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第二十八章 谈老夫人

第二十八章 谈老夫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她是搞不明白这家人是怎么想的?

    甚至也无法确定,她们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不过她务必让她们知道,以出身看人是太过片面。

    唐王妃打定主要,她家的子孙后代都会被教育不要随意轻视他人。

    有句话说:莫欺少年穷。

    每一个人的出生,又不是可以自己选择。

    想到这里,唐王妃猛然笑起来,那笑容就如同花朵一样盛开般的美丽。

    因为她想起来,余颖曾经给她说过的一句话:投胎是个技术活。

    对这一点她很认同的,没有人不想投到一个好胎。

    但不等于投了好胎,就一定有好日子过。

    有不少人自己并没有投上好胎,也有好日子过。

    他们的一生,都是在努力走好自己的路,过上好日子,是后天努力出来的。

    看到唐王妃的笑容后,谈夫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王妃为何而笑,但这个笑容很真实很温暖的。

    她最终还是解释了一句,“其实当初之所以不换衣服,就是因为那时候在外面,作为女子换衣服比较不怎么安心。”

    “嗷!原来是这个原因,宁可冻着,绝对不可以走光。”唐王妃点点头,没有再说这个问题。

    “我想问的是,我家妹子救了你们,你们可曾用平等的态度对待她?”

    “......”

    对于这一点,谈家婆媳无话可说,她们并不愿意和海氏保持什么关系。

    虽然婆媳两个人是被救的人,但风骨不能丢,一个铜臭味十足的女人她们根本不愿意多交流。

    她们就拿出来家里最值钱的肉干送去,算是报了所谓的救命之恩。

    海氏曾经想着和她们好好说说话,最起码不是被一直排斥在外。

    但婆媳两个人都是一脸的冷淡。

    海氏不傻,能看出来她们婆媳的肢体语言代表了拒绝。

    虽然她心里是有些伤心,但她想起来父亲的遭遇,就很快释然。

    在海上漂泊的日子里,海父也曾经救过不少人。

    被救的人有重恩义的,要好好回报的。

    也有救上来后,恨不得从此划清界限的人。

    但海父在经历很多后,在别人需要被拯救时,还是选择救人。

    当然那种用完就扔的白眼狼,救了一次之后,就不会再一次救助。

    海父是那种只行善事,不求回报的人。

    但还是拒绝和白眼狼交集。

    海父曾经说:“孩子,你要记住,在生活中你会遭遇很多次背叛,白眼狼有。”

    “吃一次亏,远离白眼狼,你会发现还是有不少知恩回报的人。”

    海氏一直记着父亲的话。

    在白眼狼环绕的情况下,努力自己活得好一点。

    即使谈家的官眷有些过河拆桥,她还是没有什么生气的想法。

    甚至通过那一次,海氏算是知道京城里的大部分官眷对她,是怎么样的态度。

    连最被人看不上的官眷对上她,也是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她也不想着有一天,会和那些官眷们有什么交情。

    唐王妃有些感慨地说:“我没有什么想要多说的,在我眼里,一个有着善心的人,就应该是值得尊敬的人。”

    “而你们做的事情,让我感觉到了没有感恩的心,真的是令人齿冷。”

    “这一点上,我家孩子说对了。”

    “虽然那两个肉干,在你们眼里是能够拿出来最贵重的东西,自认为对得起别人救命之恩。”

    “但你们的心里却在鄙视自己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都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你们是在让一个人不愿意保有善心。”

    如果说刚才海宁的话,令谈家人有些气恼。

    那么唐王妃的话,让她们自认为所拥有的风骨变得是支离破碎。

    谈老夫人听后,一直挺直的脊梁有些挺不住,她的腰猛地弯曲下来。

    她有些浑浊的眼睛看向唐王妃,留下一行泪水,跪下道:“老身错了,请王妃转告她,是老身的错。”

    “起来吧!我家妹子并没有抱怨过你们,甚至没有和我们谈起过这个事情,但海家还有人记得我家妹子在京城吃过的苦头。”

    “而我们才知道,她曾经在京城吃过的苦。”

