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第二十章 偏心

第二十章 偏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他们庆幸因为种种原因这个计划没有成功的同时,提高了警惕,乔薇这个人之所以令人不怎么提防,就在于她身上有种雍容华贵的气质,让人对她比较产生好感。

    但是一旦知道她做过什么事,再好的外表看上去,也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甚至在乔薇被遣返家乡的时候,警方也没有放松警惕,乔薇所做的事情也被警局中人一一告知他们在南市的同事。

    于是等乔薇回到家乡之后,依旧处于层层监视之下,她受伤之后丧失了行动能力,又没有钱收买别人,不长的时间乔薇就郁郁而终。

    乔薇的死就如同一粒小石子扔进大海之中,只是泛起一个小小的涟漪,就消失了。

    她的死让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连她的生身母亲都只是叹口气,因为最后的时光乔薇所做的无谓挣扎,将她的母爱也消耗掉了。

    甚至她还暗藏了一个秘密,怀疑现在这个瘫痪的女人就不是她的女儿,因为乔薇最后时刻最后叫的是‘母后’。

    当然现在所有这一切还没有发生,此刻年轻警察还不知道乔薇这个结局,他正********准备说服两位前辈,毕竟前辈们也感觉乔薇撞断腰过于巧合,说明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位前辈还一口赞扬李颖的架势。

    “那么就放过李颖吗?”年轻警察还是感觉李颖过的有些太过,就算是正当防卫,也应该是防卫过当。做错事就要承担责任,这次放过她,以后没准还会挑战法律的漏洞。

    “李颖做错了什么?人家就是正当防卫,谁能在别人准备杀自己的时候,还想着自己的防卫动作有没有过火?要是这样,岂不是缩手缩脚?什么都不敢干!”年龄大的警察此刻烟也顾不得抽了,有些头痛,眼前这小子为什么一定要抓着李颖不放?

    结果,对面的小同事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这一点李姓警察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做了什么事?让这位势要分清青红皂白的正义人士怀疑自己?

    另一个警察站起身,打了个呵欠,这小子太年轻,什么事情都要分个是非曲直,然而很多事情对错并无法用法律界定。

    于是他点点头,表示同意这种说法,“是啊,我也是这一想法,在危急的时刻,为了保护自己,还考虑什么反击力度?反击回去就是。”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乔薇这个人没有事,会怎么样?”还是年龄大的警察开口问道,不等人回答,他自己就给了回答:“那么她会接着报复社会,说不定会接着泼硫酸!”

    “这不可能吧?”年轻警察有些底气不足,因为刚才他已经看见大家的证词,乔薇刚才很凶悍的打人,甚至是要打死人的架势。

    “你难道没有看出来那个作死的女人精神上有毛病?这一次泼硫酸是被掉包,下一次要是没有掉包,再给另一个人泼硫酸会怎么样?她的胆子大得很。”年龄大的警察还是决定给刚出茅庐的菜鸟警察上上课,有时候事情是要看的远点为好。

    “她不是应该进监牢”年轻警察的话语声消失在同事戏谑的目光中,猛的想起一件事,乔薇的表现带着一种精神病的特质,精神病病人十之八九是不负担刑事责任。

    那么乔薇要进的应该是精神病院,可要是没钱,连精神病院也进不去,只能在社会中晃荡着。

    那么一个把打死人都不放在心上的精神病,放在社会上晃荡,这画面太美,不敢看。想到这里,他没有再去追究乔薇断腰是意外还是特意的想法。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想法。”年龄大的警察揉揉自己的脸,站起身又抽了一口烟,“更有可能乔薇这次断腰,只是一个意外,你还要多学点其他的。”

    说完他笑嘻嘻地拍拍年轻人的肩膀,推开门走了,只留下不少问题让年轻警察自己琢磨。

    其实年龄大的警察在出门的时候,把手中的烟掐灭之后,他在心里吐槽着:意外个鬼,十之八九是故意的,然而打死他,他也不打算说出口。

    像乔薇这种不把人命放在心上的疯子,还有可能要在社会上晃荡的,危险性简直堪比炸弹,少一个是一个。

    “对了,你刚才似乎对李哥有些怀疑,这是怎么一回事?”还留在房间里的中年警察等李姓警察出去才问道,他们是同事,有什么问题最好摊开来,解决掉。

    “李哥不是姓李吗?刚才那个女生也是姓李,”小警察本来就藏着问题想要找人问,有些期期艾艾地说。

    “哈哈哈。”他的同事大笑起来,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答案,用手一拍小警察的肩膀,“你想的太多,老李可是本地人,他的亲朋好友里就没有刚才那位女大学生。”

    他可是和老李搭档多年,彼此熟悉对方的亲朋好友,说的不是虚话。

    小警察有些脸红,自己的怀疑竟然是错的。

    这时就听旁边的同事说:“对于乔薇和李颖两个女生,我和老李都比较欣赏李颖,所以你会觉得我们偏着她。但是,不要说你没有偏着乔薇。”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小警察,不等他开口就接着说:“不然你就不会紧抓着李颖是否防卫过当不放,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他也走了,留下年轻警察一人。

    而年轻警察此刻被前辈的话震得有些懵比,原本在他们眼中自己是偏心乔薇的,这怎么可能?他不是那种人,然而很快就发现自己还真是有点那种苗头。

    因为没有看案卷就给李颖定了罪,甚至还准备深挖下去。

    于是他抹了一下自己的脸,准备反省一下自己。

    此刻的余颖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还引起一场争论。其实余颖也知道设计乔薇这事,会有人怀疑,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决定干,毕竟乔薇这人应该属于偏执性的疯子,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再说只是怀疑,没有证据也拿她没辙。

    余颖心说,不然的话,还要过多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出来一个人报复自己的惶恐的日子,时间长了,铁人也受不了。

    所以从乔薇走上给别人泼硫酸这条路时,就代表着余颖不会放过她。

    这时候的她走出警局,正看见两个人提着早点到了,看见她,张芸摇着手,大笑着说:“这里,我们在这里。”

    “哎呀,我还真的饿了,对了,你们还要在吃点吧?”余颖走上前,朝张琴笑笑,同时看见满脸疑问的张芸准备开口,于是一点张芸的胳膊,“你应该没有吃饱吧?”

    张琴已经扫视过余颖的全身,发现那件长风衣不见了,不过看见余颖点点张芸,于是就没有追问,反而一撇嘴,“这只小猪,当然没有吃饱,既然这样,就再吃一点吧。”

    于是三个人就走进附近的早点摊,准备吃早餐。张琴要了一碗豆腐脑,慢慢的吃着,看看余颖,胃口也没有受什么影响,吃饭姿势优雅,吃的还不少。

    吃完之后,三个人走出早点摊,张芸很想问问是怎么回事,不过刚才在人多的地方所以才忍住,现在出来了自然想了解是怎么一回事?张琴当然也想知道。

    余颖想了一下,如果绝口不谈更显得自己作假,于是找了个比较僻静的地方。

    大体上介绍了一下整个过程,一旁的张芸睁大了双眼,听的是津津有味,唯一可惜的是余颖讲起整个剧情,整个就是一个平铺直叙,一点也没有中文系学生的风采。

    “这也太没有文采了,明明这么惊险的事情让你说出来,这么干巴巴的。”张芸听完之后,咂咂嘴巴,有些无趣地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