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第三十六章 见面

第三十六章 见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但是这时候,说什么也晚了,谁让这一次的刺杀是如此的轰轰烈烈?甚至把去接人的人都折损了一半有余。现在就是再派人让平安来京城,那位是不会放人的。

    想到这里,皇帝站起身来,走了几步,又看了一眼折子。

    这位写折子的人,也不知道是晋城从哪里找到的?一看就知道字不错,但是中规中矩的字体中,依旧透着一种桀骜不驯,皇帝猛地拿了起来,不会就是那位公主自己写的吧?

    那位皇女的面容,皇帝已经记不大清,不过应该是有些像薛家人,想到这里,皇帝的脸色微沉,有很久他不想着触及那一块,所以皇帝很快就把那个念头抛开。

    就这样,皇帝那颗出现一点点软化的心,这时候又变得冷硬如铁,薛家的人,......就不配过什么好日子!

    不过皇帝琢磨了一会,最终决定接受那个桀骜不驯的皇女的要求,因为这段时间,他的头发已经出现第三块斑秃,所以尊贵的皇帝陛下,生怕自己落到和皇后一样的下场。

    为了预防斑秃是皇后传染过来的可能,皇帝感觉自己趁机换个地方呆呆,也是可以的,而且他很想问一下,这件事和晋城公主有关系吗?

    这时候的皇帝,宁可觉得掉头发这件事,和那位晋城公主有点关系,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拿出父亲和皇帝,这双层地位,去拿捏那个皇女,让她拿出治掉头发的法子。

    最后还有件事,晋城在折子里说,和皇帝见面的地方不在晋城,而在扶阳城。

    看到这里,皇帝倒是很满意,把手里被捏得有些皱皱巴巴的折子,扔回龙案上。

    现在的皇帝当然不想去晋城,那里离边界近不说,而且以皇帝亡羊补牢的调查来看,晋城公主的手段很厉害,竟然让全城上下都对她很服气,这一点只怕连现在已经分封领地的皇子,也做不到。

    所以皇帝自然是不肯去晋城,那可是晋城公主的主场,皇帝实在是有些怕自己去了晋城,就是有命进去,却不知道能否扛得住皇女的算计,全身而退。

    所以晋城公主提议在扶阳城见面,皇帝决定答应。因为扶阳城的上下人等,可以说是皇帝的死忠,这样的话,皇帝还是比较放心的。

    但是等皇帝同意了和晋城公主在扶阳城见面,甚至已经发下旨意之后,在准备去扶阳的时候,皇帝突然间想起一件事,扶阳城的人是他的心腹这件事,晋城公主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有人被收买了?皇帝登上宝座之后,这疑心病就一天比一天重。

    就这样,皇帝头上的头发,就长不出来不说,还一点点扩大掉头发的范围,要是再这个样子下去,只怕皇帝的头发也许不会掉光光,但是成为地中海是应该很可能的。

    所以皇帝这段时间,即渴望照镜子,又害怕照镜子。

    但是心里有鬼的皇帝,却常常不自觉地摸向自己的头发,曾经的他,每次戴上帝王的冠冕的时候,感觉这是一种无上的尊荣。

    可是现在,戴冠冕竟然变得一种比较折磨人的事,因为皇帝在没有头发的地方,必须垫上东西才成,不然磨头皮,甚至会磨出血来。

    所以皇帝已经越来越忍不下,原本的他,就一直琢磨着什么时间见见这个皇女,看看她有没有办法解决一下皇帝的掉发问题?

    但是晋城公主已经基本被确定是和亲公主,这个问题让皇帝有些难办。

    甚至连漠北人的请求,皇帝都暂时压下。就是因为皇帝还没有拿定主意,他不知道那位皇女是怎样的人。

    现在晋城公主的请安折子,自然给了皇帝台阶下。所以皇帝决定打着视察一下扶阳城的幌子,去见晋城公主。而且是越快越好,毕竟在夏天之前,和亲的队伍就要出发。

    想清楚这一切之后,皇帝在请安折子上写了一个龙飞凤舞的‘准’字。

    然后皇帝就让人送回晋城,而皇帝出行之前,猛地想起一件事,晋城应该有好几年就没有回去,现在他有必要去看看那里,不知道那里怎么样?

