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驭隐 > 第八十一章 毫无人性求推荐票

第八十一章 毫无人性求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卢二,你可确定来人真是那林空?”徐福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见卢二即将走出大门,连忙将其叫住,再一次问道。

    “老爷你就放心吧,消息是古丰城那边传过来的,绝对错不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啊!快去把振北那浑球找回来吧。”

    “是。”

    在确定来者就是兰凌国如今的王上王以后,徐福一张老脸笑开了花,口中一直念叨着林空…林空这个名字。

    “林空……林空……?”

    忽然,徐福好似想起了什么,惊慌地追出庄园大门,拉着嗓子大声叫道:“卢二……卢二你赶紧给我回来。”

    卢二的年龄比徐福小不了多少,呆在祭灵庄也有一二十年了,自从前任管家离世以后,深得徐振北器重的他,便理所当然地坐上了管家的位置。

    眼看就快五十岁的人了,卢二还是身强力壮,和十几年前没有多大的变化,一听徐福呼叫,连忙小跑了回来。

    这祭灵庄坐落于藏龙山脉一座无名山的半腰,进进出出很难有个平坦的地方,形同深山老林中的道观一样,出门便一路是坡。

    可这卢二一路跑回,却是大气都没喘一口,来到徐福身边便急忙问道:“老爷,这么急着叫小的回来,到底出啥事了?”

    卢二十分擅长观颜察色,一见徐福面色略显苍白,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卢二,你进来,跟老夫去书房。”徐福也不解释,拉着卢二急步向书房走去。

    祭灵庄很大,书房也不止一个,而且房屋布局因地而建,并没有什么特定的格局。

    徐福本想拉着卢二去自己书房,可走了几步又觉得太远,所以便随意推开了一间房门,准备与卢二关门细谈林空之事。

    岂料他刚推门而入,就看见徐振北和自己的小妾香儿,在屋内做着苟且之事,气得徐福噗地喷出大口鲜血,差点一命呜呼!

    “逆……逆子啊!你……你真是狗都不如啊你!卢二,把这个贱人装进猪笼,扔到后山黑水潭淹死咯!”

    “老爷不要啊老爷!呜呜……”香儿被吓得慌忙跪在了地上,根本顾不上穿衣,拼命向徐福磕头求饶,使得整间屋子瞬间被愤怒和哀嚎声充斥。

    唯独徐振北一脸不屑地望着徐福,一边漫不经心地穿衣,一边冷笑不止,完全没把徐福放在眼里。

    “哭什么哭,有你家二爷在此,怕这老东西干嘛?”徐振北抓起桌上的衣裙扔给香儿,抬头向门外的卢二喝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把门给老子关上。”

    “是!”

    “你敢。”

    徐福回头厉声怒喝,可卢二根本就不听徐福使唤,埋着头,“砰”的一声便带上了房门。

    这下子徐福总算是看明白了,卢二早就被徐振北给收买了,如今的祭灵庄,他说话完全就跟放屁一样,根本没有人会听他使唤。

    不过他相信徐振北再怎么恶戳,也不敢向他这个老子下手,于是抄起板凳便向徐振北砸了过去。

    “砰!”

    板凳不偏不移地砸在了徐振北头上,一股腥红的鲜血顿时迎面而下。

    正慌乱穿衣的香儿,吓得花容失色,一屁股坐回了地上。

    徐福傻了,瞠目结舌地望着徐振北,双手一松,板凳啪的一声便掉到了地上。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徐福年老体迈,这一板凳的力度十分有限,虽然把徐振北砸得头破血流,一脸懵比,但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很快,徐振北便被剧烈的疼痛惊醒,他愤怒的瞪着幸福,咬牙切齿的骂道:“好你个老不死的,想砸死老子是吧?”徐振北说着便抄起了那张板凳,猛地向徐福砸了过去。

    从小到大,徐振北还没被人这样打过,愤怒之下,竟然忘了身前的徐福,曾是那个百般宠爱他的父亲!

    待到徐福被凳拍倒在地,当场脑浆迸裂的时候,徐振北这才反应过来,他居然亲手打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徐振北的亲生母亲死得早,从小到大,他都是在什么二娘,三娘……五娘和六娘的呵护下长大。

    他之所以胡作非为,那都是因为事后有徐福给他撑腰,但无论怎么出格,徐振北还从来没有想过打死徐福,毕竟那是他的父亲,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然而,徐福已经死了,而且还是在香儿亲眼目睹之下,被他徐振北一板凳拍爆了头。

    “爹!”徐振北失声痛呼。

    “嘎吱”一声,房门被卢二推开。

    “老……老爷,二……二少爷,你……”卢二吓得转身就想逃走。

    他从小看着徐振北长大,了解这个二少爷的为人,在看到徐福倒在血泊之中的那一刹那,卢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可他才刚跨出两步,徐振北却是冰冷的喝道:“站住!再敢挪动一步,死!”

    “二少爷,你……你就放过小的吧,小的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见啊二少爷。”卢二哭丧着慢慢扭过了头,只见徐振北正拿着一把弩箭对着自己,吓得卢二“砰”的一声便跪在了地上。

    “饶命啊二少爷,奴才真的是什么都没有看见,求求你放过我吧!”卢二拼命地磕着头,嘶声裂肺的哭嚎求饶。

    “闭嘴!滚进来。”徐振北生怕卢二的声音,招来祭灵庄的家丁护卫,连忙让卢二收声。

    毕竟祭灵庄还是有忠于徐福的家奴,若是被那些人知道了真相,肯定会跑去报官,到那时徐振北可就惨了。

    在徐振北的威逼之下,卢二只好进入房间,并关上了房门,直到半柱香后,他才战战栗栗的和徐振北走出那间屋子。

    “二……二少爷,古丰城那边来信,说狼啸军团的林空要来咱们祭灵庄,估计过不了多久便到了,你看……”卢二躲躲闪闪的说道。

    “林空?”徐振北闻言眉头紧皱,疑视卢二问道:“难道他没死?”

    “这……这怎么可能?”卢二似乎也想起了什么,说道:“二少爷想多了,当年小的可是亲眼看着他跳下坠落崖的,怎么可能还活着?”

    “再说了,他只是一个贱奴,怎么能和狼啸军团那位相比,别人可是凌驾于国王之上的存在,这出身能是奴隶吗?”

    听卢二这么一说,徐振北也觉得有理,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去了,即将到来的这个林空,断然不会是当年被自己逼得跳崖的林空,毕竟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掉下坠龙崖的人能够活着回来。

    “卢二,时间紧急,你把门暂时给我锁好,等迎接完贵客再行处理。”徐振北说完,伸手入怀,掏出一根金条塞给了卢二,转身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未完待续】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