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119章 特殊待遇

第119章 特殊待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骆姝帘又暗自咬了咬牙,同时她的一只手攥紧成拳,放大声音说:“行!我答应你,我不会再对史如歌不利!”

    黑影人一听,又笑得诡谲而得意。『隔了片刻后,他再次提醒骆姝帘说:“而且在船上时,你要做好两件事情。一、让史如歌知道,易浊风有多爱她。二、让金戈知道,史如歌有多喜欢他。”

    “好!”骆姝帘又连忙点头,不敢再忤逆黑影人一丝。

    “望你好自为之了。”黑影人又告诫她一句。说完之后,他的身形即刻一闪,很快便消失在海边。

    骆姝帘仍旧站在海边,任由凉爽的海风,肆虐吹拂着她的长发。当黑影人离开好久了,她的那只手依然死死的攥拳。

    “哼,史如歌啊史如歌,我得不到易浊风,你也休想得到……他中了我的绝情钉,谁也救不了他……”她的嘴边又虚声恨声念叨着。

    海边酒楼,金戈等人已经回到了二楼。

    而回来之后,他们都不想做声,直接坐到原先的桌位上,新点了茶、点了菜。尽管他们并没有多少胃口,可是人是铁饭是钢。到了午饭时间,就必须吃饭,补充体力。

    看见骆姝帘不在,易浊风便询问鹤千行的一名随从,“之前跟我在一起的那位姑娘了?”

    这名随从立马深吸一口气,无奈叹息说:“刚才窗外又飘过了一道黑影。那位姑娘什么都没说,直接就追出去了!”

    易浊风面无表情,又在脑子里思忖着什么。

    坐在角落那桌的金戈,又很自然的皱了下眉,发出一句诧异的声音,“黑影?”

    每每听说黑影,他的脑子里便不由自主浮现从前跟他碰面过好几次的那个黑影人的身影。

    思忖片刻后,易浊风又冷冲这名随从说了一声谢谢。跟而他轻盈转身,慢步往楼梯间的方向走。

    他打算去找骆姝帘。

    “喂……”见他要走,史如歌又启了启唇,准备叫住他。

    然而她的话刚到嘴边,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歪了歪脑袋,决定不叫了。

    呵呵,好好的干嘛要叫住他?他去找骆姝帘,那是他的自由!

    下午的海边,沙滩被太阳晒得暖暖的、软软的。踩在上面,很是舒适。

    此时此刻,骆姝帘还站在海边。她美丽的倩影,看上去既是那么孤单、又是那么动人。

    易浊风走到她的身旁,简单说了一句:“回去吧。”然后,不等她再应声,易浊风又直接转身,要往回走。

    如此,骆姝帘又愈发觉得心头苦涩,五味杂陈。

    “我离开天一教,出来跟着你,你都没有任何问题问我?”忽然,骆姝帘主动询问易浊风。

    易浊风当然停下脚步,又背向她站着,说:“悬念不大的问题,不用问你,我自己能够猜透。悬念太大的问题,就算问你,我想你也不会说。”

    “呵。”骆姝帘又轻笑一声,说:“你可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易浊风又不应声了,漠然站在那里。不羁的黑发,在冷风中放肆的飞扬着。因为接下来骆姝帘想说什么类型的话,他的心中明白无比。

    在这之前,骆姝帘也从未想过,易浊风居然可以冷到如此地步。他的眼神,足以让她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可是他的姿态总是那么从容不迫、淡然镇定,恍若天下间的事情都与他没有一丝关系。

    在心中挣扎好久后,她再次主动告诉易浊风,“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跟你一起远离江湖。隐居起来,过那种你耕我织的生活……”

    原本她以为易浊风又不会说话。不料这一回,她想错了。易浊风又淡淡开口,无情告诉她说:“你这梦想,永远都不可能实现。永远都只会是你的梦想。”

    “为什么?就因为史如歌?”骆姝帘又虚声问他,转过身躯,凝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

    易浊风说:“与她无关。因为我不可能喜欢你。从小便不喜欢。”

    “呵呵……”骆姝帘又笑了。笑着笑着,更加不知道,不知道再说什么。此时此刻,她的心口疼痛得宛如刀戳,甚至她的呼吸都快窒息。

    “他们口中的舞蛇老人,是你派的吧?”易浊风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随口询问她。

    骆姝帘也不隐瞒,点头直接回答,“是。”已然如此,她不相信易浊风还会为了史如歌而将她杀害。

    “那你的人为什么杀许芝兰?照理说,许芝兰应该是你亲人吧……”易浊风又问。

    乍时,骆姝帘的眼神变得异常凛冽,眸子里寒光闪闪瞪着易浊风,说:“许芝兰不是我的人所杀!那个舞蛇老人是我姑姑,史如歌和许芝兰追她到那片树林后,她便躲开了!”