    所以当皇帝御驾出行的时候,浩浩荡荡,所到之处都是人接人送,热闹无比。

    但只是出了京城,没走出多远,皇帝带着手下的心腹人马,离开大队人马,转路去了晋城。

    一路上,皇帝发现整个战乱后的地方,明显还没有回复。

    不过随着离晋城原来越近,皇帝发现道路的树木越来越多,而且也有了不少农田,甚至连道路什么的,也都是修的很平整,这一点倒是说明晋城的官员是能臣。

    不过令皇帝最奇怪的是,等到离得晋城很近的时候,他们发现有不少人都带着水壶,给他们新栽下的树木浇水,于是皇帝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树木被栽上?

    虽然春天是适宜植树,但是明显的,这几天种树的人,很多很多。

    于是好奇心大起的皇帝,就派人问了一下,可是皇帝就远远发现自己手下的人,在问了话之后,变得表情有些古怪,甚至还多问了好几个人,才面无表情地回来了。

    “回禀老爷,这些乡民是因为昨天是晋城公主的及笄之日,所以全城的人都在城外种下树木,以祈求公主长命百岁。”那人单腿点地,低着头,声调很是平板地说道。

    “什么?及笄?”皇帝有些失声,同时感觉自己的老脸有些变色,这简直就是打皇帝的脸。

    要知道及笄之礼,是一个小娘子最重要的一个日子,代表着她从此以后,就已经成人,可以嫁人。

    虽然皇帝自己有些不怎么待见晋城公主,但公主不管怎么样,也是自己的女儿,皇帝不会喜欢他的女儿,竟然如此被人遗忘,所以皇帝也感觉到打脸。

    但是皇帝这个做父亲的,竟然一点也不知道晋城公主,这段时间及笄。

    就见皇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黑沉沉的,心里骂着:后宫的皇后、妃嫔们,这些女人都是吃白饭的,也一个个没有给他说一声。

    其实后宫的那些妃嫔们,也在喊冤,她们大都不知道外面还有一位公主。

    不过有些人被骂是不冤枉的,毕竟她们刚把和亲公主的头衔压在晋城公主头上。其中方皇后被皇帝骂的最多、最狠,谁让她现在是皇后,是晋城公主的嫡母。

    这时候,皇帝身边的人,都下了马,垂手而立。

    最终皇帝还是恢复了正常的脸色,一挥手道:“算了,起吧。不如咱们先去看看,元后她们的坟墓。”

    此刻皇帝也知道自己亏欠了这个皇女,但是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因为及笄礼已经过去。而且皇帝还是有些心里有些对薛家人的不快,所以很快就放开了。

    然后皇帝想起来此次过来的一个目的,多年没有给死去的人,说说话,烧烧纸,不管怎么样,她们都已经是皇家的人,所以就打算先去看看她们的墓地。

    但是皇帝到了那里才知道,那里已经没有什么坟墓,于是有些懵了,为什么几年不见?晋城的一切,都已经变得一点也不认识。

    就在这时,从树林中钻出到一组身穿藤甲的人员,而且他们还带着猎鹰。

    看到他们来到这里,那一组人显然提高了警惕,将猎鹰放上天空之后,有一人打马上前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何到了这里?”

    而皇帝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的人,竟然这么警惕,于是皇帝清咳了一声,“其实我的朋友曾经埋葬在这里,但是刚才我一看,怎么都平了?不知道这坟都到哪里去了?”

    “原来如此,这里的坟墓,都迁到长寿山去了。”那个人显然是知道怎么一回事,说道。

    同时就见他指向不远处的一座山,那里有着一座无名山,不过后来被余颖命名为长寿山,以纪念当初的薛家,毕竟他们原本住的地方,叫长寿村。

    “长寿山?”皇帝说着话,眯起眼睛,看向那座无名山。

    现在远远看去,就会发现整个山苍苍茫茫的,满眼都是绿色。显然曾经很荒芜的无名山,竟然变得让人不敢相信。于是皇帝再一次赞赏这些晋城的官员,都是能人。

    “是的,请老先生注意一件事,因为长寿山是亡者安息的地方,所以一般是不允许上去的,不然要是没了命的话,那就是自找的。”那人接着说。

    他说话的时候,是那个理直气壮,全然不顾听话的那些人,有些面面相觑。

    这时候,那个一直跟着赶路,赶得自己有些虚脱的文士打扮的人,终于缓了一下,渐渐恢复过来。

    “那么小哥,没命是怎么一回事?”文士问道,他长着一张一看就是正义凛然的脸,而且他的脸上一直带着和蔼的笑容,所以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

