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芫莨诀 > 第99章 基情甚好

第99章 基情甚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易浊风回答凌无邪,声音始终没有一丝温度和一点起伏,说:“好得差不多了。请假的话,不必了。”

    凌无邪听了又大觉放心,暗吁一口气。春风吹拂着他的面容,使得他的气质更加亲切、更加和善。

    当他们两人再次各跨一步、距离越来越近时,凌无邪又压低声音,小心翼翼询问易浊风,“今天教主这么着急召见我们,所为何事?之前骆姝帘有没有向你透露?”

    易浊风又看着凌无邪,目光中什么都没有,还冲他摇了下头,说:“不知道。骆姝帘没有说。”

    “哦……那待会儿就知道了……”凌无邪又应声说,而后强颜一笑。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今天这次集合,溥侵是冲着他跟易浊风。虽然前天他对溥侵解释了,上次他去泉池山庄找史乘桴,乃为了救易浊风。当时,溥侵并没有说一句不好听的话,更没有问责他。但是他依然看得出来,溥侵一点也不相信他。

    易浊风跟凌无邪心照不宣,也隐隐感觉不妙。不过,他一点也不害怕,更不想去逃避。愈是危险,他愈要面对。

    巳时,天绝殿,五大堂主和十二执事以及溥天骄,全部到了。

    溥侵自天绝宫出来后,在骆姝帘的陪同下,迈到大殿之上,坐在最中央那张宽大威严的檀木椅上。

    骆姝帘的手中还拿着一个纯白色的、八爪形的、闪着光的东西。

    大殿之下,众人要么抬头、要么抬眸,肃穆的仰视着溥侵和骆姝帘。

    在望见骆姝帘手中的绝情钉后,易浊风和凌无邪微微皱眉,楚绍龙和花静静一脸惑色。而溥天骄、庄罹、蜀逍和牛猛等,他们纷纷扬眉,暗中得意,同时一副静观好戏的心态。

    过了好一会后,溥侵才叹息一声,而后淡淡开口,对众人说:“今天召集大家过来,只为一件事情。大家知道的,最近我们天一教内,出了一个奸细……”

    说到这里时,他刻意停顿了一会,分别轻轻瞟眼易浊风和凌无邪,而后补充,“那个奸细,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而且我还知道,现在他的心之所以向着泉池山庄,并非他跟史乘桴有交情,而是因为他对史乘桴的女儿史如歌,动情了。前不久,史如歌被掳来这里,他几次出手相助。有一次,更是明目张胆与我动手……”

    因为溥侵说话的语气很阴很冷很平静,大殿之下,许多人都不自觉的发悚。

    因为溥侵说的如此明了,以致他们也完全清楚,溥侵口中的这个“内奸”是指谁。

    自然而然,他们的目光又悄然瞥了一眼易浊风。

    唯独易浊风和凌无邪,他们没有发悚,冷静依旧。

    只是,凌无邪的心头疑惑更重,眉心紧皱、眸色暗淡。

    他在心头询问自己:溥侵为什么只针对浊风?他最怀疑的人不是我吗?

    易浊风倒是神色不变。因为他猜到了,今天溥侵到底想要干嘛。骆姝帘手中的绝情钉,他也认得。

    大殿之下,鸦雀无声。大殿之上,话音刚刚落下的溥侵,紧紧盯着易浊风。

    仿佛,他在等待易浊风辩解。如此,众人也开始注视着易浊风,神色不一。

    也就在溥侵等人等了好久之后,易浊风才终于开口,用着一贯冷漠的口吻,说:“是,我帮过史如歌好多次,包括她从飞云洞石牢逃脱、包括一直包藏她不让十二执事找到。”

    听完易浊风所言,众人神色再次改变,都感到震惊、感到疑惑。他们都没有料到,易浊风居然承认得这么干脆、这么爽快!

    大殿之上,溥侵依然凝望着易浊风,目光越来越阴暗,隐藏暴戾和血腥。因为易浊风如此,他知道缘故。

    哼,不就是为了保凌无邪嘛!

    他们二人,一向兄弟情深,交情甚好,别人看不出来,难道他还看不出来么?

    只有凌无邪,听完易浊风所言,他面露焦急之色。

    “浊风,你……”他也望向易浊风,欲言又止。

    话说当初,史如歌被掳来这里,然后被关押在飞云洞石牢,再然后差点被牛猛轻薄,最后确实是他救了她。是他灭了石牢内所有的灯,让那个机关按钮显现出来。然而此时此刻,易浊风替他背了一层黑锅。

    溥侵又瞥眼凌无邪,脸上表情更加轻蔑,眸底更是杀气翻涌。

    他们二人交情好,并且一个一直对史乘桴感恩戴德、一个一厢情愿恋着史如歌,他越来越看不惯。

    见凌无邪欲言又止,易浊风也转脸视他片刻,目光凌厉如刀。

    尽管易浊风没说什么,但是凭他这样的眼神,凌无邪便立马意会到了,他希望他住嘴,什么都不要说。

    易浊风是想:既然他本来就要承担那些,那么,多一项对他来说又有何妨?

