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驭隐 > 第四章 报复

第四章 报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十三年前,一道霞光突临凌云大地,最终降落到兰凌国古丰城境内,车震山奉太守李毅之命,率领包括蒋舟在内的四个统领,和九十多名士兵前去打探。

    也就是在哪个时候,他们发现了密室内的那颗珠子,以及刚刚出生不久的车舞。

    天降奇物,荒野现活婴,此事非同小可。车震山等人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只好将实情禀报给了李毅,岂料李毅也拿不定主意,还悄悄将此事连夜奏上了朝廷。

    很快,李毅便接到了朝廷密旨,令他封锁消息,焚毁不祥之物,坑杀妖婴,对知情者进行肃清。

    车震山乃李毅的左膀右臂,协助李毅统管军中事务,两人情同手足,在接到密旨后,李毅当即便找到了车震山。

    开始的时候,车震山极力反对向属下举起屠刀,直到李毅告知车舞和驭隐有关,车震山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自从驭隐和凌云强者大战之后,他们便成了整个凌云大陆的死敌,只要和驭隐有关的事物,都会引来那些冷酷无情的修士。

    到时别说是小小的古丰城了,恐怕整个兰凌国都会因此受到牵连。

    事关国家安危,车震山也别无选择,只好同意了李毅的提议,让一切消逝灭迹。

    但要车震山杀死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他实在是做不到,于是便悄悄把孩子抱回家中,找了一个死婴顶替,并让所有知情者回家安排好后事,只留下了蒋舟一人。

    每次走进这间密室,车震山便会盯着珠子长吁短叹,脑海中浮现出那一张张冤屈的面孔。

    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林空早早起了床,洗漱一番之后便来到了车府正堂,准备向车震山辞行道别。

    车震山一夜未眠,当林空到来的时候,他正一脸疲惫的端坐在正堂上方。

    “林空拜见大人!”步入正堂,林空中规中矩的施了一礼。

    “你怎么起这么早啊?身上有伤应该多注意休息才是。”车震山并没有问林空找他何事,反而关心起他的伤势。

    “多谢大人挂念,林空习惯了早起,特来向大人道别!”

    听完林空的话,车震山并未感到意外,起身问道:“孩子,你可是有合适的去处?”

    “暂时还没有,不过大人请放心,林空什么都会做,可以维持生计。”

    车震山当然不会担心林空挨饿,只是觉得林空与别的孩子有些不同,身上笼罩着一层迷雾,让他始终无法看透。

    对于这样的一个人,车震山自是不愿轻易放弃,早就打定了主意,要把林空留在身边,仔细的观察观察。

    于是,车震山微微一笑,说道:“不如这样吧,黑崎军正好缺个养马的,干脆你就留下,过两天和车舞一起前去报到,意下如何?”

    “真的吗?林空多谢大人。”

    能够在军中混一份差事很是不易,更何况黑崎军还是武城郡的精锐,距离林空预订的目标又近了一步,他当然不愿错过这种机会,满口答应下来。

    见林空愿意留下,车震山喜笑颜开:“哈哈哈,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

    “既然这样你就先下去准备一下,休息两日老夫便亲自带你们去军营好了。”

    “好!那小的先退下了。”

    “嗯,去吧。”

    林空哪有什么东西准备,无非就是坐等车舞罢了,像这种富家子弟出行,一般都要准备两三天时间。

    在客房呆了一会,林空就有些闲不住了,心想这两天也不能白吃白住,应该做点什么才是。

    车府后院,一大群下人正在花园中除草,林空很快便加入其中,与众人相处和睦,有说有笑。

    “林空,你小子还真是命大,马车都撞不死你。”

    “何止是命大啊!还命好呢!”

    “那倒也是,若被其他人撞了,那会向车老爷那么好心,直接就把你扔到路边喂狗了。”

    “嘿嘿,日后还望各位大叔大婶多多照应,林空感激不尽。”

    “感激谁啊你这是?”

    林空正抱拳向身边的人施礼,不料车舞却是怀抱黑猫来到了后院。

    “少爷!”

    见到车舞,众人均露出一副避之不及的表情,纷纷躬身退走。

    林空看了一眼怒目而视的黑猫,并没有理会,忐忑不安的躬身施礼:“少爷早!”

    前两天在客房的时候,林空已经看出,车舞对他怀恨在心。这不,车震山前脚刚一出门,车舞就来找他的麻烦。

    围着林空转了几圈,车舞冷哼不止:“忘恩负义的家伙,不是本少爷让黑猫救了你一命,恐怕你早就见阎王爷去了,不感恩倒还也罢了,居然害得本少爷被家父臭骂了一顿,你说这事该怎么办吧?”

    “这……”

    林空本想反驳,不过一想到车震山对自己有恩,当即便把话咽了回去,改口说道:“小的该死,旦听少爷责罚,绝无怨言。”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背着林空,车舞偷偷一笑:“记住你刚才说过的话,若是敢告诉家父,本少爷绝不饶你。”

    “小的记下了,不知车少爷想如何责罚?”

    “这个嘛……”车舞紧张的望了望四周,附在林空耳边,低声说道:“你想个办法让本少爷出去一趟,咱们之间就算扯平了。”

    “啊!”

