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八章 认知体系

第八章 认知体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感谢腹黑禦姊的月票!谢谢!)

    晚餐是在萨瓦堡吃的,在天色将黑前,车队总算赶到了萨瓦堡。

    吃过那场沉闷的晚餐,夏洛特在房间的露台上俯瞰久别的城堡。从露台上能看到丽贝卡钟爱的蔷薇花园,另一边连接着一片园林池塘,那是克莱德曼兄妹小时候钟爱的户外活动据点之一。

    万象魔眼的黑暗视觉让夏洛特能在黑夜中看清蔷薇花园的一切,北境凛冽的寒冬让花儿凋零,剩下的全是北境特有的寒带植物。一阵寒风吹过,枕着手肘的夏洛特打了个哆嗦,他将烟头捻灭,转身走向房内。

    他的房间还和以前一样,布置一点没变。床对面的武器柜上还有小时候练习用的木剑和十二岁那年使用的短剑。夏洛特指尖在短剑上轻轻拂过,一一感受着房间里的每样装饰,最后双手抱头,仰躺在天鹅绒床被上。

    “我现在才发现,比起天鹅绒床,我现在似乎更喜欢硬木床了。”

    “噎!贱人!”艾儿化为幼女形态,双手撑着下巴,舒服地眯起了眼睛,“那你睡地板吧!反正我更喜欢软床。”

    “我只是想表达有些东西看上去没变,但其实早就已经变了而已。”夏洛特坐起身,摊了摊手,“算了,也许我就不该在你面前伤春悲秋。”

    他说罢,径直走向房门。

    “你去哪?”艾儿问。

    “去一趟艾文那里,我有些事想和他谈谈,你要一起吗?”

    “当然!”

    与自己没有变化的房间不同,艾文的房间早就不在隔壁,甚至都已不在这层。夏洛特在城堡卫兵的带领下来到艾文房前,轻轻扣响了房门。很快,门那头就传来艾文的声音。

    “谁?”

    “是我,夏洛特。”

    那边沉默了一会,“……请进。”

    夏洛特推开房门,多年来的冒险生涯让他习惯性地打量房内的布置。

    这是一间集办公和待客用的宽敞房间,迎面是一个呈川字型布置的待客处,双排沙发是川字型的左右笔画,它们相对布置;中间是一个木质矮桌,或者说茶几,它是川字型中间的竖划。

    尽头是一张黑色的办公桌,坐在办公桌内的主人恰好可以面对房门。两侧是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书架,在办公桌两侧后方不远各有一扇木门,其中一扇应该通向艾文的起居室。

    这样的布置对称而严谨,确实很有法师的风格。但老实说,如果是夏洛特来布置房间的话,他会选择让书架呈波浪形往内推进,那样更能加深环境的层次感。换言之,他更喜欢在对称之中加入一点点非对称,来给严谨的布置添加一些俏皮的活力。

    “嗨,我没打扰到你吧?”夏洛特坐在书桌对面的椅子里,双手交叠问道。

    “还好,只是一些例常的文件和数据罢了。”艾文扬了扬手中的本子。

    那上面毫无法术气息,匆匆一瞥间,魔眼优秀的动态视觉捕捉到桑托斯小镇报表几个字,看来那本书是政务报表或是账目。

    “平时这些文件是你来处理?”夏洛特难以置信地问。

    “不然呢?我总得帮父母分担一些东西。”

    “等、等等!那你现在是什么级别?我是说法师等级。”夏洛特咽了口唾沫,他表情有些难堪。

    “九环,怎么了吗?”艾文从文件中抬起了眼睛。

    夏洛特微张着嘴,好半天才尴尬地摸了根烟塞进嘴里,他掩饰地说,“啊!没什么!挺好的。我近期也打算冲击九环了,你要来一根吗?”

    “不用,谢谢。”

    夏洛特撒谎了。他根本无法冲击九环,因为命运钱币推导的公式崩溃,他对世界的认知也开始动摇了。

    从法师级的七环到九环,法师必须得为接触世界真实的传奇筑基。而九环则是最关键的门槛,从九环开始,法师对多元宇宙的基本认知就已基本定型,到达九环,法师逐渐可以感知到世界的真实,在认知框架上丰润知识,或者说是在主干上添枝加叶,方能构筑出直通传奇乃至根源的参天大树。

    这倒不是说到达传奇后无法改换道路,但一般而言那样很难,难到几乎无法实现。将一切推倒重建远比在打好的基础上建造高楼大厦要困难许多,而夏洛特现在就面临构筑基础的巨大疑惑。

    夏洛特与其余法师不同,一般法师通过法术研究接触世界真实的过程是循序渐进的。而夏洛特一早接触法术,就是根源级别的死亡重置,换言之,他对世界的认知是建立在最难以理解的时空维度之上。

    而现在,海伍德的未来确定论、陆斯恩的命运不确定论,希尔维亚的命运选择论(她认为,对未来影响巨大的历史无法改变,简单说就是死亡的传奇及以上者无法真正意义上复活、或是改变死亡的命运)让夏洛特对时空的真实产生了巨大的疑惑。因此,他也陷入了对世界真实和未来道路的巨大疑惑中。

    而疑惑,就意味着无法确定未来的方向,也让夏洛特无法冲击九环。因为抱着疑惑冲击九环,会让他长久以来构筑的认知体系有崩溃的危险,而一个法师的认知体系崩溃或是从根本上错误,就意味着他的道路已走到尽头。

    年轻是夏洛特的资本,他或许在生命结束前能有重头再来的机会,但夏洛特可不敢去赌。

    而眼前的艾文,他居然能在处理繁忙政务的同时达到九环。他的天赋究竟有多么可怕?他所确定的认知世界真实的道路又是什么?这一切都让夏洛特既恐慌、又难堪。

    夏洛特总算体会到伊迪那句,怎么也追不上竞争对手的那份无奈了。

    “艾文……”夏洛特忍不住问,“你确定的道路是什么?”

    艾文和自己应该十分类似,他对世界的认知也并非寻常法师那般从能量和物质的变化入手,而是从最晦涩的时空维度开始,这就好比前世没学过牛顿经典力学的家伙跑去学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虽然起点高,但相对的疑惑也更多。

    那艾文是怎么解决这些疑惑的?这很重要!这不是夏洛特想打探艾文的认知体系,而是认知体系关系到如今艾文的人格和感知。

    换言之,夏洛特担心艾文全盘接受了陆斯恩的认知体系,那也就意味着艾文很有可能在逐渐变成那位强大可怕的时之主。

    夏洛特不认为艾文能简简单单解决困扰着自己的疑惑,构筑出全新的道路。光是想想就让夏洛特觉得可怕,他忽然觉得坐在书桌对面的不再是他那温和体贴的长兄,而是某个复活的亡灵。

    夏洛特等待着艾文的回答,后者沉默许久,从夏洛特指缝里取出香烟,吸上一口,呛了好几声才说。

    “说不清楚。”他在淡青的烟雾中说,“而且我也不希望我的认知体系会混淆你对世界真实的认知。”

    艾文选择了避而不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