    而凌无邪,虽然现在他乖乖住嘴了,不过他的神色愈发忧重、心情愈发焦躁,反正前所未有的忧重和焦躁。因为他的心里怎么都过意不去,毕竟易浊风的错,仅仅只有对史如歌好。

    突然,溥侵又眯起眼睛,认真询问易浊风,“那你这是知错?还是不知错?”

    易浊风又不假思索,轻声慢声讲述,“我没有错。如果你执意说我错了,那我愿意承担责任,接受处罚。因为我救史如歌,并不是因为我喜欢她,只是因为八年前她救过我。我还她一命。”

    “哦?八年前她救过你?”听着听着,溥侵又显得有些吃惊,在心中思忖着什么。因为八年前,溥天骄和庄罹设计试图对易浊风不利,他并不知情。

    这时候,凌无邪又连忙站出来,提醒溥侵说,“教主,八年前,浊风、少爷、庄罹,一起出去办事……不料半途他们遭遇埋伏,浊风被暗器所伤,同时坠入山崖……”

    凌无邪的话,却又惹得溥侵冷然一笑、冷哼一声。

    见此,一旁的溥天骄又忍不住插话了,看着易浊风,语气冷厉说:“我不相信!易浊风,你欠她一条命,救她一次就够了,至于救那么多次吗?还有那天晚上,你是故意对金戈和史乘桴手下留情的吧!”

    “那天你在场?不在场,就没有发言权……”易浊风又平静反驳溥天骄。溥天骄恨他入骨,可是因为易玄衣,他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溥天骄又立马说:“我不用在场!因为我知道,以你的修为,史乘桴和金戈远远不是你的对手!而且你会保留实力,我早就料到了!”

    顿时,易浊风决定还是关紧嘴巴,不理会溥天骄为好。溥天骄犹如一条疯狗,你愈是招惹它,它愈疯愈狂,愈发要咬人。

    凌无邪又望着溥天骄,说:“少爷,金戈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的体内有一股神力,当时浊风是真的被他缠住了。因此史乘桴还偷袭了浊风,九彧神掌,差点要了浊风的命……”

    溥天骄改视凌无邪,正要再针对他,启了启唇准备说什么。

    结果大殿之上的溥侵又抬了下手,示意他什么都别说。

    然后,溥侵还站起身来,自己询问凌无邪,“无邪,为何你这番相信浊风?”

    凌无邪又微微弯腰,拱手浅浅作揖作答,“因为浊风他是您跟夫人的孩子。他爱夫人,并敬重您……”

    倏然,凌无邪这番话令溥侵哑然失笑,连续轻声应说,“好,好,好……”

    说着说着,溥侵又向身后骆姝帘伸出一只手。

    骆姝帘抿了下唇,再跨前一步,拿起手中的绝情钉,放到溥侵手上。

    握着绝情钉,溥侵又盯着凌无邪,极慢极慢走近他,极轻极轻告诉他,“无邪,不管浊风有没有对史如歌动情,这绝情钉,都能救他。等你将它封进他的体内了,他没动情,便若无其事,身体和生活不受它一丝影响,这也就证明了他的心,确实依然向着我跟他姑母。他若有情,那也无妨,因为它会让他的那份情,在剧烈的痛苦中,渐渐消弭……”

    溥侵的话,又听得凌无邪身躯一震,胆裂魂飞。

    有关于绝情钉的传说,以前凌无邪也听过。但是他并没有想到,世间还真有。而且现在溥侵拿来,让他对付易浊风。

    大殿之下,许多人也是大惊失色。

    楚绍龙的唇角咻着一抹诡谲的笑意,心中还幸灾乐祸的暗忖着,“好阴毒的一招……溥侵,亏你想得出来……”

    走着走着,溥侵又停下脚步。而凌无邪,愈发战战兢兢,“教主,这……这……”

    凌无邪做梦也没有想到,溥侵居然来这么阴毒的一招,让他亲手残害易浊风,借以挑拨他们的关系。

    见凌无邪吞吞吐吐,溥侵厉目如钩,直直钩着他问,“怎么?你不敢?还是担心他受不住?”

    凌无邪依然拱手,一副对溥侵恭敬而不显得卑贱的姿态,同时浓眉紧蹙、一脸为难。

    因为凌无邪迟迟不表态,溥侵又冷冷补充,“凌无邪,现在我真的开始怀疑,你一直维护易浊风,替他辩解,也有由于你的心向着泉池山庄……你跟史乘桴老友情深……”

    凌无邪又被他这番话吓得面无血色,用从未用过的霸气强势口吻,急忙否认说:“教主,我跟史乘桴从未往来,我对天一教碧血丹心、露胆披诚,天地可鉴!”

    溥侵不以为然,又带上一腔怒火,也很大声说:“那么现在就用行动,证明你的碧血丹心!”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