    唐王妃并没有想着追究什么。

    整个社会风气都是这样。

    只是她刚才看到谈家官眷一脸没有错的样子。

    她心里是有些气不过,就把整个过程完全说清楚。

    唐王妃并不想着步步紧逼谈家人,他们一家人算是异类。

    据送料子的人说,谈家只怕是最穷的官,连唐王府打杂的婆子吃的也比唐家好。

    这一点上,唐王妃也是有些佩服谈家人的,安贫乐道,能做到这一点,真的是很难的。

    在听说海宁和谈家人对上后,她就连忙不去找高僧讲解佛法,而是跑来跟着收场。

    幸好来的及时,唐王妃的话说之后,让谈家女眷是心服口服。

    说完后,唐王妃看向另一个女子。

    她刚才笑得是前仰后合。

    看到唐王妃时,她还是在一边看着。

    而今见唐王妃看过来,还是赶紧上前一步,行礼道:“王妃,万福。”

    唐王妃说:“起吧!这件事你知道就够了,不需要再传出去,你记得了吗?”

    那人听后,就是一愣。

    她心里原来打算说出去的。

    谈家曾经让她受到呵斥,让她颜面无光。

    自认为抓住把柄的她,当然要大肆宣扬一番。

    想不到唐王妃竟然不让说,让她有些无法接受。

    “现在鄙视商家的官眷可真的不少,不单单是谈家人。”

    在唐王妃的目光下,她有些目光不定,因为她也是鄙视商家女。

    那些成为官眷的商家女,从来就不是她的座上客。

    “我不希望闹出人命来。”王妃说。

    这句话一出口,那个夫人点点头,把心里原本的打算放弃。

    “妾身听王妃的话,绝对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发誓。”说到最后,她举起手来。

    唐王妃听后一笑,说:“那么,夫人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说完她带着人走开。

    而那个一直旁听的人。

    也带着手下的奴仆走人。

    她身边的人,一个个都闭上嘴巴。

    而谈家一家人是脸色不好看,硬撑着回到自己家。

    回去之后,谈老夫人就大病一场。

    她躺在床上,没有别的事情,想了很久。

    这一次海宁和唐王妃的话,对她的触动不小。

    现在回过头看,感觉特别好笑。

    如果当初她们婆媳换了衣服,只怕不会大病一场,也不会花掉积攒的钱财。

    甚至因为救她们的人出身商家,就看不上人家,完全忘记救命之恩。

    这真的是够白眼狼的,老夫人下了这个结论。

    她曾经遭遇过别人对她的排挤。

    为此,她在心里不高兴。

    可在海氏这件事上。

    她做了和曾经她讨厌的人会做的事情。

    如今看来,她已经把自己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一类人。

    还是今天唐王妃的话,终于让她明白过来,她变得是如此讨人嫌。

    当初她到京城时,那些官眷一个个嘲弄她是乡巴佬。

    根本就不愿意和她说话,嫌听不懂她的土话。

    久而久之,她们一家成为京城里的另类。

    她曾经是被排斥的一员,和京城里官眷们是格格不入。

    现在的她,竟然和那些曾经嘲笑过自己的人,一起去嘲笑另外一帮人。

    是什么把她变成这样?

    老太太一时间想起儿子曾经念过书本上一句话: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

    还真的是,她有些想要哭。

    同流合污啊。

    她当时是怎么想的?

    觉得要是自己和海氏拉上关系,只怕是更加被人排斥。

    作为一个当娘的,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举动,给儿子的路上设置更多的障碍。

    其实现在想清楚了,只怕她的这种行为令人心寒,谈家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恩之心。

    这对一个御史来说,简直就是人品受到质疑。

    谈老夫人躺在床上,恍然而悟。

    她在儿子科考时,一心希望儿子做个为民请愿的官员。

    当儿子成为御史后,她内心深处一直是很为儿子耿直而骄傲的。

    这些年来,她一心想着不要堕了儿子的英名。

    其实是在拖儿子的后腿。

    她有些无力得出这个结论,真的是很无奈。

    她现在知道,那位已经是变成郡主,只怕并不需要一个老婆子的忏悔。

    但她还是要做点什么,把自己做的糊涂事做个交代,就打起精神来,招来儿子。

    她半坐在病床上,对儿子说:“儿子,当年救过我的人,就是现在的慧郡主,你还是不要再去追着她弹劾,记住了吗?”

