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第二十三章 天机

第二十三章 天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一点让长信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皇帝的紫气会明显的下降?所以他就把皇帝所有的变化,都一一排除,然后旁敲侧击了半天,才知道了一件事,皇帝早就有了糟糠之妻。

    然后长信才注意到薛家,找不到原因的他,就偷偷去长寿村,探访了一下皇帝的老家。

    其实长寿村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多是自耕自种,而长寿村里的薛家人,一向喜欢积德行善,可以说做了很多善事。

    总之皇帝身上的紫气浓厚程度,与薛家人很有关联。

    这是长信和尚待在长寿村,思索了很久才得出的结论,只是这时候方皇后身后的方家,可以说在各个方面都算是豪强一级的存在。

    所以长信就什么也没有说,因为方家和薛家比,方家是庞然大物,薛家根本就不可能敌过方家。但是随着方皇后儿女的出生,皇帝身上的紫气一点点变淡。

    最后长信终于忍不下去了,才有了老和尚与皇帝的那一场谈话。当然老和尚就没有告诉皇帝自己所有的秘密:他竟然能看见人身上的气。

    即使是这样,老和尚的眼睛还是瞎了。

    所以长信就离开皇帝身边,把曾经的一切,都深深隐藏在自己的心灵最深处,基本不再去接触。直到今天,长信终于有了诉说的想法,就把这一切统统告诉余颖。

    “原来如此,大师是这个原因才会辅佐万岁爷。”听到这里,余颖终于恍然大悟。

    竟然是这样,如果这一次余颖不来的话,这个秘密的确是无人知道。但是方皇后生下孩子之后,紫气竟然会越来越淡,这是什么意思?

    应该不是皇帝登不上皇位,上一世皇帝坐上了皇帝宝座,那么就意味着紫气代表者别的。

    “也就是说方皇后和她的儿女越多,皇帝身上的紫气越淡,但是这件事皇帝应该是不会相信,而方皇后要是听了之后,会大怒。”余颖很快就点出重点,这些应该是长信避退三舍的原因。

    “阿弥陀佛,是这样一回事,再加上贫僧的眼睛瞎了,所以就离开那里。”说到这里,长信叹了一口气,摇摇自己的光头,世事难料啊。

    现在的老和尚心里,最大的悲伤不是自己眼瞎,而是皇帝就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对于这一点,余颖是不知道,知道的话,就会好好安慰一下老和尚,这个皇帝疑心病十足,连自己的儿子身边都安插了不少钉子进去,所以对老和尚的话,皇帝自然是不怎么放在心上。

    “阿弥陀佛!其实这件事,贫僧应该告诉陛下的,也许就不会这样。“长信有些自责地说。

    “其实大师做的不错,这本身就是万岁爷自己的福分,但是他自己不珍惜,也没有办法。”余颖说道,她是很看的开,薛家的事说句不客气的话,就是皇帝做的孽。

    而且余颖不认为他做的孽,就会这么轻易散了。

    “知道之后,皇帝也不见得相信,而且方皇后也会大怒,这个女人说不定宁可别人登上皇位,也不会让带着薛家血统的皇子登基。”然后余颖接着说,倒是没有怪长信的想法。

    紧接着余颖,反而问起另一件事,她问道:“大师,还有一件事,那么其他妃嫔们生下子嗣的时候,皇帝身上的紫气有没有变化?”

    说到这里,余颖双眼中露出一丝焦急,因为这个答案很重要。

    “阿弥陀佛,没有,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贫僧到现在都有点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长信的口气中带着一点点懊恼。

    倒是穿越好几个世界的余颖,脑洞大开。

    “那么,大师,我猜测一下。”说话时,余颖垂下眼皮,眼睛闪烁了一下。

    而长信也竖起自己的耳朵,就是想听听余颖的猜测。

    “虽然皇帝是登基了,但是紫气应该有什么用途,既然不是争夺天下有用。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余颖一边说,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思路。

    而老和尚此刻双手合十,整个人虽然依旧坐在那里,但是身体不自觉得朝着余颖所在的方向倾斜过去。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余颖想起来历史上的短命皇朝,也就二三代皇帝,短命皇朝就完蛋了,比如秦、隋,还有曹丕建立的魏,皇位就很快旁落。

