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四十七章 宴会试探

第四十七章 宴会试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赶往亚罗郡军营的路上,夏洛特与伊迪进行了简单的交流。

    “好久不见,伊迪。”夏洛特首先开启话题,“最近过得还好吗?”

    “相比起与你相遇前的日子,无疑算得上天堂。”伊迪一边策马,一边朝夏洛特再次做出觐见礼,“好久不见!伯爵大人。”

    对于他恭谨中隐隐透着的生疏,夏洛特并不觉得开心。

    “哈!现在就一板一眼地叫我伯爵了?我怎么感觉你越来越像我老哥了?还记得当年在桑托斯小镇和在琉森时,你对我还没有这么客气来着。特别是在小镇里,我现在还能回想起你打开木门时,在灰尘中那警惕与不快的眼神。”

    夏洛特想要通过回忆来拉进彼此的过程。

    “以前我是个混混,伯爵大人,但现在我已经是埃罗萨的子爵了。特别是作为援军来到亚罗郡,我可不能让人留下埃罗萨贵族不懂礼数的印象。”

    但很显然,夏洛特的努力并没有取得良好的效果。法师尴尬一笑,这时,伯伦特的呼唤让他摆脱了尴尬的境遇。

    “那行吧,等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们再好好聊聊。到那时,你可不能再像艾文那样一板一眼了。老实说,那简直无聊透顶!”

    夏洛特眨了眨眼,理所当然的,他这个笑话也没能让伊迪开怀。

    就这样与伯伦特一路交流着信息,不知不觉间已经抵达了亚罗郡军营。

    “抱歉,兄弟!”翻身下马时,伯伦特朝夏洛特一笑,“军情紧急,这些日子来我都住在军营研究对策。我发誓等到战争胜利后会为你举办盛大的酒宴,不过今天晚上,就让我们将就下吧!”

    “好吧!虽然这会让我回忆起当年骑士受训时的地狱生活,不过,我倒是完全可以理解。”

    与伯伦特说话倒是随便了许多,因为彼此身份接近,又有血亲关系与当年调皮捣蛋的经历,夏洛特倒不会刻意将他摆上高高在上的王者位置。

    一路走向中央营帐,夏洛特在夜幕下大概观察了军营的布置。各种军事设施层层叠叠,往往路过一个岔路口,又能看到隐蔽的拒马与战壕。

    哪怕军事素养不高,夏洛特也能感受到这个军营的不凡。与奥斯丁子爵那一板一眼的布置相比,伯伦特的军营显然更具特色。

    他这才恍然想起,自己这个看似玩世不恭的老哥平生最爱读书。小时候调皮捣蛋时,伯伦特也总是喜欢自命为大将军,指挥贵族子弟排兵布阵。那时候唯一敢和伯伦特呛声的,也只有两世为人的夏洛特而已。

    “到了!”

    中央营帐是个呈环形的营帐群落,高层官员们似乎都居住在这里,当伯伦特来到环形营帐中央的广场时,他的辅臣们都按照地位高低排成两排。

    “让我们欢迎丽贝卡殿下的血亲!来自北方的盟友!我最亲密的兄弟!”伯伦特搂住了夏洛特的肩膀,“他是夏洛特.克莱德曼,冰风堡的法定继承人!”

    所有将领与官员都热情地给予掌声,那份热情并非作伪,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振奋与雀跃的积极情绪。

    “当然,还有我们坚定的盟友,来自埃罗萨的伊迪子爵,他为我们带来了埃罗萨皇家骑士团第二分团的强大骑士!”

    他又拉住了伊迪。这一次,掌声略有下降,人们脸上也带着言不由衷的敷衍笑容。甚至有几个莽撞的家伙干脆双手抱胸,用愤恨的目光盯着面无表情的伊迪。

    ——看来因为前一阵子的增援事件,伊迪在洛森特并不受人欢迎。夏洛特如此想道。

    “用不着这样吧,说实话,你知道我并不喜欢这样过分热烈的欢迎仪式!”夏洛特脸上带着用于社交场合上的僵硬笑容。

    关于他的观点,这次伊迪倒是示以赞同的眼神。

    “你总得适应的,不是吗?”伯伦特揽着夏洛特肩膀往前走去,同时也自然而然地松开了伊迪,对于两人之间的亲疏之别一望可知,“毕竟你未来也会成为统治那个冰雪之国的王者。”

    ——那估计得到下辈子了!要知道,我家姐姐可是永生的王者!

