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二十二章 暗流涌动

第二十二章 暗流涌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萨瓦堡影卫密室中,夏洛特正在召集影卫议事。

    与其余军种不同,埃罗萨影卫并不在常规兵种序列中,甚至有很多人认为这个部门只是人们口耳相传的传说。

    但身为克莱德曼嫡系子弟,夏洛特自然知道这个神秘部门确实存在。但它确实不在埃罗萨的军种系统中,而是直属于大公的谍报刺杀队伍。

    这样一个部门人数自然不算太多。当夏洛特召开影卫议事时,抛去在外执行任务的负责人和守卫劳伦斯安全的影卫负责人外,其余负责人尽数到齐。可就这样,来的人也就五人而已。

    这些人完全没有花费多余笔墨去形容的必要,他们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平凡。这种平凡不单单是相貌上的,还有气质和眼神,从他们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凌厉和杀气,一个个就像被生活磨灭了理想的咸鱼般散发着随波逐流的气息。

    夏洛特初见他们时还吃了一惊,记忆处理术给了他许多法师梦寐以求的完全记忆能力,他自然认出了其中最年长的那位就是萨瓦堡的花农,在他还是孩子时,这位花农就已经负责照料除丽贝卡的蔷薇花园外的所有植物了。

    夏洛特从未想过这位花农居然就是神秘的影卫成员,而且还是影卫的副卫长,在卫长跟随劳伦斯前往前线后,他全权负责埃罗萨国内的事宜。

    夏洛特压下心底的震惊,耐心听他将目前的情况一一汇报,然后坐在桌子前敲着指节默默沉思。指节敲击之处是一张做工精良的羊皮卷,那是萨瓦堡密室的地图。上面记载了萨瓦堡历代扩建隐藏的密室,不过夏洛特仅仅一瞟就认定地图不全。因为他得到艾特罗阿克之书的藏书密室就不在记录之中。

    在此过程中,这些影卫高层都垂首侍立原位,展现出极佳的纪律性。

    倒不是夏洛特不想让他们落座,而是房内就这么一张桌子,根本没有他们落座的余地。这与克莱德曼家族历来的惯例有关,影卫只对大公负责,位卑而权重,历代大公都以这种方式提醒他们不要忘记自己的本分。

    过了一会,夏洛特再次确认道,“也就是说,失踪人口不是通过物资队运输的,而你们也查过了部分拥有授权的密室,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属下无能。”花农不辩解一句,开口就是无能。

    夏洛特自然不会怪他,他挥了挥手,“无妨,意料之中。我现在要你们做两件事,必须同时进行。其一,摸清与艾文有联系的异常人士的行动模式并制定行动方针,我们预定明日突袭,先解决外部的威胁;其二,我会根据密室的具体情况向影卫开放部分密室权限,你们负责隐秘探查,一旦发现异常不得自作主张,立刻上报给我。”

    “遵命!”影卫立刻应是。

    他们做事从不问缘由,既不问夏洛特为什么会选盛赞节当天动手,也不问夏洛特有什么通盘考虑。只要主上下令,他们就像精密的机器般严格执行。

    夏洛特接下来又将可以对影卫开放的密室一一圈定,这才宣布散会。

    这一天不会有任何行动,夏洛特还缺少至关重要的情报。艾文暗中究竟掌控了多少力量?那些力量的实力如何?灾厄魔女是否在萨瓦堡?这些情报夏洛特都必须烂熟于胸,他打算采取剪其羽翼的手段以震慑艾文,再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艾文不是敌人,这也意味着夏洛特不可能用斩首计划直接对他出手,那样只会激化矛盾,逼艾文走上绝路。

    这对从未组织过情报战的夏洛特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所幸他还有影卫的帮助,这让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未来也需要掌握一只绝对服从自己的势力,好应对各种威胁。

    “艾儿,你觉得拉姆齐这个人如何?”夏洛特突然问道。

    艾儿在银辉中化为幼女,歪着头想了好一阵,才回想起拉姆齐是谁,“不知道,我觉得他那人怪怪的。”

    夏洛特失笑摇头,他没有回答,而是在自己的房间内将那些未向影卫开放的密室一一标注,打算晚上去一探究竟。

    夏洛特并不知道,除了他外,他的好兄弟克莱尔与好妹妹斐雯丽同样也在调查失踪人口之事。

    整整一天,萨瓦堡的仆役们都在为明天的盛赞节做准备,这是北境最为盛大的节日,也是传统意义上的新年节。埃尔伯特逝世的消息被严格封锁,哪怕萨瓦堡内部暗流涌动,但为了稳定局势,丽贝卡仍强打着精神主持盛赞节的准备工作。

    在此期间,大量的物资从附近的城镇、村庄运往萨瓦堡,斐雯丽命令麾下骑士全程检查了所有入堡的物资。正如南希所料,那些物资手续正规,完全没有发现任何与失踪人口案有关的痕迹。

    这让斐雯丽百思不得其解,如果不是通过物资队,那幕后黑手是怎么把失踪者运到有着层层检查的萨瓦堡的?还是说,自己一开始的思路就错了,那些失踪人口根本就与萨瓦堡无关?可那又怎么解释线索一到萨瓦堡附近就中断了呢?

    吃过晚餐后,哪怕是斐雯丽也多少察觉到一点不妥。首先,晚餐上的气氛出乎意料的沉闷,尽管埃尔伯特之死对克莱德曼家族确实影响巨大,但那份沉闷却不是幽静,而更像是深渊一般压抑。

    一般而言,这时候夏洛特都会发挥他那插科打诨的功夫来活跃气氛。可晚宴上斐雯丽偷偷一瞥夏洛特,却发现后者在与餐盘中的羊腿默默较劲,几乎全程都未看过餐桌上的众人一眼。除了咋咋呼呼的艾儿引起了一些骚乱外,整个晚餐安静极了,让斐雯丽心底大起不安。

    她有偷看了一眼辛西娅,后者面色如常,优雅地吃着餐盘中的蔬菜,好像昨晚的一夜都没有发生。

    这让斐雯丽暗暗愧疚,觉得是否她的反应过激了些,以至于让夏洛特伤了心?

    直到沉闷的晚餐结束后,一整夜斐雯丽都在为昨夜的一巴掌而耿耿于怀、碾转难眠。不过深夜时分,当她起床喝水时,无意间却瞥见了城堡外运送垃圾的队伍。

    她顿时灵光一闪,觉得自己终于抓住了幕后黑手的马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