    皇权的交替之快,正好合乎一句俗语,那就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曾经的汉献帝,被曹家父子欺负得成了一棵小白菜,曹家父子可以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十分风光。

    后来曹丕自己干脆是直接改朝换代,篡夺了大汉天下。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没过多久,曹家当上皇帝的子孙就和汉献帝一个下场。

    想到这里,余颖眼前豁然一亮,很想吹声口哨,以表达她对皇帝一家,未来悲催的命运,所要表达的态度,她是相当幸灾乐祸的,甚至余颖很想点赞。

    要知道皇室一族在皇朝大部分时间里,一般会过得不错,当然为了争夺大位的期间除外,因为大位争夺战只要卷进去,就只有两个下场:胜利或者失败。

    但总体来说,一般皇族中人是比较幸福的(和亲公主除外)。

    但是,皇族并不是一直很幸运的,要知道那种末代皇族,遭遇什么的,就比较悲催,亡国的皇帝、王爷、公主就没有几个好下场的。

    就比如唐太宗的有位妃子,就是前朝隋朝的亡国公主,也就是所谓的杨妃(历史上有两位杨妃,一位是隋公主,另一位不是),按说是命不错,一个亡国公主,入宫为妃,还生了一个很讨皇帝欢心的儿子出来。

    而且那个皇子李恪,据说长得像皇帝,文治武功样样不错,甚至连皇帝也是大声夸赞:此儿肖吾。

    但是朝中的那些肱骨大臣们,谁也不希望这位皇子登上大宝之位,因为他带着隋朝皇室的血统,所以即使后来太子李承乾被废,另一位嫡皇子李泰,也因为插手太子被废,出局。

    最后一个嫡皇子李治,也看上去不太适合帝位,天性比较软弱。但是诸位大臣就是不选那位带着前朝皇室的皇子,而宁可选择那位嫡皇子。

    最后李治被封为太子,那位英明神武的太宗陛下,即使是觉得李恪更适合,也没辙,因为大臣不同意。最后这位皇子封王之后,被分封出来,也是死于非命。

    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李恪身上的前朝血统,让起兵造反、推翻前朝的功臣们,就没有人相信那位皇子。

    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李恪登基之后,有没有可能替前朝说话?所以直接排除了他的争大位的可能,这一点实在是让李恪很郁闷。

    这还是亡国公主混得最好的,更多的公主,甚至成为奴婢。

    比如成语中‘破镜重圆’中的乐昌公主,就是一国的公主,亡国之后被俘虏,然后送给权贵,成为别人的姬妾。后来还是权贵,让她和原本的丈夫依旧在一起,才有了破镜重圆的这个成语。

    还有就是‘我见犹怜’的女猪脚,也是一国公主,但是悲催地成为一个根本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女奴。不得不跪在地上,看女主人是否饶过她?

    所以余颖是知道所谓的末代皇族,是一种多么悲催的命运,才会如此幸灾乐祸。

    当然余颖是不把自己算在什么皇族里,她打算姓薛。另外平安也一样姓薛,将来薛家的繁衍就看平安,她余颖只负责养育薛家后代,但绝对没有结婚的想法。

    因为这一个个男的,在余颖心里,都是晚辈,是一些山药蛋子。

    这时候的长信和尚又想着转动念珠,却发现没有,此刻他的气息有些不稳,因为急于知道余颖的猜测。

    “紫气减少既然不影响登上皇位,那么就是要减少皇朝的存在年限,比如原本可以传好几百年皇朝,一下子才几十年,天下就换了主人。”最终余颖抛出了自己的想法。

    听到余颖的推测之后,老和尚的寿眉轻轻抖动了一下,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小施主,也许就是这样。”说到这里,他感到心里轻松了,原来如此。

    “哈哈,原来大师也感觉有可能啊!”余颖笑了起来,毕竟有人附和。

    “阿弥陀佛,公主殿下感觉很高兴?”长信问道。

    其实老和尚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公主,听到这个消息,竟然一点也不着急害怕,甚至是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这是为什么?长信已经无法理解。

    “那是当然,我倒是希望有一天能看到那些天天仰着脸,从来不往下看一眼的那些人,从高高的地方,摔下来之后的惨样,呵呵!”最后的冷笑声代表着余颖心里的怒火。

    长信不知道眼前这位公主,为何变成这个样子?

