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第三十二章 阿兰

第三十二章 阿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好。”被余颖抱着的小男孩声音很轻,带着一种腼腆,同时他伸出自己的小手,想要摸摸那只会说话的鹦鹉,因为他感觉那只鹦鹉的羽毛特别漂亮。

    当然鹦鹉站在树枝上,他够不着。

    这时候,余颖轻声地道:“阿兰,你饿了吗?吃饭了吗?”

    看到这里,王悦有些好笑,这只鹦鹉不会就是叫阿兰吧?这名字也太没有什么诗情画意,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名?

    “我饿了,我要吃饭。”就见那只大鹦鹉伸伸自己的脖子,同时用自己的翅膀摸摸自己的肚子,似乎在说:我饿死了,要吃饭。

    余颖抱着的小男孩又一次咯咯笑了起来,再一次伸长自己的手,就要去摸鹦鹉的脑袋。

    就见鹦鹉一缩头,显然不喜欢别人摸自己的小脑袋,然后拍拍翅膀飞了起来,“不让你摸,不让你摸。”

    要知道有些熊孩子喜欢趁摸的时候,趁机揪下鹦鹉的羽毛,毕竟鹦鹉身上的羽毛很漂亮。所以鹦鹉一般是不允许别人摸它的身体,它的羽毛就是自己的衣服,它不喜欢裸奔。

    被鹦鹉拒绝之后的小男孩也不生气,只是眼睛发亮地盯着那只叫阿兰的鹦鹉,而阿兰正在余颖前面飞来飞去。

    一直看着这一幕的王悦,此刻再也忍不住,落下眼泪来,只是这不是痛苦的泪水,而是要幸福得马上要飞起来的泪水,这一刻的她是喜极而泣。

    因为王悦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出声,要不是孩子小时候,曾经说过话,王悦还以为孩子是个哑巴。有多少次,王悦在梦中看见儿子说话,现在终于成了现实。

    这时候,余颖笑着对小男孩说:“愿不愿意去追阿兰?”

    “愿意。”小男孩的眼睛看了一眼余颖,这一刻他的眼睛终于出现了情绪,是一种焦急。

    于是余颖放下小男孩,就见小男孩追在鹦鹉后面,“阿兰,阿兰,等我等我。”

    “不等不等,我是一只大大鸟,飞呀飞呀,飞得高。”阿兰看到小男孩下了地,于是围着他飞了一圈,然后搞怪地唱起了一支歌,同时向远处飞去。

    于是小男孩追在后来,也在唱“我是一只大大鸟,飞呀飞呀,飞得高。”一边唱着歌一边挥舞着自己的胳膊,仿佛正在飞,自有王悦带的人追在后面。

    而余颖却转过身,看着王悦问道:“王姐姐,你是来给孩子看病的吧?”

    “是的,这孩子是我唯一的骨血,原本一直不错,但是有一次我的夫君出事,我不得不去照顾他。就把孩子留在家中,等我们夫妻回来,孩子就变成这个样子。”说到这里,王悦哽咽起来,

    这一刻的王悦悲伤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于是她赶紧用帕子擦干净。

    “那么你们家里有谁?你们回来之后,也没有查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余颖问道。

    其实余颖第一感觉就是,就是王悦嫁进去的家应该有什么不得不隐藏的事情,不过余颖知道王悦是个聪明人,应该在走的时候,留下什么后手。

    “查了,可是原本服侍杨哥儿的人,因为服侍不利的原因都被人打发掉了。”王悦说到这里,咬咬自己的嘴唇,才止住那几乎要冲出口的愤怒。

    所有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老女人,可偏偏她是自己丈夫的继母,孝道大于天,她不得不忍下去。

    话到嘴边,王悦不得不咽下,毕竟这件事属于家丑,王悦最终没有和盘托出。

    “等我们回来之后,杨哥儿就变成这个样子,偏偏留下来的青雀已经死了。”说到这里,王悦就感觉对不起青雀,竟然不能为她报仇,而且儿子受的苦......

    一想到这里,王悦就双手就恨不得抓点什么东西,以平复自己心情的波动。

    看到这里,余颖想要叹气,其实这样长期压抑自己,并不见得好。只怕自己被气死了,那个仇敌还活着,那是一件多么糟心的事情!

