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第二十三章 长吉府

第二十三章 长吉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和他相依为命的憨小子找到了他,把他背起来,送回帐篷。

    “嬷嬷要是活着,会伤心。”憨小子说。

    “嬷嬷。”

    十七心里想起来去世的嬷嬷,心里有着个小小的期许,那个小小的念头是在嬷嬷死后,突然间冒出来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死在帝国的土地上,毕竟他是文帝的儿子。

    在这个北方游牧部落里,他只是一个外来者。

    备受别人的白眼,还遭受了不少冷言冷语的袭击。

    小时候的他,根本就是一个病人,只能是依靠一个一直带着他的嬷嬷,因为路女王很忙。

    她忙着结交大人物,忙着显示自己的能力。

    那有什么时间管十七,只要他活着就好。

    嬷嬷年纪大了,虽然护着他,但力有不逮,他还是会遭遇到各种各样鄙视。

    毕竟路女王的到来,触犯了一些人的利益。

    尤其是部落里的女人,一般要经过风吹雨打的,美貌指数不会高。

    和美貌天生的路女王比,简直就是巨大的对比。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于是在路女王那里吃过苦头的人,自然恨上路女王,又无法对那个女人做什么,于是所有的愤怒就朝着十七砸来。

    而十七本身就是病弱的人,怎么看都和北方游民部落里的孩子不一样。

    于是,很多人就找机会骂十七。

    “汉人的小崽子,滚出卡鲁。”

    “都不会的笨蛋、野种,滚出去。”

    ......

    当然,当着路女王的时候,他们是不敢过分的,因为那个女人很厉害。

    十七变得一天比一天抑郁,甚至恨不得自己早死。

    而嬷嬷着急,却没有办法。

    她之所以一直护着十七,是因为她当初因为无子的关系,被婆家赶出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正巧遇到十七身边需要人,就把她选中。

    这让她有了活下去的机会,她从心底里愿意为十七付出一切。

    她有一把力气,刚开始只是粗使婆子,后来陆家每况愈下,人手一点点减少,等到北方部落的时候,十七身边就只剩下她和一个憨小子。

    说起来,她有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毕竟她只是一个下人。

    不过,十七的身世她还是知道的。

    但嬷嬷一直不敢说出来,一方面是路女王不准说,一方面嬷嬷因为孩子还小,一不小心说出去,那么倒霉的人还是十七。

    她虽然没有接受过教育,但生存经验告诉她,自己小主人的身份越是高贵,越是有可能能遭遇别人的嫉恨。

    偏偏十七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一个不好就是灭顶之灾。

    于是,她一直就熬着,不敢说什么。

    直到熬不下去的时候,才会在没人的时候,悄悄地告诉了十七他自己的身份。

    其实他是帝国曾经最高统治者的儿子,身份高贵。

    以后有机会找到现在的皇帝,有可能会好起来。

    十七知道之后,愣了很久。

    原来他不是野种。

    原来他也是有爹爹的人。

    十七在嬷嬷死后大哭了一场,为嬷嬷,也为他自己。

    说起来,十七还真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当年从宫中走的时候,他年纪还小,过去的时间久了,已经记不得京城的一切。

    后来,又是在不停地搬迁中。

    知道这一切的人,一个个都消失在十七的生命里。

    直到嬷嬷死前把事情说透,十七的心里才有了一个希望。

    如果可以,他要回自己的故国,即使是最后只剩下一把骨头,也要安葬在故国里。

    不知道帝国的人会不会答应?

    那是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对于帝国的京城,他还是常常听说到,那些部落里的人,一个个谈起来都是眉飞色舞的。

    总之一句话,在他们眼里,帝国的京城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里面有无数的金银财宝,有很多很多美人。

    如果能抢夺成功,那么他们就发了。

    每每听到这里,已经懂事的他就心里揪痛着,为什么他竟然有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母亲?