    林空一听大惊失色,因为车震山在临走的时候,曾经吩咐过,不准车舞踏出府门半步,谁要是伙同他出去,严惩不贷。

    “怎么?你想反悔?”车舞见林空犹豫,立刻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没,没有。”

    “那就好,若能出去,本少爷重重有赏。”

    林空也不是怕车舞,只是不想失信于人罢了,在车舞威逼利诱之下,只好应承下来。

    可是要出车府并非那么容易,因为车府的院子大门,时刻都有人把守,而且这些人只听车震山的话,就连车夫人都无法调动他们,所以车舞才会找林空帮忙。

    “喂!你想到办法没有啊?”车舞在一旁转来转去,很是着急:“快点啊!这都日上三竿了,等家父办完事回来,想出去都出不去了。”

    “少爷别急!小的不是正想着嘛。”林空嘴里面虽说在想,其实心里面却是希望车震山最好马回来,这样他就解脱了。

    林空正在想办法拖延时间,岂料车舞怀中的黑猫却是突然说道:“小子,不要装了,你瞒得了别人瞒不过老子,打一开始你就不想带车舞出去是吧?信不信老子马上就告你的状?”

    “你敢……”

    林空本想威胁黑猫,可话一出口才发现不对,似乎车舞……听不懂黑猫说话。

    “你说什么?”车舞一脸不悦,还以为林空是在吼他。

    “哦,没……没什么,小的只是想问少爷,敢不敢藏在垃圾桶里面,这样或许就可以出府了。”

    “垃圾桶?亏你想得出来,不行不行,换一个。”车舞是个十分爱干净的人,一听林空的主意,连忙反对,并催促道:“快点啊你!”

    “是是是,容小的再想想。”

    既然车舞听不懂黑猫说话,林空也就放心了,继续装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不停的转来转去,拖延着时间。

    “喵!”

    不料黑猫却是突然大叫一声,挣脱车舞的怀抱,直接向院子大门奔去,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大叫:“林空,老子偏不让你得逞,有种你打我啊!”

    自从林空离奇苏醒以后,车舞就一直把黑猫当成神灵一样供拜,吃饭睡觉都把它抱在身边,宠爱得不得了。

    一见黑猫逃脱,车舞连忙追了上去,边追还边扭头威胁:“要是猫丢了,本少爷不会放过你的。”

    “唉!”

    听到车舞的话,林空哀叹了一声,无赖的追出了院子,连护院都没能挡住。

    一个时辰后,车舞抱着黑猫和林空出现在了集市,两人都是大汗淋淋,上气不接下气,唯有那只黑猫一脸得意的在车舞怀中打滚。

    “嘿嘿,小子,车舞这次逃出来,车震山肯定会大发脾气,你就等着受罚吧。”黑猫一脸坏笑,气得林空真想一爪把将它掐死。

    古丰城的街道十分的热闹,车舞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不时这里瞅瞅,哪里瞧瞧,弄得四周的店铺人心惶惶,既不敢得罪,又希望他尽快的离开,仿佛躲避瘟神一般。

    看到这里,林空不禁问道:“少爷,他们怎么都很怕你似的?”

    “是啊!这不是很好吗?”车舞毫不在意的说道:“本少爷就喜欢看到他们怕我的样子,挺好玩的。”

    听到这话,林空彻底的无语了,心里还真担心车舞闯下什么祸端,连忙劝道:“少爷,老爷估计就快回来了,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一提到车震山,车舞还真是有点害怕,当即停下脚步,准备打道回府,岂料黑猫又是一脸坏笑,趁车舞走神之际,猛地窜了出去,并且满集市的乱窜。

    “林空,快帮本少爷抓住它。”车舞大吼一声,全然不顾林空劝阻,撒腿便向黑猫追了上去。

    他这一追,整个集市顿时大乱,各种瓜果摊子打翻了一地,酒楼茶馆砰砰乱响,坛坛罐罐碎得满街都是。

    “完了完了!”

    看到一副混乱不堪的场景,林空只觉得头晕目眩,心里面把那只黑猫恨得要死,暗下决心,一定要找个机会,悄悄的把黑猫弄死。

    折腾了将近两三个时辰,在旁人的帮助下,总算是把黑猫给抓住了,当看到整个集市已经乱得不成样子的时候,车舞也是吓了一大跳,连忙抱着黑猫回到了车府。

    刚进大门,车舞还没来得及找他母亲庇护,一脸怒气的车震山就紧随而至。

    “站住!你们去哪儿了?”车震山怒气冲天,声如洪钟:“说!”

    “父亲大人,我……我们没去哪儿啊!不……不信你……你问林空,刚才咱们正在院子里捉猫玩呢!”车舞哆哆嗦嗦的说着,还顺手把林空拉在身边,暗暗的掐了他一爪。

    “是……是!”林空被车舞掐着,只好低头跟着撒谎。

    车震山沉默了片刻,忽然转身对守门的人问道:“你们告诉老夫,他们有出去过吗?”

    “回禀大人,少爷和林空是追着黑猫出去的,属下无能,一时大意没能拦住,还请大人恕罪!”护院如实回答,全然不顾车舞眼中的怒火:“少爷和林空前后一共离开了四个时辰。”

    “哼!还敢撒谎,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给老夫跪下。”车震山发起怒来的确恐怖,就连林空也吓得一阵哆嗦,跟着跪在了地上。

    而那只黑猫则是趁机逃走,跳到房顶上悠闲的看起了热闹。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