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八十一章 夏洛特K克莱德曼

第八十一章 夏洛特K克莱德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虚假的升华终于在这一刻带动了真实灵魂的晋升,巨量的信息让他的力量终于突破了那无形的天花板!他成功了!枯竭的魔能池骤然破裂,然后又以极快的速度重建。这次的魔能池更加宏大、更加牢固,而魔能则像是清泉般从新的池子里汩汩冒出,夏洛特心底焕发莫大的喜悦,他借助未来的自己,一举突破到九环!

    而更让他兴奋的是,灵魂的虚假升华还在继续,在那过程中,无数信息疯狂涌入夏洛特的脑海。它不断拔高,仿佛永无止境!

    很快,夏洛特就笑不出来了。

    那疯狂涌入的信息和不断升华的灵魂给了他莫大的压力,他感觉头痛欲裂,思维好像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七彩隧道,隧道似乎没有尽头,他仿佛坐在一个不断加速的穿梭机上,根本无法停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滑向深渊!

    “干!”

    他总算明白这个法术为什么会被列为最危险、最鸡肋的法术了。哪怕未来能举起王座,但现在的他又怎能忍受那无数的信息和疯狂升华的灵魂。他感觉自己在不断下坠,失重的眩晕感占据了所有的感观,他根本无法思考,所有的逻辑思维能力、主观意识和思想全都巨量的信息搅成了一锅粥。

    简单说来,他快疯了!

    现实中,夏洛特的魔眼不受控制地开启,无数淡金符文充斥瞳底。但这不是什么好事,他的眼珠在咕噜噜乱转,人也像疯子般哈哈大笑。在那灵魂无法忍受的痛苦中,他感觉下坠的自己似乎撞到了一块无形的地面。

    夏洛特混沌的意识有了片刻的清醒,他看到自己眼前站着一个人,那人身穿法袍、长发飘飘、面貌英俊、唇带若有若无的笑容。

    那丝笑容不断扩大,变为极其恶劣的邪笑,他提问,仿佛钟声响彻天地!

    “我是谁?”

    夏洛特几乎无法思考,他咬牙切齿,遵循本能地一挥手,怒吼道,“滚开!陆斯恩!”

    在夏洛特手上,魔能已不仅仅是构筑成物质世界的基本元素,一挥手间,魔能便如狂暴的风般将眼前陆斯恩的幻影撕成碎片。

    那风狂啸着,牢固的地下室像是可笑的积木般瞬间崩塌。房内的花农面色一变,在那股震慑灵魂的压力消失后,他立刻往那脏乱的地毯一扑,那下面是地下室的暗门,他感受到房屋结构的震动,下意识地想要抢救出他的少主。

    然而终究迟了一步,这为了掩饰而年久失修的矮房哪能经得住这样狂暴的力量,结构咔咔直响,花农这一扑仿佛最后一根稻草,河畔贫民窟的房子轰隆隆倒塌。

    “少主!”花农在倒塌的废墟中惨嚎,他那两名晕厥的下属被倒塌的梁木掩埋,鲜血像是溪水般渗出废墟缝隙,死亡的阴影覆盖在这黑暗中的河畔。

    砰!

    废墟一角的砖块像是喷泉般上涌,花农惊喜地转头,他的少主夏洛特正站在废墟之中。花农刚打算上前查探,但来自灵魂的心悸感却让他停下脚步。

    少主还是那个少主,但花农却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同。仿佛站在那里的并非某个凡物,而是可怕的魔神。

    “这……是哪?”那个疑似魔神的存在歪了歪头,似乎有些混乱,这个动作让花农警惕地退后了一步,手持匕首压低了身子。

    “我应该在……咦?”他惊疑不定,过了好一会儿,混沌的思维才归束有序,“我似乎失去了一些什么,或者说得到了一些什么?记忆有问题,但知识还在……魔能怎么会只有这么一点?这个是!召唤未来吗?”

    夏洛特被关进了哲学的迷宫,他现在拥有未来浩瀚的知识和强大的灵魂,但问题是,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这个时间点。那么问题来了,现在的他究竟是未来的自己,还是得到未来力量的九环大师呢?

    这个问题让他十分沉迷,他仔细体会这种奇妙的感觉,好半晌,才哈哈笑道,“有趣!有趣!”

    夏洛特伸手一招,沉睡的艾特罗阿克之书便落在手中。他朝花农转身,似乎这时候才发现这个渺小的蝼蚁。

    是的,算得上一方豪杰的花农在他眼中仅仅只是个微不足道的蝼蚁。夏洛特只要一挥手,就能将这个影卫的首领瞬间击溃。

    “花农,去保护妈妈,我这儿用不到你了。”夏洛特朝他下达了命令,他没注意到自己的说法方式有了微妙的改变。简单说来,他变得没那么礼貌,说话直来直往,似乎变得无情了。

    “阁下是谁?”花农却没有接受命令,而是警觉地反问,“少主在哪?”

    “哦?”夏洛特饶有兴致地一笑,“真是个忠臣啊。忠臣,我说!去保护妈妈!”

    绯红的瞳底似有光芒闪过,花农的警惕瞬间变为服从,他低头跪地,“是,主人!”

    夏洛特目送花农离开,满意地点了点头,“瞧,这样效率高多了。不过魔能池的储量也太低了点,这个样子要打垮魔女还有些勉强啊。”

    他看着废墟中汩汩流出的鲜血,打了个响指,那些鲜血就以极快的速度分解,化为纯粹的魔能缠绕到夏洛特的指尖,像是灵蛇般盘成一团,最后汇聚成淡蓝色的储能珠。

    废墟咔咔倒塌,两缕黑烟沿着废墟缝隙飘散在大气。夏洛特歪了歪头,“这也太少了吧?”他说完,又面向王都的一角,他从那儿感受到了不错的魔能源。

    “星之主座下的法师?嗯,虽然弱了点,但也聊胜于无吧!”

    一步踏出,他已跨入了那个花园别墅。来自天空城的施法大师最先察觉到那股毫无掩饰的深沉力量,他摇响警钟走出门外。当看到夏洛特时,面色一变。

    “夏洛特.克莱德曼!?不对!你不是夏洛特!你是谁?”

    “我当然是夏洛特.克莱德曼,但或许你该在其中加个K。”

    大师惊讶地瞪大了眼,但很快惊讶就化为愤怒,他低吼道,“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陛下!”

    仅仅瞳底金芒一闪,大师就跪在了花园之中。身后冲出来的施法者摆出了战斗的姿势,但刚冲出别墅,他们就齐刷刷地跪成了一排。

    “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这些来自天空城的强大施法者像是臣民般齐齐叩首,然后他们各自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齐刷刷往脖子上一抹,伤口巨大,鲜血在气管里发出诡异的嗤嗤声。那些鲜血汇聚成一团,再次转化为纯粹的魔能,最后变成一颗晶莹剔透的魔能珠。

    “啧,也就这点程度了。”夏洛特捏着珠子,咋了咋舌,“不过对付魔女倒是足够了。”

    他在尸体消散的灰烬中迈开步子,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奇妙变化。

    他的记忆还是此时的夏洛特,但他的行事风格却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