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葬礼

第一百一十一章 葬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纪元06年3月20日,埃罗萨先王劳伦斯葬礼。

    这一日,天空下着小雪,劳伦斯的灵柩从王都东入往北而行,他将被葬在克莱德曼王室陵寝之中,与历代先王长眠陵寝。

    夏洛特手上戴着黑色六芒星露指手套,这是斐雯丽给他的迟到的盛赞节礼物。他与斐雯丽一左一右扶着劳伦斯的灵柩,丽贝卡在前,庞大的贵族和军队团体护送灵柩入城而行。

    根本没有秘不发丧的选择,18日凌晨,所有人都看到了萨瓦堡上空那恐怖的黑云、电光和王座,那彻夜的轰鸣让整座城堡化为一片废墟,如此大的动静根本不可能瞒住任何人的眼睛。

    王都中家家户户披麻戴孝,人人在家门前挂上哀悼的黑色麻带。

    劳伦斯.克莱德曼无疑是埃罗萨的贤王和中兴之主,在他继位时,上代大公战死北方战场,劳伦斯临危受命、以弱冠之龄带领残军北上击退蛮族。其后交好冰风堡与洛森特,构筑出从北至西的坚固联盟,北伐蛮族夺取大片牧场耕地,将埃罗萨的领土足足扩大两倍。又在帝国内乱中南征不臣,拿下卡尔维峡谷以南大片领土,成为与霍森特一北一南的两大霸主,他的功绩和威望,哪怕在克莱德曼三千年历史中也少有人及。

    可就是这样一位带领饱受蛮族迫害的北境先民崛起,一位当世顶尖的政治家、军事家却在埃罗萨国力蒸蒸日上之时为保卫家国战死,也难怪王都人民泣不成声,自发地为这位可敬的君王送葬。

    没错!克莱德曼家族对外宣称劳伦斯是为了保卫埃罗萨而战死萨瓦堡之下,官方的说法是传说中湮灭危机时被封印的灾厄魔女卷土重来,劳伦斯为了保卫埃罗萨人民重创魔女,自身也力竭而亡,而埃罗萨原大公储艾文则被魔女掳掠。这话虽令人震惊,但也确实算不上什么谎言,尽管离奇,但看到那一夜之间崩毁的巍峨城堡,再怎么离奇的故事也有人信。

    毕竟斯泰厄世界是一个超凡力量横行的世界,任何神话传说都有其根据,那夜狂风骤雨在萨瓦堡上空咆哮不休,萨瓦堡周边百里范围都能亲眼目睹那可怕的异象。

    正因如此,埃罗萨人民才如此悲痛。

    当丽贝卡、夏洛特、斐雯丽扶着劳伦斯灵柩穿城而过时,王都的人们自发地加入送灵的队伍,以示对这位带领他们北逐蛮族、南伐不臣的君主的敬意。

    悲伤的哭泣声在王都回荡,若是从上方看向王都,就会发现灵柩所过之处,从后方四通八达的巷弄中如蚂蚁般涌出无数人群跟在灵柩之后,雪白的世界中坠满了密密麻麻的黑潮,王都万人空巷,只为帝王送行。

    这支庞大的送灵队伍直至快到克莱德曼王室陵墓时才停下。这是位于王都北方的一座小山,山体内部被克莱尔曼历代先人掘空,入口处为一精钢铸造的恢弘大门,大门高约三丈、宽约两丈,其上雕绘两只栩栩如生的巨龙拱卫中央,中央一人高举无悔流光坐于王座,正是克莱德曼官方先祖、三圣之一的克劳迪恩。

    丽贝卡以目鼓励斐雯丽,被定为当代家主的斐雯丽深深吸气,她强忍悲伤打开精钢大门的机括,以秘法配合机关启动大门,随着一阵隆隆巨响大门缓缓而开,其内幽深甬道透出深寒之意,在大门开启那刻,甬道两侧墙壁上的火把齐齐而燃,直入深处。

    至此,除了克莱德曼血裔和侍奉克莱德曼的家族骑士,余者皆不能入内。

    黛玛、黛娜、南希、拉姆齐等一众观礼之人皆留在门外,缓缓低头以示对这位可敬领袖的敬意,其余人等单膝跪地、拔剑在手,高呼‘恭送吾主灵柩入墓’。

    斐雯丽看向丽贝卡和夏洛特,在前者鼓励的眼神和后者心若死灰的麻木中扶着灵柩当先走入墓地,丽贝卡、夏洛特紧随其后,一众家族骑士抬着灵柩缓缓步入了这个先王的墓穴。

    两侧的壁画上依次绘着克莱德曼先祖的丰功伟绩,从克劳迪恩立国北境开始,各位先王前仆后继、筚路蓝缕征讨四方的历史绘于其上。那些壁画的色泽不再艳丽,却带着历史的厚重和苍茫感扑面而来,壁画上的历代先王仿佛默默注视着灵柩前行,这长长的甬道仿佛一道灵魂升华之路,先王的灵魂似乎在尽头等待着这位中兴之主的归来。

    每隔一段路程,两侧的甬道就出现一扇精钢大门,那儿是先王的墓室,历代先祖的沉眠之地。斐雯丽领着一行人默默前行,整个墓室构造呈十字型,最中央是克劳迪恩沉眠墓室,一行人在中央墓室朝克劳迪恩跪地祭拜,越过中央墓室后再行了两里,最后才到了属于劳伦斯的墓室。

    劳伦斯的墓室之门上绘着他一生功绩,挽狂澜于既倒、北击蛮族;改一世之新政、军功爵位;征南方之不臣、开拓领土。这位埃罗萨君王的政绩斐然,绘制他一生功绩的颜料尚未干涸,是这两日丽贝卡召集能工巧匠连日赶制。

    灵柩在大门前停下,这时,丽贝卡泣不成声地手扶灵柩,此举让夏洛特、斐雯丽兄妹再也无法克制心中悲伤,一时间哀哭声闷闷回响墓室。

    过了好一会儿,丽贝卡才在夏洛特与斐雯丽的搀扶下止住了哭声。她一指墓室,恹恹说道,“我死后,也将与你们父亲同葬于此。”

    夏洛特和斐雯丽见她说得哀伤同时悲泣。

    “无需如此,任谁都有死亡的一天,哪怕高高在上的神袛和王者,也逃不过最终陨落的命运。”丽贝卡轻拍两人的手掌,又一指深处的那处墓室,从这儿看去,那墓室在火光中影影绰绰,“那儿就是斐雯丽你未来的长眠之处了。”

    斐雯丽只看了一眼,便觉得那在火把中忽明忽暗的墓室像是一张怪兽的巨嘴,正等着吞噬她的灵魂。于是乎,一股莫大的恐惧迎面而来。她目光幽幽,眼中的泪水映着火光仿佛深潭中静静燃烧的幽火,这位二十四岁的女大公默默握紧手中的剑柄,这一刻,恐惧拽紧了她的心脏,谁也想不到她心中生出了何种想法。

    ——我要成为根源王者,对抗这死亡的命运!

    继艾文和夏洛特之后,北地三兄妹中最后的小妹也生出了对抗根源的心思。

    她静静看了那墓门一会,然后当先打开了属于劳伦斯的墓门,将这位埃罗萨的帝王送入了命运的归处。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