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十九章 变与不变

第十九章 变与不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斐雯丽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消化其中的内容,过了好半晌,她才磕磕巴巴地问道,“可、可是克劳迪恩先祖已经回归根源之涡,我们这不是在骗人吗?”

    “认真说起来,信仰之所以会出现,不就是能让人有个心灵寄托和指导行为准则的方向吗?既然如此,信仰的神祗是否真的存在也没有那么重要吧?”

    “可、可是……”斐雯丽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蹙眉思索了好一会儿,却只能问出,“那教宗和牧师怎么办呢?神术呢?这些都没有,哪能称得上一个教会呀!”

    夏洛特和凯思琳对视一眼,前者笑道,“你不就是教宗吗?你麾下的蔷薇骑士团和皇家骑士团就是护教牧师,再培养一些传教牧师之类的,对吸纳入教会的核心成员进行严格的骑士训练,未来这些骑士不又成了护教牧师了?”

    斐雯丽张大了嘴,一副‘这也行?’的呆愣表情。

    这有什么不行?夏洛特隐隐约约记得,前世中世纪时期就有个骑士团既传教、又上场杀敌来着,好像还是鼎鼎有名的强大骑士团。

    “没什么不好吧,教义以骑士精神为主,再添加上劝人积极向上、勇往直前之类的贴合北境人想法东西不就可以了吗?而且骑士教会不仅能有效遏制诸神渗透北境,而且骑士教会培养出的牧师还能成为骑士团的补充力量,岂不是两全其美?”

    “好、好吧……”斐雯丽怀着惶恐的心情畅想未来,也不禁为夏洛特描绘的蓝图迷惑,终于犹豫着同意了这个计划。但她同时提出另一个要求,“不过,我虽然同意扶持克劳迪恩骑士教会,也愿意花费力气驱逐诸神教会。可是,我可不会同意你们再那样残暴地对付埃罗萨公民信徒了。埃罗萨需要稳定,不能再同室操戈!这是我的底线!”

    夏洛特一时沉默,斐雯丽寸步不让地与他对视。从目光中感受到彼此的决心后,夏洛特目光软化下来。

    凯思琳察觉到气氛的变化,她扯了扯夏洛特衣袖,想要提醒他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妥协。但夏洛特却无视了凯思琳的暗示,缓缓点头。

    “好!我代表冰风堡和时之眼答应你的要求。”

    “夏洛特!”凯思琳在心底暗骂‘乌龟王八蛋’,一开始说得好好的,到最后,居然带着两个组织当了逃兵。

    “凯思琳姐姐,南希老师独自离开,应该也有让你全权负责此事的意思吧?那你能答应我的要求吗?”斐雯丽目光灼灼地看向凯思琳。

    这一次,凯思琳了解到夏洛特态度松动的原因。斐雯丽那蔚蓝的瞳孔中似乎燃烧着某种虚无的火焰,那坚定的信念如同磐石,让凯思琳生起无法对抗的念头。

    事到如今,她一个人坚持还有什么意义呢?

    凯思琳狠狠瞪了夏洛特一眼,点头道,“好,我代表幻之森同意你的要求。”

    斐雯丽这才展颜而笑,“好!此事到此结束!我先去处理善后事宜了,各位,晚上我会在军营中召开胜利宴会,虽然简陋,还请各位不吝参加!”

    她说罢,请辛西娅和她一同离去。可后者却摇了摇头,说她还有点私事要找夏洛特询问。

    等斐雯丽离开后,辛西娅朝夏洛特微微一笑,“虽然早就猜到这个结局,但我原以为你的心脏会变得像晒干的木头一样干硬呢。”

    “哼,所谓难成气候,说的就是这样的男人了吧!”凯思琳抱胸冷笑。

    事实上,昨夜召开的不仅仅是公开的作战会议,这几人会后还进行过小范围的商谈。今天发生的一切,作为重要与会者的辛西娅都了如指掌。

    夏洛特不满地冷笑,“既然早就知道,就请你们不要将这种交涉全部推给我一个人啊。”

    “可是无论是从所处的阶层、还是从亲近关系来说,交涉一事也只能由你胜任了啊。别看我这样,其实国内不知道有多少贵族在背地里说我闲话,说我影响斐雯丽大公的施政措施,枉顾贵族的利益。说我是佞臣也就罢了,居然还传出我和斐雯丽之间难听的花边绯闻,说我是什么亡国妖孽,一板一眼倒还挺符合逻辑……”

    即便是抱怨,辛西娅面上仍带着惯来的优雅微笑,但夏洛特却从她话中听出了满满的怨念。想来,这就是为何辛西娅明明备受信赖,却未担任任何职务的原因了吧。

    不过对于这位嫂子,夏洛特确实颇为愧疚,克莱德曼家族实在愧疚他们兄妹良多。

    夏洛特将视线转向凯思琳,还没开口,这位不服输的幻之森大小姐就已经滔滔不绝地说道。

    “别看我!一来嘛,我可不像你,年纪轻轻就是两大法师组织名义上的领袖;二来,幻之森的地位在埃罗萨本就尴尬,完全就是以斐雯丽的私人法师团队活动。如果我说多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邪恶的幻之森想要侵夺克莱德曼家族的家产呢!”

    说前面一句话时,凯思琳颇有怨念,看来对于这位从小听到大的宿敌,这位大小姐还是没有放下争强好胜之心。

    “我难道不才是受害者吗?怎么听起来,我反而成了加害者了?”

    “你是男人嘛,总得多担待一点!”这时候,惯来瞧不起一般男人的凯思琳居然分起男女之别了。

    “男女平等和男女之别任你胡言,这世上居然有这么方便的说法吗?”

    “有时间在那反驳,不如考虑下接下来的计划吧。”辛西娅打断了两人的斗嘴,“事情已经这样了,接下来,又该怎么有效遏制教会的渗透,好让埃罗萨得到宝贵的喘息时机呢?”

    “在同意斐雯丽的计划前,我自然在心底是有所考量的。不,准确地说,在设定这个计划时,我就已经有所考量了。”夏洛特朝身后眼观鼻、鼻观心的拉姆齐看去,“拉姆齐,那件事可以开始实施了。命令时之眼法师暗中配合埃罗萨,让那些狂信徒人间蒸发吧。”

    “是,主上!”拉姆齐鞠躬应是,朝目瞪口呆的凯思琳微微一笑,“我想,幻之森应该不会发现我们时之眼法师在暗中行动的吧?”

    辛西娅眼中也闪过一抹惊色,“看来我还是说错了,你的心已经变得像晒干的木头一样干硬了。”

    “不对!”惊愕过后,凯思琳却有不同看法,“这家伙还是一点儿都没变呢!”

    还是那个爱护妹妹的好哥哥啊!想到这里,凯思琳居然对斐雯丽隐隐生出了一缕嫉妒。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