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驭隐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四人同行

第二百六十一章 四人同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怎么,你认识那小妮子?”胡大山忽然问道。

    刚才林空虽极力掩饰,可还是未能逃过胡大山的双眼,他似乎已经看出,林空不但认识那位女子,而且两人关系非比寻常,并非单单认识那么简单。

    “嗯!”

    眼看无法掩饰,林空干脆轻“嗯”一声,点头说道:“那人的确是林某故交,就是不知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林空心里十分矛盾,当年修真联盟与驭隐大战,他可是亲眼见到无数修士被空间法阵撕裂成粉碎,这其中也包括眼前的这位女子,此时此刻,她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呢?难道说当年那些进入空间法阵的人真的都没死?一个个全部来到了仙界,还好好的活着?

    回想起矿场那位白发老者,林空开始有点明白了,想必当年那个空间法阵,其目的并非用以制敌,而是真正的传送,只不过这种传送方式有些特别,和普通传送阵不同罢了。也只有这种解释,能够说明现在见到的一切。

    “林兄弟?林兄弟......”

    见林空望着远处女子发呆,胡大山嗤笑不已,并调戏道:“莫非林兄弟和她有......那个?”

    “哪有,林某和她确实有些渊源,不过并非你想的那样。”林空反驳道。

    “哦......那就好,花儿虽美,可不小心就会扎到手,我劝兄弟以后还是少和她接触为好,嘿嘿......”胡大山嘿嘿笑着,露出一副奸猾的嘴脸。

    林空根本没有心思理会胡大山,呆呆望着前方,许久才开口说道:“胡兄,带路吧!”

    胡大山点了点头,带着林空向前走去,并故意绕道前行,似乎真不愿意与那位女子接触一般,走了好一会,才把林空带到一条小溪边上。

    溪水婉转流淌,清澈异常,两旁房舍林立,有人提桶取水,有人持杆垂钓,形同凡世山野场景,人人悠闲自得。

    然而与之不同之处,则是这些人无论男女老少,均很少互相交流,各做着各自的事情,如路人一般,即使迎面相遇,最多也就是点头示意,并且彼此间还有意无意的防范着对方。

    照理说,由修士组成的村落自是没有什么相邻之说,可这种几近防贼般的防着邻居,未免也太不正常了吧?

    最主要的是,这些人明显不是本土人士,虽然林空一个都不认识,但他可以断定,他们应该和自己一样,来自另外一个界面。因为他们无论妆扮和相貌,均和凌云大陆上的人有些区别。

    “前面还有两间空房,你自己选一间吧。”胡大山手指前方。

    林空顺着胡大山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四五里外的小溪边上,摇摇欲坠的歪斜着两间木房,同其它房子一样,这两间房也有一个小院,院子内也有石桌石凳等物,但这些东西实在是太破烂了,那里像是给人住的啊!简直和荒野破庙没什么两样。

    “呵呵……,破是破烂了点,收拾下还是蛮不错的,你看这地方依山傍水……”胡大山似乎看出林空心中不悦,连连夸赞周遭风景,以此掩盖弥彰。

    然而胡大山话未说完,林空已经阔步向其中一间木屋走去。

    木屋实在是太破烂了,院门都已经腐朽,轻轻一推便咯吱乱响,木屑伴随着灰尘洒落地面,铺了厚厚一层。

    幸好林空并非常人,眼见木门即将轰然倒塌,迅速引出一束真气,牢牢把木架锁住,这才避免了房门散架的事情发生。

    走进院子,首先入目的是满地荒草,和大大小小的蛛丝网,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多久没有住人了,层层蛛丝居然如迷雾般挡住了视线。

    “唉!”