    夏洛特翻了翻白眼,没有作答。

    接下来又是循规蹈矩且又百无聊赖的宴会流程,这场在军营中举办的宴会虽然简陋且充满金戈铁马的味道,但该有的热情不仅丝毫未缺,而且犹有过之。

    几乎每个人都会在盛赞夏洛特急公好义的同时,顺带畅谈过去洛森特与冰风堡的良好友谊。但事实上,在劳伦斯当权之前,冰风堡王室和洛森特王室之间根本毫无血亲与情谊,保持的仅仅是国与国之间最基本的交流联系。

    而对于这群将领官员的费吹捧与胡说八道,夏洛特也只能尴尬地点头微笑。偏偏作为这次的宴会主角,他还不能像以前那样找个角落胡吃好喝。这让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夏洛特身心俱疲。

    伯伦特看出了夏洛特的尴尬,在宴会气氛正烈时将夏洛特拉扯到一旁。他端着红酒,朝夏洛特露出抱歉的笑容。

    “是我考虑不周,光想着迎接你的到来,却没考虑到你的疲惫和官员们的热情。”

    夏洛特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像是缓解疲累般哈了口气,“哪有,我明白你的心意,我只希望今后这样的宴会能够再少一点就完美不过。”

    “放心吧,我保证从今天起直到获得胜利,你都休想通过各种宴会去认识洛森特的美丽姑娘。不过我答应你,等到战争结束,我会为你举办一个最高规模的宴会!”

    “我可不是你,兄弟。这样的机会我宁愿没有!”

    “你知道吗?你看起来简直像个苦行僧,而不是什么冰风堡大公储。我敢打赌,只要你想,今晚宴会上的所有姑娘都会为了陪你一夜而争得头破血流!”

    “得了吧,那只会要了我的命!”

    “哈?难道你的身体已经不行了?”

    听到这话,夏洛特翻了个白眼。他想——我说的可不是什么假话!如果知道我要像你一样布种天下,我家姐姐一定会要了我的命!

    这时,有个年近六十的男子走向两人,他身材矮小,体型倒还算得上精干。不过仔细一看,就能从他脸上看出松弛的老皮,就像是刚刚减肥成功的肥胖症者般肌肤松弛。

    夏洛特对他有些印象,这是伯伦特一开始介绍的几名大贵族之一,现在是伯伦特宫廷的宰相。

    “我很抱歉打扰了大公与伯爵的交谈。”他重新给夏洛特递上一杯红酒,又扬了扬另一只手上的杯子,“但请允许我有机会与大名鼎鼎的冬堡伯爵喝上一杯。”

    “居然对伯爵更感兴趣吗?”伯伦特自嘲地耸耸肩,“真是让我这个大公无地自容呀。”

    “哦!别这样!我的主人,毕竟远来是客嘛!”宰相夸张地朝伯伦特鞠躬,“待会我会向您表达我的歉意的,所以求求您不要将我这个老人的失礼放在心上。”

    伯伦特朝夏洛特摇摇头,做出爱莫能助的表情。

    对于伯伦特的宫廷宰相,至关重要的左右副手,夏洛特自然不会失礼。两人攀谈了几句,各自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对了,伯爵。”宰相吹捧了夏洛特几句后,装作不经意般地问道,“伯爵这次孤身来到洛森特,希尔维亚大公那边不会担心吗?”

    夏洛特预感到什么,他瞅了正独自啜饮的伯伦特一眼,冷淡而矜持地回道,“还好。”

    不想继续谈话的意思昭然若现,但宰相却像没有察觉般夸张地捂住了嘴,“怎么可能!要知道您可是希尔维亚大公唯一的继承人呀!她难道就不担心您的安全吗?最起码,也得派上一个法师塔的精锐来保护您才对呀!”

    夏洛特略带不快地搁下杯子,似笑非笑地盯着宰相,“您说得对。现在洛森特确实挺不安全的,也许我该听从姐姐的命令,尽快赶回冰风堡才对。您觉得呢?”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