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第九章 训练

第九章 训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嗯嗯嗯!”阿秀听到这里,连连点头,就见小娘子双手托腮,眼睛发亮,听得是津津有味,要知道她娘现在常常让苏嬷嬷给她讲点小故事。

    其实这些小故事,也许带着一点的八卦性质,但是更多是一些女人之间的争斗问题,还有很多人生的哲理,原来在世上还有这么想法不同的人与事。

    而且小娘子才知道自己知道的东西太少,以前认为温婶娘很讨厌,但是温婶娘的毛病一眼就看得见。可更多的人,是脸上带笑,私下里却朝别人心窝里捅刀,那才更可怕。

    于是小娘子迅速成长起来,看到这里,余颖高兴,因为阿秀虽然长得不是顶尖美人,但也是一个小美人,可惜前一世的原主,就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就没有好好教育好阿秀。

    身为正妻,既没有通晓为妻之道,也没有什么御下心得,然后就和那种人精去PK,怪不得阿秀很快就败下阵来,甚至因为是嫁入皇家,阿和没法给她撑腰,连和离的机会也没有。

    这一世的余颖,当然不会让好好的小娘子,再走同样的路,

    小娘子的姿态,有了苏嬷嬷的训练,渐渐改掉了一些大咧咧的农家小妮子习俗,而好的习惯,在一点一滴渗入,于是小娘子在不知不觉间有了变化。

    不过阿秀的变化,在阿和看来,是很值得高兴的。

    自己的妹妹阿秀是个好的,但是因为多年放养的原因,所以虽然带着那种野性的勃勃生机,但是到了上层社会,这种野性美,绝对是那种非主流。

    其实虽然阿和在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父辈的教诲,但是两个家里就阿和一个男子汉,所以太后还是很注意教养阿和如何行事的。

    虽然太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农妇的身份,但是曾经的她,也是专门教养过的,肚子里的货比温婉还多,所以还是费心教过阿和。

    至于阿秀,太后没有教,是因为首先没有时间教,天天忙着地里的活,家里的活,其次的原因是,太后不还有个亲孙女,要是太后只教阿秀,不教亲孙女,温婉绝对会不高兴。

    所以太后根本就不教,就是这样,温婉在心里也是嘀嘀咕咕的。

    于是阿秀一路上,就听着苏嬷嬷的小故事,有时候再探讨一下,小日子过得是美滋滋的,而这一切,都让在一边看着的阿和看在眼里。

    “也许娘一直很聪明,只是装傻卖呆罢了,一定是这样。”阿和在心里这样说。

    其实到了现在,阿和他如何不知道,如果不是娘亲硬是头皮,扛下所有的一切,甚至为了让家里人活下去,把自己当成男人使,把自己当成老黄牛使的话,这两个家早就散了。

    想到这里,阿和在心里提醒自己,就不再怀疑母亲的变化。

    因为娘亲说起来,就是为了当初答应父亲的要求,才什么都忍耐的。而且娘亲之所以这么做,应该就是不想和温婶娘正面对上,所以才故意装傻,一定是这样。

    阿和想到这里,决定不再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娘亲,从那个虚弱的身体、黝黑的面容,甚至那双手,都证明这是如假包换的娘亲。

    对于阿和终于不再用探查的目光注视,余颖终于松了一口气。

    阿和这个孩子,上一世是可惜了。换个家长的话,应该是比较有出息的。

    不过说起来,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真心不错,竟然探测出原主的不同,幸而人要是差点死一次的话,有时候会有巨大的改变,这也许是太后娘娘没有怀疑的原因。

    同时,余颖还是提醒一下自己,一定收敛了自己的气场。

    所以阿和渐渐接受娘亲的改变,感觉自家娘亲表现得比以前聪明。这样子,阿和松了一口气,再成熟的小郎君,在走上一条完全未知的路上,也是有些惶恐不安的。

    看到离着京城越来越近,两个孩子变得有些紧张。

    于是余颖故意摆出一个姿势,然后对阿和、阿秀说:“你们看娘现在装的怎么样?像不像个城里人?娘听苏嬷嬷说,有很多时候,多听少说,尽量表现的高深莫测。”