    虽然长信看不见余颖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一件事,那就是余颖对所谓的亲人,就没有什么感情,怎么会这样?

    老和尚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余颖的行动,用后世的话说,老和尚怀疑余颖有报复社会的倾向。

    还不等老和尚说话,就见余颖开口道:“大师,你一定觉得我心里太过冷酷吧?”

    听到这话,老和尚嘴唇翕动了几下,却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因为这位公主虽然很古怪,但是从气息上感觉,这个人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就在这时,就听余颖说:“这些年,我和兄长的遗腹子平安就一直待在晋城,而那些皇子皇女们一个个早就跟在皇帝身边。按说有好处的时候,想不到我们就算了,我们不稀罕!”

    “竟然在漠北人要求和亲的时候,又想起来我,让我去和亲,所以我怎么会对他们有什么好印象?”说到这里,余颖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厌恶。

    听到这里,长信也有些哑口无言了,因为这种和亲就是让公主屈辱地活下去,所以余颖自然对皇家人,没有任何好感。而这一点,连老和尚也无法指责什么。

    另外薛贤妃竟然是等于被皇帝害死的,这一点还被她的女儿知道,心里能高兴吗?难道皇帝早忘了这件事?或者是以为这位公主不知道。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因为皇帝做了这件事,感觉面对女儿的时候,不对劲,所以才会想着把余颖踢得远远的,所以余颖怎么可能让他这么痛快?!

    这些都是余颖的猜测,但是绝对是有可能的,不但不补偿受害者,还一个劲地打压与压榨,这让余颖对皇帝一点也没有好印象。

    “在那些皇家人眼里,带着薛家血脉的人,就是为了他们遮挡暴风雨的,有用的时候,勾勾手就成,没用的时候,一脚踹开,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余颖说到这里,又是一声冷笑,而长信也只能无语的听着。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请问大师,我还能对所谓的亲人带着什么好的感情吗?”说完余颖就没有再说话。

    房间里一下子沉默起来,长信和尚一直很平静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黑。

    “阿弥陀佛,当初贫僧遇到皇上的时侯,贫僧之所以去助他一臂之力。”长信终于开口说话,“是因为这世道,已经乱的太久,分久变和,总要有一个人出来结束这个乱局。”

    可惜皇帝并没有听从他的意见,长信和尚又念了一声佛号,他真的没有想到方皇后会这么狠。

    “其实大师并没有把自己能看见紫气的事,告诉皇帝吧?”余颖问道。

    其实余颖知道这件事不见得让人知道,因为这种事情应该属于泄露天机,所以老和尚的眼睛瞎了。

    “阿弥陀佛,施主是怎么知道的?”长信有些惊讶地望着余颖。

    虽然长信看不见公主的容颜,但是他感觉的出,这位公主的聪慧。

    皇帝竟然错失一颗明珠,长信心想。

    但是长信也不在意这一点,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劳累无比。原本如果没有余颖到来的,他还担心慧明会没有出路,现在有这位在,应该不会撒手不管。

    “因为以皇帝本人的愿望,自然是希望他的子子孙孙,千秋万代成为帝国的主人,所以他要是知道紫气的事,绝对会派人把薛家保护的好好的。”余颖分析着皇帝的心里。

    其实历史上第一位皇帝陛下,就自称为始皇帝,不就是希望后来的子孙是二世、三世这样传下去,所以现在这位皇帝,是绝对不会想着什么二代就亡。

    “不过这种天机一般是不能泄露的,所以大师并不敢相告,只能提醒一下皇帝,让他多加注意才是。大师,我说的对吗?”余颖问道。

    就在刚才,余颖突然间明白一件事,这位长信大师应该是圆寂的时间就要到了,所以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合盘托出。

    “阿弥陀佛,谢谢小施主,贫僧还以为小施主会恨贫僧。”说到这里,长信大师眼里又落下泪水来,因为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薛家的人,竟然早早而亡。带着薛家血脉的人,竟然活得如此艰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