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计议

第一百六十七章 计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事情就是这样的。”

    夏洛特朝后一步赶来的克莱尔复述了一遍情况,果不其然,克莱尔也和他一样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表示怀疑。

    “总感觉实在是太过巧合了一点。”克莱尔沉吟着说道,“帕拉恩镇作为第一个爆发亡灵天灾的地点,又恰好瘟疫浓度在天灾军团离开后还超过标准,在引起我们怀疑后,镇子里又突然出现这么一个血族。唔,这种巧合实在是……”

    “让人不快!”克莱尔斟酌着未说出口的言语被夏洛特接上,后者褚红色的眼褚中满是厌恶的神采,“简直就像在侮辱我们的智商!”

    克莱尔同样烦闷地点点头,“但正因为太过巧合,反而会让人产生一种,马尔萨斯与格洛瑞亚应该不至于弄出这么愚蠢的陷阱的感觉。确实让人不快呢。”

    “那么,克里斯蒂安家族真的有这一号人物吗?”夏洛特指了指仍待在罐子里的人彘男问道。

    被他一指,鲍勃就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现在鲍勃可老实多了,在此之前,哪怕面对夏洛特他也还有几分为自己的高贵出生而趾高气扬的意味,直到夏洛特毫不犹豫地捅了他一剑,他才恍然懂得了做人应当要保持谦逊的道理。

    “他确实是鲍勃,也确实和维尔莉特不和。”克莱尔毫不犹豫地回答,看来他在魂之座自有自己的一套信息源。克莱尔又问,“你能用心智类法术甄别他说的是真是假吗?”

    “我早就这么做了,从心智类法术的探测来看,他应该没有说谎。”夏洛特耸了耸肩,“但你也知道,心智类法术并非万能,如果他有什么特殊的道具或能力,也许也能反过来影响到我的探测结果。”

    “相信我!我没有!”这时候,鲍勃忍不住为自己辩护道。

    可在场之人除了艾儿任谁也不会理会他,可怜的人彘先生看到自己又引起了艾儿的注意,不禁瑟缩地缩了缩脖子。他本就没了四肢,只剩下一具被腐蚀得惨不忍睹的躯干,缩脖子的动作让他就像个乌龟一样狼狈,惹得艾儿在那哎嘿嘿傻笑。

    “这可难办了啊……”克莱尔和夏洛特一样,也露出了稍显为难的表情。

    “你不能直接探查他的灵魂吗?”夏洛特又问。

    这一次让人彘先生再也顾不上引起艾儿的注意,他打了个哆嗦大声喊道,“不!你们不能这么做——”

    克莱尔瞅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可倒是可以,但我担心那样做会让他灵魂中的某些信息崩溃,要是崩溃的恰好是天灾核心的所在,那可就麻烦了。”

    “那倒也是。”夏洛特点了点头。事实上,他也能施展搜魂的法术,不过出于同样的担心,他才询问在这方面造诣更深的克莱尔。

    “明智的选择……”鲍勃松了口气。

    “从刚刚开始你就在那喋喋不休呢。”

    夏洛特厌烦地挺剑朝鲍勃的肩胛骨一刺,腐蚀性的液体沿着伤口灌入他身体内部,后者哀嚎一声,痛得眼珠泛白。血族那超凡的恢复力在此时却成了痛苦的帮凶,不断生长的血肉虽比不上腐蚀的速度,却也能大大延缓它的侵入。而在这过程中,他不得不一直忍受那非人的痛苦。

    这或许也是维尔莉特对他的恶毒惩罚,当然,前提是他没有撒谎的话。

    这一次,夏洛特将附魔剑抽出的同时,顺势往玻璃器皿上直直一劈。原本施加了魔法的玻璃器皿挡不住剑锋的劈砍哗啦啦碎成一地,夏洛特左手信手一挥,那些绿色的腐蚀性液体就像被无形的力场包裹住般汇成一团,然后在一阵火焰中兹兹化为灰烬。

    克莱尔也一挥手,那些钉住鲍勃四肢的粗钉便应声而落。鲍勃大喜过望,他微一感应,那些被钉住的四肢就像有自我意识一般朝他的断裂的缺口飞去。断口处一阵血色的红线闪烁,不一会儿,鲍勃就恢复了原状,甚至还在身上变化出了一件得体的燕尾服。

    “唔!”就连夏洛特都忍不住为他那超凡的生命力而感到惊叹,“血族居然有这么可怕的生命力吗?”

    “不。”鲍勃十分自豪地说道,“仅仅只有克里斯蒂安家族的嫡系才具有这样的能力!”

    “了不起!”夏洛特绯红双瞳散发感兴趣的光芒,“鲍勃,你应该不会介意给我一点精血做研究吧?”

    ——事实上非常介意!你以为血族的精血是随随便便就能给人的东西吗?我甚至得花好几十年才能制造出那么一滴能用来救命的玩意!鲍勃忿忿不平地想。

    但他刚想反驳,就被夏洛特那微微挑了挑眉的危险表情给吓了一跳。于是乎,他很明智地从心口弹出一滴红中带金的鲜血,乖乖地让夏洛特收入特制的玻璃皿内。

    “愿意为您效劳!”鲍勃彬彬有礼地鞠躬,“夏洛特大师。”

    “我没有吗?”克莱尔平静地问。

    鲍勃欲哭无泪。

    十分钟后,夏洛特带着弟子们先一步走出了地下室,克莱尔与鲍勃留在了那儿,说是还有一些问题想要单独审讯。

    但其实并非如此,有关鲍勃的一切已经没了审讯的意义。心智类法术探测出鲍勃并未撒谎,夏洛特和克莱尔也不敢冒着风险对鲍勃搜魂,所以哪怕有可能这是一个陷阱或是什么障眼法,他们也只能按照敌人的意思一口吞下这块饵食。

    ——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真是令人不快!走出到豪宅的庭院中,夏洛特很不开心地想着。

    所以,克莱尔之所以要单独审讯鲍勃,只不过是为了防止他听到接下来的安排而已。

    “你们听好了。”夏洛特对三名年轻人说道,“接下来我和克莱尔打算跟着鲍勃去他说的地方一探究竟,敌人很强,我们必须得带着艾儿和奎恩一起行动。换言之,我们俩已经没有照顾你们的余裕。”

    三个年轻人知道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都安静地听着夏洛特的安排。

    “所以我和克莱尔要求你们三个立刻离开这里,往东北方走,到杜拉利公国里避避风头。我和克莱尔会刻意拖延时间,同时艾儿会陪你们一起,直到确定你们抵达杜拉利公国后,我再召回艾儿继续行动。但我需要你们尽快赶到那里,因为谁也不知道天灾瘟疫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全面爆发。”夏洛特严肃地问,“能做到吗?”

    “不需要我们去帮助泽纳斯了吗?”薇薇安不安地问。

    “不需要,那儿太危险,你们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好。”夏洛特情绪变得失落,“事实上,我和克莱尔都不看好鲍勃。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真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我们会直接去杜拉利公国与你们汇合的。”

    夏洛特不再是十三年前那个无所顾忌的少年了。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他不能把自己的性命扔在这里。

    已经长大了的男人抬起头暗暗祈祷——但愿事情不会恶化到那个地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