    说话的时候,余颖故意装作的姿势,还带着几分僵硬,但是比从前的那个村妇,好的太多。只是她现在的容貌与头发,还是一副村妇样。

    让阿和看了之后,那一种紧张的心情顿时少了不少,但是阿和感觉娘亲已经很努力了,所以赶紧笑着说:“娘,你做的真的不错,如果姿势再熟练点的话,会更好。”

    “阿和,是真的吗?”余颖笑了起来,只是她刚裂开嘴,露出牙齿想要笑,就仿佛想起了一件事,所以笑容顿时变小,神情间也变得有些沉稳。

    “娘,其实有时候想笑就笑吧。咱们本来就是庄户人家,何必要那么压抑自己的性子?”阿和说。

    看到娘亲拼命的学习,阿和觉得娘亲很累,其实娘没有必要非要和那些城里人一个样,娘为了他们差点连命也没有了,为什么不能好好按自己的心愿活着?

    听了这话,余颖的笑容加深。

    可是这样的话,难做的人,就应该是阿和。

    所以这一次的余颖,听到阿和的话之后,眼睛上透出一丝水色,却飞快的眨了一下眼睛,将那一些泪水收掉,然后余颖笑着摇摇头,虽然阿和让她不要改,但那是重蹈原主的覆辙。

    “儿子,你说错了,咱们已经不是农户人家,那么所有的一切,就要按照城里人的规矩,否则咱们就永远不能融入那些人里。娘当初没有倒下,那么现在就一定要赶上去。”余颖笑眯眯地说。

    其实一切的环境,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一个人不随着环境进行改变的话,那么总有一天会被别人甩下,人就要与时俱进。

    “娘、妹妹,那你自己要多加注意,不要太累。”阿和说道,娘亲想着上进,做儿子的自然不会拦着。

    毕竟他们到了京城不能不和外人打交道,母亲和妹妹想要改变,是很对的。

    毕竟京城人,那是城里人的城里人。

    幸而他们还在孝期,有时间改正。其实,阿和如何不知道?连太后娘娘也在注意自己的仪表与行动,那自己母亲要是能改正点,也好。

    母子三人相视而笑,余颖说:“那么就努力去做。”

    等到了京城,余颖才发现那位皇帝陛下,竟然亲自到城外来接太后,和这位皇帝打了个对脸,余颖看到这位皇帝,比原主记忆中威风了很多,但是也老了不少。

    两个人对上眼的时候,彼此都是一种冷淡的感觉。

    怎么感觉这位皇帝陛下,对原主没有什么好印象?余颖心里带着点疑问,那么为什么上一世,会对原主这么忍让?这其中有没有原主不知道的东西在?

    虽然余颖心里是吐槽中,但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一次进京之前,他们都换上孝服,需要避讳。

    所以余颖就没有多留,先离开,然后带着人去了保国公府。

    到了那个府邸一看,倒是挂着白色的灯笼,但是这大门关的是死死的。

    看到这一幕,余颖想要笑,这是下马威是吧?

    不过阿和的脸色很不好看,端坐在马鞍上。

    其实今天他们一家子来,就算是保国公府的人要守孝,也应该知道。毕竟皇帝这一次都亲自去接太后娘娘,所以保国公府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是干什么?

    气的阿和,就准备上前去敲门。

    这时候就听见余颖说:“阿和,你派人去叫门,让人把大门打开,那些主人和奴仆都要来迎接本夫人,看哪一个人敢把我这个国夫人拒之门外?”

    说完这句话,余颖看看苏嬷嬷,苏嬷嬷点头,就应该是这样!

    “好的,娘。”阿和回道,这时候他想起来,他已经算是保国公,根本就不需要自己上前叫门,这是降低自己的身份,于是就派手下的长随去叫门。

    而阿和的长随喜乐一听,忙叉手道:“遵命。”

    然后喜乐吸了一口气,上去砸门,就听大门里有人道:“谁啊!”

    喜乐清了一下自己的嗓子,大声道:“保国公已经到了,为什么大门不开?人都跑到那里去了?”

