨着他。他浑身的劲力和功力,转瞬间消失,整个人好似虚脱了,连站稳的气力都没有了。

    “啊……”他还痛苦得发出一句虚弱的*****难受的感觉无法言喻。似老牛剥皮、似魂魄脱体,总之生不如死。

    毫无疑问,是他体内的绝情钉在起作用。

    “不……不……我不能……”他又极力告诫自己说,令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因为他知道他中圈套了,中了别人的迷幻术。

    他还赶紧闭上眼睛,将承影剑立在地面,再搀扶着它,半弓着身子。

    可是没有用。哪怕此时他闭上眼睛,史如歌呼唤他的那种声音、史如歌高挑婀娜的身影、史如歌娇美动人的笑容,始终弥漫在他眼前、脑中、心上,挥之不去。

    渐渐的,他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黑,阴沉如鬼魅。他又睁开眼睛,刚打算强支起身子,慢慢踱步离开这里。

    不料,一阵苍劲的笑声,在上空响起,“哈哈哈……”

    易浊风立马一怔,愣在那里,不再走动。

    然后,一道黑影飞来,轻轻降落在他面前。

    黑影人的装束为夜行装束,全身漆黑,只露出两只眼睛、两个鼻孔、一张嘴巴。

    “哈哈哈……”凝望着痛苦不堪、虚弱憔悴的易浊风,黑影人又放声大笑了一阵。

    仿佛易浊风愈是痛苦,他便愈发畅快。而且他还觉得,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简单。一个史如歌,便足以令易浊风变成手无束缚之力的废人。

    “你是谁?”易浊风低声问他。阴着眸子,厉视着他的身影。

    黑影人说:“我是谁,你去问金戈。我跟他见过好几次了,至于你,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

    “哼。那你见我,想干什么?”易浊风又轻蔑询问。此时他当然明白了,刚才的迷幻术,就是这个黑影人布施的。

    黑影人一直凝视着他,也丝毫不拐弯抹角,直接回答,“我想让你,帮我做三件事情。”

    “你是我见过的最天真的人。”易浊风又想也不想说。

    黑影人不以为然,又轻声提醒着他,“别不识好歹。我现在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他不知道,易浊风并不怕死。

    易浊风又完全无谓说:“那你杀啊。”

    因为被易浊风轻视,黑影人甚觉不爽。他的唇角微微抽搐一下,跟而随意涌出体内小把功力,直击易浊风胸口。

    易浊风毫无还手的能力,直接被他击中,大口鲜血立马从嘴里呕出。

    “呃……”易浊风还发出一句轻微的声音。只觉自己的心脏,已经被他这一掌击烂变形了。

    当然,易浊风也感觉到了,黑影人的这一掌,只用了他不到一成的功力。

    “怎么样?滋味不好受吧?”黑影人又问易浊风。此时他并不得意,相反他还皱着眉头,心中有几分同情易浊风。

    倏而,易浊风又微微咧嘴、冷冷一笑,愈发有气无力催促他说:“继续。杀了我……”他已经被绝情钉折磨得痛苦不堪,连功力也全部丧失了。可能黑影人直接杀了他,他反而解脱了,不会再有任何痛苦了。

    “你……”黑影人又斜着站着,斜目而视易浊风,想说的话语哽在咽喉。因为易浊风求死的态度,令他感到没撤。

    迟疑好久后,他又做出了决定,对易浊风说:“好。既然你不肯为我所为,那留着你,只是一大祸害……你无畏去见阎王爷,今天我就送你去见他……”说完之后,他涌出一把较大的功力,再次向易浊风胸口击去。

    他打算就是这一掌,了结易浊风的生命。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迫在眉睫之时,一道比海浪还雄浑的功力,自北面横扫而来,反袭黑影人打出的这一掌。

    黑影人一个措手不及,情急中身形踉跄往后一退,同时收回了那一掌。

    当他收掌之后,一个长身如柳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金戈,你怎么来了?”见来者是金戈,黑影人明显很是不悦,同时很是不解。

    此时跟黑影人对视,金戈目放寒光、一脸戾气,连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对他的奚落,说:“因为我知道你躲在这片树林里。我来找你,要周焘大人的妻子和儿子。”(未完待续。)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