    算计自己的同族人。

    和这群野蛮人一起算计自己的故国。

    其实,他现在根本就不认为她是他真正的母亲。

    即使是她生下他。

    他虽然没有接受什么教育,也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但有一颗正常的大脑。

    自然知道母与子之间正常的情况,什么看见过母亲看向孩子时的眼神。

    路女王对他,从来就没有过。

    这些年的他,琢磨出一个事实:她生下他,不过是拿着他作为一个工具。

    想清楚一切的他,从心里恨她。

    但那颗心在想到母亲的时候,依旧会感到钝钝的痛,痛得是丝丝缕缕。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这些年来,对十七好的人太少。

    而且,他还记得她曾经费尽力气带着他逃走,甚至为他受了不轻的伤。

    明知道她是为了自己,但还是有一些触动。

    他明白,什么时候不痛了,什么时候他就解脱了。

    只是这个过程,他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

    在这个过程中,十七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凡是她想要做成的事情,他就想着破坏,凡是她痛恨的人,他心里就会特喜欢。

    尤其是皇太后徐莹,是她眼中钉肉中刺,却是他心里最佩服的女人。

    十七的想法,路女王都不知道。

    她只觉得自己花费了不少心思,才生下的长子十七皇子,就是一个阴沉沉的孩子,不讨人喜欢。

    说起来,她就不喜欢做一个母亲,事太多。

    但没有皇子在手,怎么能实现目标?

    于是她捏着鼻子生下十七,对于他自然就没有什么做母亲的欣喜。

    等到后来,更加是感觉这个孩子是个拖累。

    却不得不养着。

    自然不怎么愿意看到十七这个孩子。

    所以,她自然是没有想到所谓的儿子,根本就看透了她的一切。

    其实说起来,所谓的母子关系已经到破裂的边缘,他还是长大了。

    和她已经是见面的时候,已经开始克制住自己的情感,可以表面上很平淡的相见。

    他一次次告诉自己:不抱希望,也就不会失望。

    就这样,时间过去。

    每当他想起故国的时候,就不想马上就死,一直撑着活下去。

    之所以会这样,十七是怕有人冒充着他的名头,做出对帝国有害的事情。

    他这个亲娘真的能干出来,他就是不死,找到机会报复。

    这点只怕路女王要是知道,非要气死。

    在路女王和十七母子关系冰冷,相互不怎么搭理的时候,帝国的皇帝正在和母亲谈话。

    “母后,你真的要出去?”皇帝问道。

    这时候的皇帝,已经是面貌英俊、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身高早早超过自己母亲的高度。

    不过他在余颖面前,感觉自己还是那个小小的孩子。

    这些年后,母后一直站在他的身后,是他最重要的支撑。

    虽然这些年来,有些大臣颇为忌讳母后,但皇帝知道,没有母后就没有他。

    是母后在后面指点着他,让他少走不少弯路,也没有让某个大臣一家独大,甚至将帝国带入一个新的高度。

    而这一切的功劳,母后就没有取,都是留给了自己。

    皇帝对母后的感情很深。

    “皇帝已经是大人,就如同老鹰已经长成,是时候单飞的时候。”余颖笑着说。

    看着这个孩子,余颖是有些感概的。

    原主要是看见儿子长大,应该是又高兴,又酸涩吧。

    现在他已经是大人,甚至做了父亲,所以从各个方面完全可以独挡一面。

    男人在成家立业,尤其是有了孩子后,会成熟得很快。

    是时候放手,不然母子关系会有波折。

    跟着余颖说:“另外,这些年来,那个陆昭仪一直在北方蠢蠢欲动,所以我打算去北方。”

    “其实母后并不需要那么辛苦,在宫里可以带带孙子吗?”皇帝说。

    他有些舍不得母亲去北方,那是去准备打仗。

    虽然说起来,如果母后坐镇北方,一定会事半功倍。

    “不,我想出去看看。说起来,这些年来,我就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余颖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亮了。

    “母后!”皇帝有些不快。

    但多年的母子,也让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其实活得很憋屈,这世上的女人就没有畅快生活的机会。

    “那么,一定会常常写信回来。”

    “当然。”余颖笑着说。

    这一次走,也是为了让出宫权,毕竟皇帝已经大婚,甚至生了孩子,他的妻子皇后到了执掌宫权的时候。

    那么她的离开,就不会让皇宫里的宫人们为难。

    “说起来,就是遇到了我,陆昭仪她才功败垂成,只怕,她心里一定是记挂着打回来。”余颖接着说。

    “我必须去,一旦打起来,那是千千万万的人命。除了我,皇帝还能选出来更好的人选吗?”