    与此同时,保国公府里好几个身穿孝服的女人都坐在一起。

    她们坐在那里,有些坐卧不定,毕竟这个府里名正言顺的主人到了,她们以后都不得不听从一个从乡下来的主母的话,想想就有些不忿。

    为啥那几个乡下的土包子都不死?要是早死了,她们就可以当家作主。

    “钟姐姐,你觉得他们什么时候到?”说话的人是一个长的是粉面桃腮的美人,说话的时候,还撇撇嘴,因为她的感觉自己总比土包子好,可是她只是个妾室,不如乡下来的土包子。

    最最可惜的是,国公爷竟然死了,要是他还活着,那么她拥有国公爷的宠爱,说不定会压在这位被扔在乡下很多年的主母头上。

    可是,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

    就在这时候,已经有人急匆匆地到了,“回禀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国夫人已经到了,让把大门打开,还让所有的人到大门迎接。”

    这里面的几个美人,听了这话,一下有些发愣,怎么会这样?明明一个乡下的村妇,应该什么都不懂,但是这位主母竟然还让她们都去迎接,这是对她们行下马威吧?

    “不就是一个乡下来的老婆子?”有人嘀嘀咕咕地道,连翻了几个白眼。

    但是她们也同样知道,真正的大户人家,她们这些做妾室的,还有那些个庶子庶女,都必须到门口迎接国公府真正的女主人,要是敢不去的话,只怕主母找个由头就可以发落。

    原本她们只认为这乡下来的主母,见识短的话,就比较好欺负,于是一个个想着就此压压主母的威风。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位主母,竟然知道大户人家的规矩。

    所以这些姬妾里有聪明的人,就知道要小心谨慎。当然,如果有人还看不透,想着和主母对着干,那么她们可以旁观,顺便看看主母的战斗力。

    所以很快的,余颖看着国公府里,就出来一大群奴仆,以及大大小小的主子,当然他们一个个都是垂手而立,显得毕恭毕敬的。

    余颖下了车,今天的她,穿着一身孝服,看着这个大大的府邸,原主最后的时刻就是在这里度过的,所以余颖在大门口略略停留了一下,然后她在苏嬷嬷的陪伴下,走上前去。

    就在这时候,国公府的姨娘及奴仆们赶紧跪下,进行见礼,余颖淡淡说了一句,“起吧!”

    然后阿和、阿秀紧跟着,他们身后是那些他们从老家带来的奴仆。

    而余颖也没有多说别的,就直奔正院,一路上留守的奴仆,给余颖见礼,余颖没有说什么。

    而后面的那些姨娘们,一个个彼此看了一眼,就感觉有些麻烦,因为这位乡下来的主母,长得不怎么美丽,但也不是她们想象中的土包子,土包子没有她那种气势。

    虽然主母的面容已经不年轻,但是现在她们的夫君已经死了,再美丽也没有用,看样子有必要要小心。不过她们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去赶紧追主母。

    等余颖到了正院,竟然还有位挺着大肚子的美人在,余颖一眼认为这位,要知道后来就是这位姬妾,好命地生了国公爷的遗腹子。

    长大后,那孩子就没有什么大出息,一直就是依靠着保国公的庇护,后来出事的时候。这个孩子一口咬定他不是过世的国公爷的孩子,所以抄家灭族没有他的事。

    这一点让原主大为伤心,因为他应该早就知道,那么为什么一直瞒着自己?倒是阿和问清楚情况之后,就放了他们一家人出去。

    然后一个个庶子,就有人动心了,然后有人也要走。

    这让原主悲伤欲绝,直至连阿和夫妻的儿媳们,也要和原主的孙子们和离,这终于压垮了原主。

    那么这个时候,那个讨人嫌的小子,应该还没有出生。

    不过余颖很想着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不定还真的不是国公爷的种。

    余颖坐下之后,很快那些人都到了正房附近,苏嬷嬷出去说了,“国夫人说了,那些奴仆先下去做自己分内的事,几位姨娘,先跟着奴婢进去见见国夫人。”

    听的那几个夫人,面面相觑,有些呕得慌,这段时间她们都是被称为夫人的,现在国夫人一来,就打回原形,她们只是姨娘,也就是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