    林空轻叹一声,挥手带起一股狂风,瞬间便把院子内的蛛网吹得七零八散。

    院子内的野草林空并没有铲除,只是以体内真气将它们推倒在两边,露出一条可以直接通向屋内道路。

    至于屋内的境况比院子里好不了多少,林空花了好半天才整理干净,等一切处理完毕走出房门,胡大山早已经不见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胡大山并未出现,周围那些邻居也没有因为新人落户而前来拜访,所有人都各做各的事情,仿佛林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修道者其实早就习惯了这种孤寂的生活,因此林空也没有在意,反倒是心安理得的在院子内盘膝吐纳起来。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至少会持续十天半月,因为胡大山说为了保险起见,还要物色几人与林空一同前往,以此确保万无一失。

    岂料刚过三日,胡大山便去而复返,同时身后还多了两男一女。

    男的一胖一瘦,胖子身材高大,站在人群后面毫不妨碍他的视线,铜铃般的眼睛,从现身便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林空,仿佛林空的脸上有花似的。

    而那瘦弱之人则完全不同,始终佝着头看着地面,即使抬头也不看人,只看空中云彩,也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相比之下,更让林空惊咦的是,她也跟着胡大山来了。

    与前两日遥望时不同,面对面之下,林空竟然语塞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还活着?”林空终于吐出了四个字。

    “你不是也没死吗?”对方这样应了一句。

    简短的几个字又让林空无从回答,不知道该问什么才好,场面顿时又陷入了僵局。

    可就气氛沉腻,并且众人均在暗中审视对方之际,胡大山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却是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你和林道友认识?”

    胡大山其实早就知晓她是林空故交,却是明知故问,其心真是让人无法揣测。

    他这么一说,另外两人立刻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林空身上。

    不清楚胡大山的用意,林空自然不会妄言,更不可能去回答他的问题,转而询问起了此行的目的地,以及出发时间等问题。

    对此,胡大山也没在意,大摇大摆地走进院内坐下,郑重说道:“据我掌握的情报,水火蠡最近时常在相思湖一带出没,此时正是它们交配产子的季节,所以一到深夜便会上岸,最容易捕杀……”

    胡大山说了一大堆,主要是介绍水火蠡的习性和弱点,看来他在这方面他的确做足了功课,至于林空等人如何配合,击杀到水火蠡以后,又如何分配,胡大山却是只字未提。

    “好啦!该带来的人我已经带来了,该说的话我也说了,能不能顺利取到水火胆就看你们自己的了,各位多多保重。”胡大山说完起身便走出了院门。

    他这种即负责又漠不关心的态度,正好说明了他对林空等人抱有希望,但又并不怎么看好。

    说白了,也就是林空等人能取回水火胆自然最好,倘若是失败,他也没有什么损失,众人的死活跟他更没有丝毫关系。

    可对于林空而言,此次成败,却是直接关系到他的命运,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然而,面对此行的队友,林空心里却是没有底气,一个是和自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故交,另外两个自己更是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成功扑杀到水火狸,对于战利品的分配问题,恐怕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更何况她出现在这种地方本就充满了疑团,连现在是友是敌,林空也分不清楚,更别提与之联手了。

    “在下童幸,敢问道友如何称呼?”高大肥胖男子在胡大山走后,冲林空抱了抱拳。

    “鄙人姓林,单名一个空字,童道友久违了。”林空回应了一句,并没有任何隐瞒,他相信胡大山早就向二人说过自己的境况,此时隐瞒姓名变得毫无意义。

    “哦,原来是林道友啊!幸会!幸会!我来介绍下……”童幸嬉皮笑脸的介绍了一下同伴,但并未提及一旁的车舞,很显然她与二人并非一路人。

    据童幸介绍,始终和他站在一起的干瘦男子叫童树,二人乃是亲戚,人送外号瘦猴。

    瘦猴人如其名,瘦得跟猴子似的,但并不活泼,为人少言寡语不说,对林空等人更是不理不睬,就连童幸介绍的时候,他也只是淡淡的瞟了林空一眼,算是回应!

    对此,林空也没介意,毕竟修士脾性都很怪异,像童树这种不善言谈之人比比皆是。

    四人在院内小聚了片刻,便由童幸带队出发了,至于车舞是何来历,以及姓氏名谁,竟然没有人问津,仿佛都挺了解她似的,根本无需介绍。

    小仙界自成一体,行走其间根本感觉不到局限,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无法御器飞行,只能靠徒步翻山越岭。

    一个月后,四人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相思湖。

    此胡为何叫做相思湖,林空等人均不知所以,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只是一个充满水雾,神识根本探不到对岸的巨大湖泊。

    “这么大一个湖,怎么寻找水火蠡啊!”

    看到水雾笼罩下的巨大湖面,众人心里均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呆呆站在湖边的一块巨石之上,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