    “其实,孩子主要是心里有病,进行了自我封闭,他应该是不信任你们。”余颖想了一下,还是点了出来。因为不解决基本问题,就会等于把孩子送到恶魔手里。

    当然余颖自然不会没有追究下去杨哥儿遭了什么罪?要知道,在古代有时候为了面子问题,被打落的牙齿都要偷偷咽下去。

    所以为了什么狗屁原因,宁可叫孩子吃苦,也不肯为孩子撑腰的事很常见。

    “不信任?”王悦听了之后,喃喃自语,脸上浮出一丝苦笑,同时有一丝恍惚:当初再见过杨哥儿的时候,孩子还有几分活人气,到了后来就开始谁也不理,连个声音也没有。

    那时候的她在忙着什么?夫君重伤之后的身体需要调养,忙的王悦是团团转。

    甚至连自己的贴身侍婢青雀被那个老女人杖毙的事,都没有时间,也没有胆量多做追查。只因为婆婆说青雀是勾搭二爷,被她抓住个正着。

    其实王悦能不明白吗?青雀去求了外人救了杨哥儿,碍了老女人的眼,所以才被杖毙,甚至死后都被泼了脏水,不得安宁。

    而她却因为孝道无法追究下去,甚至连个好好的葬礼都无法给青雀。

    原本杨哥儿一直看在眼里,感觉自己的父母竟然保护不了自己的儿子,所以才封闭起自己的一切吗?王悦此刻的心如刀绞,原来如此。

    “是不是因为孩子的病根还在,所以总是好不起来?”其实王悦很聪明,于是问道。

    “应该是有这个原因,要知道小孩子正是需要人呵护的时候,就如同小树苗,在成长起来之前,要小心照顾,不然就是夭折的下场。”余颖可是不打算隐瞒什么,直接回答道。

    “慧颖,我该怎么办?”王悦其实心里有一个想法,但是却需要别人的意见。

    “王姐姐,你觉得我对刘慧娴有必要留情吗?也许很多人认为我和刘慧娴是亲人,所以就应该处处忍让她、体谅她。“余颖说到这里,脸上的露出嘲讽,都是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但我却不这样认为,在我看来,亲人不单单是有血缘关系的人,更应该是那些和你相互扶助,一起和你走过风风雨雨的人。而不是有用的时候,利用你,没用的时候一脚踢开的人。”余颖正色看着王悦。

    “如果所谓的亲人恨不得把你所有的一切抢夺掉,那么那不是你的家人,而是你的仇敌!”余颖最终没有直接回答王悦的问题,反而讲了刘慧娴的例子。

    说到底有些事情外人是不会出什么主意的,主意必须本人拿。

    听到余颖的话,王悦先是瞪大了眼睛,有所触动,再看着追着阿兰的杨哥儿,王悦的脸上出现一种决断,原来是自己想差了,一直把她当做婆婆孝敬,所以才束手束脚。

    既然她不让自己儿子活着,就别想让自己把她当婆婆看。想到这里,王悦重新露出笑脸,“慧颖,谢谢,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就见余颖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说道:“王姐姐,不过杨哥儿的病还是早早治治好,最好留在这里,不知道你放心把他留在这里吗?”

    因为余颖知道王悦是聪明人,只要自己想通,自然会有办法对付算计她的人,所以根本就不提什么事情,直接就问别的问题。

    听到余颖的话,王悦有些迷糊,怎么感觉余颖是在催自己早点回家的意思?让她把儿子留下,为什么?

    “因为你没有感觉有人是在算计你?不然孩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现在你的夫君应该落单了吧?”余颖虽然不知道王悦婆家的事,但是应该是所谓的长辈搞事。

    既然舍得算计孙子辈,那么儿子辈也不见得会放过。如果王悦的儿子还没有好,夫君再出事的话,只怕王悦这个人要疯了。所以到了此刻,余颖当然要提醒一下王悦。

    这时候的王悦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想要摇头,却最终有些无力。

    “怪不得她催着我来窦家庄,还让我多带点人。”终于明白过来的王悦,恨不得插翅飞回去,那个老太婆这么痛快的把自己放出来,只怕又打算搞什么鬼。

    对此,余颖装作没有听见,因为这毕竟是王悦的家事。

    “对了,慧颖,那我就把杨哥儿留下,我自然放心你,杨哥儿就拜托妹妹你照顾一下。”王悦这一次来就是为了儿子治病,当然愿意儿子留下,而且还有熟人照顾,自然更加满意。

    “行啊!这孩子留在这里,会渐渐好起来。”余颖倒是没有多客气。

    看到余颖的笑容,王悦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勇气,曾经的余颖在娘家人、夫家人联合在一处对付的她的时候,也没有气馁,反而采用各个击破的方法,把他们一个个都解决掉。

    那么她绝对不会放弃,想到这里,王悦看看自己的儿子,带着点恋恋不舍,说道:“慧颖妹妹,虽然大恩不言谢,但我还是要说声谢谢。我马上要赶回去,我总觉得那个老太婆会算计夫君。”