    “娘,你说什么?”谈御史问。

    他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亲妈?还插手朝廷上的事情。

    老夫人自顾自地说:“当年在山洪里,救出我和你媳妇的人,是慧郡主。”

    “娘不会要求你做别的,你已经弹劾过慧郡主,就不要接着弹劾,你忘记当年娘是怎么要求你的,为民请命!”

    谈御史跪在地上,有些迷糊。

    他年纪不算顶大。

    但多年来活得是一直很辛苦,整个人比较显老。

    “娘,你说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慧郡主救民于水火之中,你为什么要弹劾她?”

    “她不是牝鸡司晨吗?”

    “牝鸡司晨!”谈老夫人整个人想通之后,听到这个词,她嘴角浮出一丝冷笑。

    “那又怎么了?当年你娘我,也是被人说是老母鸡打鸣,要不是我牝鸡司晨,怎么能把你爹留下的土地保住?你怎么会有机会读书?”

    谈御史就是一惊,看了他娘一眼,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听说这么一回事?

    他这人的性情,是有些刚愎自用。

    但对她娘的话,还是能听进来一点的。

    “可是,娘和郡主的情况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的,不都是说什么母鸡打鸣吗?切,好笑!”

    “女人应该老老实实待在一边,等着去死吗?”

    谈老太在醒过神后,整个人就如同换了人。

    “娘。”谈御史有些傻眼。

    其实谈老太在进京之前,是很有魄力的女人。

    但从进京城后,她整个人就遭遇前所未有的打击。

    她从人人看重的位置,一落千丈,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落差之大,让她脑子有些糊涂。

    再加上为了不在外人面前落架子。

    她就把所谓女戒女训都让儿子给她读。

    她走上了一条遵从古训的路。

    一走就是很多年。

    事事依照那些女德女戒女训上的要求去做。

    直到唐王妃打破她自己臆想出来的幻像,才让她清醒过来。

    她觉得自己后来学的那些东西,要是处处按着做,那就是傻子。

    要是早年间,她按着这上面的做法,只怕母子两人的尸骨还不知道埋在那里。

    她真的是太蠢了。

    她怎么会钻进牛角尖里?

    就是因为听说,那个官眷们都是读过那些东西,自己没有读过,才会低人一等?

    谈老夫人现在回头看看,有种自己脑子进水的感觉。

    她看着儿子,他就是一个死心眼的孩子。

    她对儿子说:“你去市井看看,百姓们会怎么说?”

    “随便找一个人问问,他们是愿意被海盗弄死,还是愿意被一个女人救?”

    谈御史还真的去问,结果大家的答案是当然愿意被救。

    谈御史愣了,大家的答案很统一。

    旁人看着他说:“难道你宁可去死,也不希望有人去救?”

    “......”他有些迷茫。

    谈御史有些浑浑噩噩地离开。

    正巧遇到唐王,看到有些迷糊的谈御史就拉了他一把。

    “醒醒,你差点被车子撞着。”唐王揪住谈御史的衣服。

    “王爷。”谈御史倒是认识唐王。

    从有些迷糊的状态中,一点点清醒过来的谈御史。

    一看就看出来,唐王穿戴的一身都是好东西,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多宝格。

    看到这一身,谈御史就没有和唐王多谈一下的想法,他看不上这个没有什么本事的人。

    “醒过神了?想什么想的这么认真。”唐王带着几分好笑看着他。

    说起来,前一阵海宁还喷过谈御史。

    后来谈老夫人生病后,唐王妃还派人送了一些药材和吃食。

    这一次送去的东西倒是没有被扔出来,因为谈家真的是没钱,总不能看着老夫人去死。

    谈夫人已经是绝望,家里没有任何东西换钱,除非是卖人。

    唐王妃送来的东西简直就是及时雨,救了谈家上下。

    当然,这是谈夫人自己收下的,没有告知夫君。

    他叫住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一位怎么样。

    已经是瘦成了纸片人。

    头发都变白了不少。

    却发现这个谈御史又看不上自己,就有了好奇心。

    他其实很想知道,这位是怎么样想的?自己什么做的不好?

    “来来来,谈御史,那天在朝堂上我可是对你不客气,现在让我请你喝杯茶。”

    说着话的时候,唐王就这样搓弄着拗老头,进了一个茶馆。

    谈御史今天受到的震撼太多,整个人就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清醒过来后,已经坐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