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驭隐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风尘莫道

第一百八十五章 风尘莫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见王辰抢过话头,林空非但没有气恼,反而还向他投去赞许弟弟目光,毕竟他对魔道知之甚少,正好趁此机会下个台阶。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亡灵大阵还真是诡异,不但可以阻止修士瞬移,并且还有吸收真元之能。

    “林道友,此阵正在吸收我等身上的法力,长此下去,恐怕用不着敌人出现,咱们就已经败了,还是尽快想想办法吧!”或许是感受到了体内法力在不停的流失,戚绍神情显得有些慌乱,竟然再次把希望寄托在了林空身上。

    可如今的林空,早已经失去了曾经异于常人的本事,其状况比戚绍还差,叫他想办法,那不是纯粹扯蛋吗?

    事关身家性命,林空即使想推诿也不可能,更何况还是他极力主张干涉枫泾城事件的,所以解决眼前危机,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眼见士兵肉身已经腐烂了大半,四周黑气越来越浓,林空心知不能再等了,连忙伸手一拍腰间储物袋,取出了一把银色强弓。

    原本在上次变故中,林空的法器法宝等等,都已经全部被吸入了漩涡,再无任何身外之物。

    而现在他取出的这把银色强弓,还是戚绍为了感激青云觀之恩,特意送给他的。

    此弓与普通弓箭有诸多不同,弓身长约三尺,由两条银色蛟龙稽首组成,其龙身雕刻得精致细腻,犹如真龙化身而成,一看就知道并非凡物。

    当初戚绍送出此物的时候,林空就知道这把银色弓箭非同一般,只是它既没有弓弦也没有箭支,所以戚绍才会将之送与林空。

    戚绍之所以会把此物做为礼物,也不是说他故意为之,毕竟青云觀不大,戚绍等人的修为也不高,估摸着这东西也是他们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礼物了。

    然而,再神奇的弓箭,只有弓没有箭那也是白搭,对此戚绍也是心知肚明,看到林空竟拿出银弓,似乎要用此物当做破阵的法器之时,戚绍顿时就愣住了。

    “林道友,你......你不会是想用它退敌吧?”戚绍深知银弓绝非普通法宝,但同时也知道它就是一个废物,因为在得到这把银弓的时候,戚绍就仔细研究过很长时间,最后确定,它就是件并不完整的法宝,想要使用此物,必须找到弓弦和弓箭才行。

    对于戚绍的疑问,林空轻笑,并没有做任何解释,现在大敌当前,眼看周围士兵飞速腐烂,谁也猜不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自从得到银弓之后,林空便一直暗中研究,终于在遇到金甲巨人之时,心有所悟,彻底掌握了此物的使用方法。

    突然间变得和普通修士一样,林空多少感到有些不爽,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唯有尽最大的努力去完成宏愿。

    手握银弓,林空忍不住就想舒展一下手脚,于是二话不说,双脚站马开弓,伸手泛起一股灵力,并把全部灵力灌注于银弓之内。

    戚绍和林空本就相隔不远,看到林空忽然做出拉弓之势,戚绍心里不由感到一丝疑惑,“难道此物并不需要弓弦和弓箭?”

    眼见银弓灵光游走,散发出气若山河的威压,戚绍眼中顿时露出明悟之色,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可银弓已经送给了林空,戚绍虽然知道了它的使用方法,除了心中暗暗感到后悔之外,却是没有一点办法,毕竟当众送出去的东西,他也不可能厚着脸皮要回来啊!

    见林空眼中蕴满战意,戚绍连忙收回心神,毫不犹豫掏出一张黄纸,顿时浑身灵气涌露体外,在这一刹那,戚绍全身气势蓦然爆发。

    眼见林空和戚绍均蓄势待发,蓝翔眼中也是露出凝重之色,竟然张嘴发出怪异的声音,似在怒吼一般。

    在得知蓝翔是被魔道修士操控以后,林空便对这种操纵死人的法术产生了兴趣,所以他并没有想要伤害蓝翔的意思,反倒是打算从他身上摸出一点门道。

    已经变得和普通修士没什么两样的林空,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法术和法器,因为只有这两样东西,才是他今后得以生存立足的本钱。

    而眼前操作死者的魔道修士,修为明显不高,否则的话,他根本就不会费这么大的周哲,完全能够直接现身。

    对方至今还躲在暗处,显然是没有直接面对林空等人的勇气,只好利用奇异的法术与之抗衡。

    一个能够挑战高出自己修为的术法,其威力自是不容小觑,而且林空也亲身体会到了它的威力,所以它才引起了林空的兴趣。

    “戚道友,待会动手的时候,还请留下蓝翔一命。”林空手中银弓灵光大放,一道蓝色弓弦孕育而生,其指尖喷吐而出的灵力,顿时化成一支赤红箭芒,烁热之气瞬间便抵消了周围的死气。

    “好!一切均听林道友的安排。”见林空手中银弓威势惊人,戚绍暗自后悔了一阵,再没什么顾虑,连忙应承了下来。

    戚绍虽然心痛银弓,后悔自己不该送给林空,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认命,并对拉拢林空变得尤为2看重起来。

    林空能够操纵银弓,远远出乎了戚绍等人的预料,同时也让枫泾城内之人一惊。“裂雨弓!此人怎么拥有如此法器?”