    “可以,不过王姐姐先给杨哥儿去告别一下。”余颖说道。

    看着王悦急匆匆中依旧保持仪态的身影,余颖暗暗叹了一口气,只怕王悦的二嫁日子过得也不太顺畅,受了不少委屈,为此余颖也只是稍稍开解一下。

    因为说实话,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正所谓人生八大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恚,求不得,放不下。

    不过每个人总是有自己所珍惜的东西,那么就足以慰藉人生,有了向前走的动力。想到这里,余颖露出一丝微笑,朝着母子两人走过去。

    “杨哥儿,娘有事要离开杨哥儿,你要好好听话,有事找这个姨妈。”王悦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这是她盼望已久才得来的,这一切谁也不能破坏。

    然后王悦指指走过来的余颖,杨哥儿眼睛中露出一点光芒,小手半垂着。

    “娘,我好想你。”就在这时,一个长得很健壮的孩子跑了过来,穿着一身短打扮的衣服,朝着余颖就扑过来。在他身后,一只大狗跟在后面。

    “你这孩子,这么大了还在撒娇。”余颖抱抱扑进自己怀里的孩子,这孩子应该偏武一点,也许是镇北侯那边的遗传。

    虽然余颖压着他念了不少书,但是天性比较好武。

    王悦母子两人也被这新冒出的少年吸引住了,尤其是杨哥儿很高兴看到一个新的动物,虽然是厉害的大狗,但是杨哥儿很喜欢。

    不过大狗喜欢的是轩哥,紧跟着轩哥,所以杨哥儿眼睛中终于再出现一个让他注意的人。

    “轩哥,来,见过娘的好友。”余颖笑着介绍道。

    其实王悦见到轩哥的时候,他还是不到周岁的孩子,而现在已经是少年。

    所以这次再见面,窦云轩是一点也不认识王悦,眼睛中露出好奇的神情,但是他还是很有礼貌的上前见礼。

    却被王悦一把抓住手,细细打量着,这模样长得还有几分镇北侯的影子,但是明显俊了很多。

    “是轩哥吧?都长这么大了。真是好久不见,那时候你还不如杨哥儿大,叫我王姨吧。”王悦仔细看看这个孩子,想不到那个肉团子已经长得这么大。

    “王姨好。”窦云轩有些不好意思的把手收回,然后拱手为礼。

    “行了,可不要什么见面礼,你忘了,应该已经给过了。”余颖看王悦在找什么东西给孩子做见面礼,忙推辞道。

    “你啊!我们也算是相交多年的朋友,何必太在意这些虚礼。”说着余颖按住王悦的手,“还是赶紧和杨哥儿多说说话才是。”

    “好了,杨哥儿,你娘有事要走,所以你愿不愿意留下来?这里有阿兰,还是阿黄。”余颖蹲了下来,眼睛平视着杨哥儿,慢悠悠含笑说。

    同时那条大狗一听到叫大黄的名字,就挤了过来,把硕大的狗头伸到余颖前面,余颖摸摸它的脑袋,阿黄的尾巴摇了起来。

    “看阿黄多么的听话。”余颖笑眯眯地看着杨哥儿。

    就在这时候,就听阿兰叫道:“阿兰是天下最美的鸟。”

    然后阿兰停在大狗的头上,同时挥舞着翅膀。

    “噗呲!”王悦笑了起来,这鸟儿真够自大的。其他人也笑了起来。

    “看看,这世上最美的鸟儿陪着杨哥儿,杨哥儿一定会很高兴,留下来吧。”余颖指指大鹦鹉。

    于是就见杨哥儿咯咯地笑了起来,这一次出来,让他很高兴,终于把注意力开始放在别人身上。

    这时候轩哥伸出自己的手,母亲既然想要留下杨哥儿,那么做儿子自然要帮忙,“杨哥儿,我是轩哥哥啊,你叫我轩哥哥。”

    看到这一幕,杨哥儿睁大了双眼,终于叫出声来:“轩哥哥。”同时把自己的小手伸出来,两只小手相遇。

    于是窦云轩抓住他的手,“杨弟。”

    这时候王悦已经偷偷擦干流下来的泪水,笑着说:“慧颖,我走了。杨哥儿就托付给你,我也放心。”她是因为看到孩子有康复的希望,所以才会高兴的流泪。

    “杨哥儿,给你娘道别,你们母子要有一段时间见不着。”余颖说完之后,站起身来,摸摸杨哥儿头上的小揪揪,杨哥儿扬起小脸蛋。

    其实杨哥儿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就感觉自己能够放松下来。

    “娘,再见。”于是杨哥儿声音小小地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