    “因为有人老是想着来找事,甚至打谱来偷坟掘墓,结果进去之后,就出不来。”那人明显在那队人里,属于负责外交的人,其他人的人都只是骑在马上,默默地听着。

    听到这话,皇帝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要知道缺少经费的他,也曾经跨行去客串一把盗墓贼。所以皇帝怎么听,都感觉这话是来打自己脸的。

    而那个说话的人,自然不知道皇帝心里的诟病。还笑眯眯地说了下去,这些年有多少人死在长寿山。

    “好了,我们都知道了,小哥就歇会吧!”中年文士抢先了一步,说道。

    免得皇帝下不了台,毕竟盗墓的的事,知道的人已经不多。可是皇帝的确干过,挖了不少陪葬的金银珠宝,以充军费,当然现在就已经收手。

    而皇帝的脸色已经变了好几变,此刻板着一张脸,当先打马朝着长寿山的方向而去,中年文士也一拱手,朝着那一队巡逻的人说:“多谢,告辞!”

    后面的人都是忍着笑,因为他们感觉这些的人脸色不怎么好看。

    而一直说话的人则很茫然,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于是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他们的脸色?怎么不怎么好看?而且一个个都是冰块脸。”这是他下的结论。

    这时候,他的伙伴们一个个忍俊不已,因为这个说话的人神经很大条,说话的时候,根本就是不会看别人的脸色,口无遮拦,在他们看来就是有些白目。

    就像今天这件事,根本就不必多说,因为山脚下还立着牌子,只要认识字的人,都会自己看。

    不过他们很快就跟上皇帝一行人,毕竟他们一行人是新面孔。

    当然皇帝倒是很快就忘了这件事,毕竟盗掘大户人家的墓,甚至是前朝皇族的墓穴,拿陪葬品做军费这件事,是很常见的事,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干过。

    就在这时候,皇帝一行人看见斜对面来了一辆马车,也朝着长寿山而来,一看就知道是有身份的人家,因为那辆车用篆体在车厢上刻着‘晋’字。

    而且连拉车的马,也看上去很不错,这一点让皇帝一行人特别心热,因为晋城的马匹都很不错。

    什么时候,晋城竟然有了这么厚实的家底?皇帝和随行的人,都不知道这些年晋城的发展如此好。

    说实话,皇帝看到这里,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皇帝心里是有些恼火的,为什么这么多年晋城的人,竟然没有上报这一切?

    是能人,但是不忠于皇帝,这让皇帝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见那辆马车到了山口,就停了下来,一个侍女干净利索的跳了下来,一看就知道会功夫,就见她取出一个小凳,伸着手,就等着后来的人下来。

    其实这时候皇帝一行人,已经隐隐猜测出车里的人,应该是那位就没有在京城出现过的晋城公主,就见一个高挑的身影步出马车,姿势优雅,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裙。

    似乎晋城公主也知道有什么外人,所以就见她在车上转了一下身子,半侧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其实皇帝一行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刚及笄的公主,会穿的是一身黑衣,毕竟小娘子还不到二八年华,应该穿的是花红柳绿的颜色。

    黑色对这个年纪的小娘子来说,太过沉重。

    然后就见疑似晋城公主的小娘子,因为一回身的缘故,长发飘飞,发尾处用几颗珍珠束住,一张白玉般的面容上,眼白处还带着点蓝色。

    虽然面容上犹是带着婴儿肥,但是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得清丽如仙的感觉,让人一看,就感觉一股灵气扑面而来。

    而且小娘子浑身上下衣饰,主要是黑白两色,黑色的头发、眼睛、衣裙,白色的肌肤、头上的白玉簪,白色的珍珠,以及黑色衣裙上白色的绣花。

    按说是简单到了极处,浑身上下主要是黑白两色,唯一的一点红色,是小姑娘的朱唇。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