    说话之人正端坐在枫泾城大殿之上,如同其他魔道修士一样,他也是身穿一套黑色长袍,几乎将整个身子笼罩其中,显得十分的诡异。

    枫泾城的主政大殿,其规模与普通城池没什么两样,依旧是坐南朝北,青石双层结构,殿内同样分设主宾座椅,左右并排。

    黑袍人端坐上首,面色极其苍白,整长脸如同死人一般,竟然没有一丝血色,而坐在左右的人,个个也是呆若木鸡,听到黑袍人惊呼,同样没有开口说话。

    原本就死气沉沉的枫泾城,在这些人冷颜不语下,显得更加的阴沉,仿佛和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一样。

    而黑袍人似乎并不在乎这些,犹如阴灵般的双眼,一一从左右扫过,对此竟然露出十分满意的表情。

    “裂雨弓乃是专克阴寒之物,其本身就是一件至刚至阳的法宝,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黑袍人似乎习惯了自言自语,独自说着。

    他双眼微眯,忽然站了起来,昂头叫道:“墨阳何在?”

    “回禀师傅,墨阳带着亡灵去东门了。”黑袍人所唤的墨阳并没有出现,却是从后殿中走出一名妙龄少女。

    “胡闹!”黑袍人冷漠的看了少女一眼,长袖一甩,闪身便来到了少女身前。

    黑袍人看着少女那冰雪般的面孔,和水汪汪的大眼,原本暗含杀气的双眼,忽然间多了一份柔情,并平和说道:“墨妍,你随为师亲自走一趟吧!”

    “嗯!”少女轻嗯一声,并未多言,低头便转到了黑袍人的身后,显得极其乖巧。

    见此,黑袍人冰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叹声说道:“哎!要是墨阳有你一半听话,为师就不用那么担心了。”

    提到墨阳,黑袍人再次皱起了眉头,并大步向外走去,不一会便站在了枫泾城东门城头。

    透过浓浓雾气,只见城墙之下的林空,正拔箭弩张,阵阵蓬勃威压弥漫,箭还未有射出,便已经将四周黑气驱散得一干二净。

    “住手!”眼见林空就要松开五指,射出手中夺目的光箭,黑袍人连忙厉声大喝,随后长袖一挥,顿时便将笼罩在枫泾城上空的迷雾缓缓散去。

    此时,林空和戚绍周围再也看不到一个士兵,全是一些肉身腐烂殆尽的骷髅,这些骷髅十分的诡异,在失去肉身之后,依然能够像活人一样站立,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银弓看似威力强大,可最终能不能破除亡灵大阵,林空心里根本没底,突然听到城墙之上传来话音,他连忙抬头,当即便和黑袍人两眼相对。

    “金丹初期!”

    见到黑袍人,林空和戚绍均是不由发出一声惊咦,因为在他们的眼里,黑袍人只不过是金丹初期的修为,而以这样的修为境界,便敢于现身在两名元婴期修士面前,这怎么不叫人感到莫名?

    “墨阳,还不出来给二位前辈赔罪?”黑袍人见林空收起了银弓,连忙冲着城墙上的士兵喝道。

    城墙上,如同傀儡般的士兵密密麻麻,谁是黑袍人口中的墨阳,一时间还真叫人分不清楚,直到他自己垂头走向黑袍人,这才显露了身形。

    墨阳和黑袍人身后静静站立的少女,长相十分相似,二人均身穿黑色锦衣,高矮都相差不多,看起来应该是双胞胎兄妹才对。

    “师傅!”墨阳走到黑袍人身边,低声叫道,但是并没有要向林空等人致歉的意思。

    “哼!为师平时是怎么教你的?除了闯祸,你还能做什么?”黑袍人怒声骂道。

    在对墨阳一番呵斥之后,黑袍人这才拱手向林空和戚绍说道:“二位前辈,天麟派吴涵,再次代孽徒赔罪了,此间恐怕多有误会,还请多多见谅!”

    “误会?阁下将一城百姓制作成亡灵鬼魁,难道这也只是一个误会?”不待林空和戚绍回话,王辰便冷冷喝道。(未完待续。)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