    也许有人处理政务很拿手,也许有人很有打仗的天赋。

    但谁也比不上太后能让皇帝放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劳母后。”皇帝跪下。

    在他的心里,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就是现在,明着说皇太后出外祈福,其实还是为了和陆昭仪准备一决高下。

    这些年,帝国一直在追踪者陆家人,应该是最后一战,所以现在的余颖才会出动。

    余颖扶起皇帝,说:“起来,哀家很高兴在这里生活里那么多年,终于有机会可以出去看看。”

    说到这里,余颖的脸上露出高兴的神情,被关了那么多年,终于可以出去看看。

    古代的女子好累。

    一只苍鹰终于有机会飞出去。

    “皇帝现在已经长大,而且有了自己的小家,我终于可以放心了。”余颖说。

    事实上,这些年皇帝的姐姐、弟兄、妹妹,也都长大成人。

    陈太妃已经出宫,跟着女儿过日子。

    至于云太妃被余颖责令在家反思,不允许再见云家人。

    王太妃则正式出家为尼。

    可以说,皇宫里空下来不少。

    等到皇帝成年后娶妻之后,就废除了后宫,身边只有一个皇后。

    为此不少大臣是不怎么满意的,毕竟皇帝总应该是多多收些妃嫔,多多生下皇子,这样子就可以放心了。

    但皇帝不愿意,甚至是振振有词,说是女人多了,容易惹事,比如说陆家。

    这些大臣就此闭嘴,因为陆家做的事情太大,有了皇家的子嗣之后,就妄图取而代之。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竟然犯下弑君大罪,还杀了不少皇家人,大逆不道之极。

    大臣们一时间也不敢保证新帝的妃嫔里,一定不会出现类似的人物。

    人心叵测。

    所以,最终皇帝的后宫清静了很多。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皇帝把文帝、怀帝的经历一一扒拉一遍,然后再看看朝中大臣里的情况,得出一个结论:所谓的艳福不是那么好享的。

    另外,他想要当一个好皇帝,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调解女人们之间的争端。

    再加上,皇太后也没有想着逼着儿子找小老婆。

    所以,史上最洁身自好的皇帝就此出炉。

    就此,余颖这个皇太后全部交出自己所有的权利。

    而路女王也接到这个消息,称皇太后已经全部放权。

    这个女人!

    路女王听了之后,简直是气炸。

    为什么放权?

    她还想着,和自己的对手对上一仗。

    甚至她原本打算在打进京城的时候,放皇太后一马,以显示自己的宽容。

    要知道这些年来,她在心里已经把皇太后上过各种酷刑,甚至打算给皇太后配一个马奴。

    不就是个寡妇吗?

    还打算给自己立个贞洁牌牌吗?

    这一次皇太后放权,让她更加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因为余颖一放权,显得她路女王变得更加的野心勃勃。

    呵呵!

    皇太后既然想要那个贤惠大度的名头,那么她一定会成全皇太后的。

    路女王在心里发狠,既然如此,就让那个女人去伺候男人去,最好多给几个边态。

    只要到时候,把皇帝拿住,想怎么拿捏皇太后,就怎么拿捏皇太后。

    想到这里,她大笑起来。

    对于皇太后,她算是恨透了。

    毕竟没有她的话,她只怕早已经登上皇太后的宝座,完成任务回去,而不是滞留那么长的时间。

    都是这个皇太后搞的事情,这也是路女王恨毒了余颖的原因。

    至于余颖,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已经在心里给自己设计好了很多结局。

    这时候的她,已经带着人进入北部边防重镇长吉府。

    这一刻的她已经不再是皇太后的身份,而是以庆东侯府徐家人的名义,空降成为长吉府最高军政长官。

    长吉府算是挨着卡鲁部落比较近的地方,应该是卡鲁最近进攻的地方。

    虽然这些年来,帝国的人对于边军的各个地方有些改正,但余颖知道,力度还是不够。

    事实上,在封建皇朝作为一个武将,是一件有些尴尬的事情,做的太好,容易引起朝廷的忌惮。

    尤其是朝廷上某些人,最喜欢在鸡蛋里挑骨头,常常在很多方面钳制武将。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武将只许胜不许败,这一点上让人无法接受。

    就是天上的神仙,也不见得是事事成功。

    在余颖看来,在失败之后,总结经验,不犯同样的错误就是进步。

    事实上,每一个将领都是在一次次的作战中成长起来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