    “懂了。现在我再去那片树林看看,你回酒楼吧。盯着金戈等人。”易浊风说。说完之后他再次提步,都不等骆姝帘再应声。

    渐渐的,午时已过。海边酒楼的二楼,大家都还坐在那里。

    因为许芝兰死了,所以龚子期的精神状态还是消沉颓然、萎靡不振的。他独自坐着,一个劲的喝酒。对于出海这件事情,仿佛他也丧失了兴致。

    金戈和鹤千行倒是很快收拾好了心情。待精力恢复得差不多,感觉没有那么疲惫后,金戈对鹤千行说:“道长,我看下午,我得去一趟县衙,问问这禁海令什么时候解除。我们出海,不能耽误太长时间……”

    鹤千行立马冲金戈点头,赞同金戈的提议,说:“去吧去吧。现在龚少爷没有心情,所以还是得由你出马。只是这与官府打交道,不同于与江湖人打交道。所以金戈,你说话的时候,务必恭敬、谦和、讲礼,多多注意。”

    因为鹤千行的叮嘱,金戈又忍不住轻笑一声,一面慢慢吞吞站起身来、一面宽慰鹤千行说:“您放心,我懂的。”

    金戈很有自信,因为在二十一世纪那个鱼目混珠的时代,他可以生活得如鱼得水。那么在这个时代,处理人际关系这一点,应该也难不倒他。

    当然了,在二十一世纪时,他所遇到的最为不顺利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未婚夫张紫君被楚绍龙抢走了。

    “金戈,我陪你去。”唐钰莹忽然说,同时也站起身来。

    见唐钰莹要陪自己去,金戈又望着唐钰莹,然后轻轻点头,不反对她跟着他。

    如此,史如歌也急着站起身来,大声对他们说:“那我也要去!”

    史如歌一说要去,金戈自然不同意。他轻轻摇头,再看着史如歌说:“你就别去了。陪道长坐在这里吧。”

    史如歌又启了启唇,打算再说什么。结果,唐钰莹也奉劝她,微笑着说:“是啊如歌,你就别去了,去人太多不好。你好好休息,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连唐钰莹都不赞同她去。最终,史如歌只得又坐下去,语气显得有两分失落,漠然应说:“哦。好吧。那我不去了。”

    “这才算听话懂事。”临走开时,金戈又不禁夸赞她一句。

    泊澜湾这边的官府,位于泊澜湾的南面。距离海边酒楼不到五公里路,距离之前那片诡谲的树林不到三公里路。

    当暮春的阳光最为炽热时,金戈和唐钰莹来到了县衙。

    此处县衙,气势不算恢弘、规模不算宏大,相反还显得有些简陋和陈旧。

    县令周焘听说外面有人求见,并且是江湖中人,一人名叫金戈、一人名叫唐钰莹,立马便令护卫快快有请。

    进到县衙里面后,周焘还直接将金戈和唐钰莹领到后院,客客气气招待他们,跟他们一边喝茶、一边详谈。

    “周某等待金少侠,等了好多时日了。今天这一天,金少侠总算来了……”喝了几口茶后,周焘感慨似的对金戈说。他还目光深远忧愁,望着好远的地方。

    金戈和唐钰莹听着,完全一头雾水。刚才他们便告知了周焘,这一趟他们专程过来县衙,只为询问禁海令何时解除。然而,周焘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这样告诉他们,说他一直在等金戈。

    “等?周大人为何等我?”索性,金戈直接问出自己的疑惑。

    周焘又点了下头,再对金戈解释说:“这个禁海令,乃朝廷下达的。朝廷的目的,乃为了禁止商人和渔民出海。至于你们,并不受此限制,并无影响。我之所以在等你们,这是由于七天前,有一个黑影人找了我。他不仅告知我近段时间金少侠会过来这边,他还嘱咐我将金少侠等带到一艘大船上……”

    “黑影人?ca,真的又是他……”这下子,金戈彻底明白了。他在嘴边骂咧一句,工整的剑眉凛然飞扬。

    “黑影人?什么黑影人?金戈……”唐钰莹倒是依然不解。美丽灵秀的面容上,惑色重重。她凝视金戈,连那对弯弯的柳叶眉也微微蹙起。

    “回去后我再详细告诉你。”金戈又望唐钰莹一眼说。跟唐钰莹说话时,他总是特别温和、特别有耐心。

    他对唐钰莹的感觉也总是特别特殊。他觉得唐钰莹就像一个仙女,气质干净无比,得崇尚崇敬,不得轻易靠近亵渎。(未完待续。)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