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十章 深夜访客

第十章 深夜访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感谢2018***772的月票支持!抱歉,昨晚加班到一点,实在没有精力更新了,请见谅!)

    北方冰原、呼嘉儿山——

    被蛮族与半兽人视为圣山的雄伟山脉前,一条长龙正缓缓往南而行。

    皑皑白雪的山脉染上血色,给圣山增添了妖艳的色泽。冰风堡的一支偏军按照冰风堡之王夏洛特的指令连夜行军,埋伏在山前,将想要撤往呼嘉儿山的异族妇孺截获。反抗者被就地屠杀,年迈无力的老人也被斩首,剩下的妇孺被绑住,系在一根粗壮的麻绳上,像是猪狗般被牵着行走。

    稍有停歇,就是长鞭甩下。负责押韵的有法师、卓尔、牛头人,当然还少不了机械傀儡,但无论是他们中的哪个,都不会对这些异族妇孺带有同情心。

    卓尔和牛头人自不必说,就是在法师眼里,他们也只是随处可见的苦力和难得的实验品。

    一路上不断有受不了寒酷与劳苦的奴隶倒下,每当这时,负责押韵的士兵就会奋力挥鞭,直到确认倒下者再也起不来后,才会骂骂咧咧地割开绳套,将尸体遗弃在路边。

    这些奴隶面色悲苦,却又不敢大声啼哭。就这样走了两日,远远的能看到废弃的大军营帐,指挥官似乎提前得知了什么讯息,在进入营帐前冷冷地对奴隶们说道,“好好听着!吾王慈悲,让你们做奴隶五年后有机会成为冰风堡下民,要是敢反抗,里面就是你们的下场!”

    说罢,他喝令奴隶前进,迈入营帐后,眼前所见的一切终于让奴隶们那心中麻木的堤坝崩溃。

    数十座人头京观落于废弃营帐中,远远看去如同一座座小山。小山全由人头堆砌,死不瞑目的战士瞪着空洞的双目,瘆人至极。近处看,那些战士肌肤被冻得铁青,脸色乌黑一片,有的半张着嘴、有的舌头外露,看上去像是仍在无声哀嚎的亡灵。京观下是暗色的污迹,不用想,那是人头处留下的鲜血斑痕。

    数十座人头京观错落有致,这是最残忍的艺术品,也是最残酷的无声震慑。

    被俘虏的奴隶们悲伤再也止不住,心中唯一的希望竟以这种最为残酷的方式打破,让他们彻底崩溃。所有人在绝望中嚎啕大哭,哭声震动冰原,悲伤绝望满溢天空。

    冰风堡一方的营帐中,薇薇安和洛丽塔隐约听到了哭声,她们看向那片废弃的营帐,但相距过远,却只能看到冰原上那遍地无头尸骸。

    冰原上的野兽嗅到了食物的味道,聚集在血腥的战场上享受这场毕生难得一遇的盛宴。战旗插在冰层,随着寒风飘展,冰川大地残破不堪,到处都是大战后的痕迹。一道突兀的大洞在战场上如此惹眼,像是冰川大地遭受到无法愈合的贯穿伤,极寒的水流漂浮浮冰,折射出粼粼水光。伤痕累累的机械傀儡嘎吱叫唤,头顶的机械复眼在忠实地索敌,一台机械蜘蛛半截身子埋在冰层之下,徒劳地挥舞节肢想要爬出冰层。

    看着那片战场,薇薇安心中生起萧瑟之感,她拢起秀发,想到未来这样的战争将伴随毕生,便紧紧地泯住了双唇。

    这时,她被洛丽塔拍了一掌,曾经的打铁少女下手没有分寸,将身娇体弱的薇薇安拍了个趔趄。薇薇安的小小伤感被打破,不满地瞪向好友。

    “很痛啊!你干嘛?”

    “老师安排我们清点物资,你可别想偷懒!”偷懒惯犯的洛丽塔难得地大义凛然,“快点!老师接下来还得赶往埃罗萨呢!”

    “这话轮不到你说吧?”薇薇安说完,却奇妙地察觉自己的那丝伤感被对友人的嗔怪所取代。她看着洛丽塔嘻嘻的笑容,在寒冷的冰原里,心中居然流过一丝暖意。

    两位地位尊贵的女法师相伴而行,这一幕被独自立在雪坡上的夏洛特看在眼中。

    寒风吹过他的银发,沉默不语的青年唇角微翘。他看向北方,与薇薇安和洛丽塔不同,拥有万象魔眼的他能轻易看到那支哀气重重的奴隶队伍。原本微翘的唇角微微下垂,他抿着唇、双手握拳,默默地吹着寒风看着尸横遍野的战场和绝望悲泣的奴隶。

    身后传来脚步声,夏洛特没有回头,来者也没有掩饰的意思,径直来到他身边,以惯常的不愉快语气问道,“怎么?后悔了?”

    “正确的事何须后悔。”

    “那是不忍心?”这次,黛玛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愉悦。

    夏洛特沉默,冰原的风呼呼怒号,好歹没令气氛变得难堪。

    良久,他转过头问道,“黛玛首席,我们再休整一日,等奴隶平稳接收、物资清点完毕后,留下一位席位扫荡战场、主持大局,其余人请随我去埃罗萨支援。”

    “这是命令吗?”黛玛又变得不愉快了。

    “我不是说了‘请’字吗?”

    “啧,那也只是表面功夫吧,搞清楚点,我可不是你的女仆。”黛玛难得地嘟囔了一句,“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对此,夏洛特洒然一笑。

    “喂!夏洛特,别忘了你的承诺,我和黛娜是因为你承诺会找回主人才支持你的!”看他没有回应,黛玛又森然说道,“如果让我知道你起了异心……”

    夏洛特他转过头,眉头皱成川形,打断了她未出口的话,“唯有对姐姐的忠心这点,我不会输给任何人。”

    他说罢,转身走下了雪坡。

    “啧!”黛玛却更加不愉快了,“口是心非的男人!”

    是夜,奴隶的哭泣声隐隐约约响了一夜,任由看守如何打骂都无济于事,冰风堡的军队就在这恍如亡灵的哀泣中入睡。

    夏洛特没睡,当晚,他的营帐中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这位客人同样有着一头银发,他将中长发扎出尾辫,前发往后梳得一丝不苟。钟爱的银色游侠服纤尘不染,左胸前佩着一只红色的金属发簪。腰间佩着奇形弯刀,虽是游侠打扮,却又风度翩翩、如同一位温润优雅、在外游荡观光的贵公子。

    事实上他比任何贵公子都要高贵,也比任何战士都要灵巧,还比任何法师都要强大。

    .奥菲利斯。

    世人称他为构之主,掌控万物变化的魔王。

    他掀开营帐的帘子,亲切地向夏洛特打起了招呼,“深夜来访实属冒昧,吾友,最近过得如何?对变化系法术的研究可有进益?”

    夏洛特微微一愣,“我从没想过你会在战场上找我。”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