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四十六章 上阵亲兄弟

第四十六章 上阵亲兄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首先插个队形,感谢醉酒的月票!)

    “是伯伦特殿下!”

    “不!现在应该是伯伦特大公吧!”

    “大公万岁!大公万岁!”

    站在简陋的木板码头上,眺望着特里亚河对岸的内尔听到身后传来的欢呼。

    他与站在一旁的薇薇安与洛丽塔同时回头,看到穿着铠甲的金发男子正与每一个疲惫的士兵亲密交谈。

    岁月倒并未在这个年近三十的男子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不过与薇薇安、洛丽塔近五年前看到的形象不同,现在的他少了一份玩世不恭的坏笑、却多了一份沉稳亲和的魅力。

    他是伯伦特.莱斯利,曾经被称为花花公子的男人,现在的洛森特大公。

    伯伦特注意到码头上的三人,他脸上露出一闪即逝的兴奋色彩,却又很快将那丝兴奋转化为亲和的笑意。他拍着每一个撤退的士兵肩膀,与每一个躬身行礼的骑士攀谈两句。短短百多米的路程,却花了他将近半个小时。

    内尔不去催促,他侧身观望着特里亚河对岸,时不时看向他的兄长,已长出些许绒毛的唇角微微上翘。那个莱斯利家族中仅有的几个将其视为血亲的男人,让他感到无比的安心与自豪。

    ——或许这才是家的感觉。但可惜的是,父亲赫伯特却已经不在……

    “内尔!”

    伯伦特的声音中饱含情感,内尔转过身,刚刚来得及露出一丝腼腆的笑容,就被伯伦特狠狠地拉入怀中。

    到底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内尔的个头刚刚好抵住伯伦特的下颚。他的哥哥,现在莱斯利家族的族长、洛森特新的君王现在却像个孩子一般,眼眶红润地吻着他油腻杂乱的发顶。

    “实、实在是太好了!内尔!”伯伦特的声音有些哽咽,“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他们用你的性命威胁我投降,可我不能那样做!因为我知道一旦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你和我……最后的莱斯利就全都完了!对不起,内尔,请原谅我……”

    内尔那近乎古铜色的肌肤有些发红,他不适地挣扎了几下,同样眼眶红润地抬头,“您不需要因正确的行为去向任何人道歉,哪怕那个人是我,我的哥……大公!但我想,我的所作所为并没有给您抹黑!”

    “叫我哥哥!内尔。”伯伦特拍了拍内尔的头,“你的所作所为没有给莱斯利抹黑,我早就说过,你比任何一个人都更像莱斯利!”

    “可……”

    “嘿!老弟,别让我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好吗?”

    伯伦特朝内尔眨了眨眼,那个动作又让内尔感觉到那个玩世不恭的老哥的回归。于是他红着眼,捻了捻鼻头点点头。

    “嘿!两位美丽的法师小姐!”伯伦特脸上又带上那种标志性的,不惹人厌的坏笑,张开手问,“要不要来个久违的拥抱?”

    两女早在水上都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个什么德性,薇薇安下意识退后了一步,而洛丽塔则毫不犹疑地双手交叉,摆出了‘stop’的姿势。

    “请住手吧!大公!”洛丽塔毫不留情,“您好歹也是我们伯伯辈的人了,就请以关爱下一辈的骑士精神,酌情克制住您那hentai的欲望吧!”

    伯伦特笑容僵硬,“这话可真过分啊!难道我在两位侄女的心中就是这样的人吗?”

    “抱歉!”洛丽塔冷笑一声,“我家老师说了,保护贞操、远离大公!”

    “哈?夏洛特那家伙居然这么过分的吗?”伯伦特挠了挠鼻头,“那么,那个过分的表弟现在又在什么地方?”

    内尔凝重地指向特里亚河对岸,“表哥他为了让我们安全撤退,与霍伊尔骑士等人主动留下狙击暴政神殿。”

    伯伦特收敛住脸上的笑容,庄重地命令身后数米远的辅臣们妥善安排士兵,随后不顾身份在逐渐下沉的夕阳中站在寒酸的码头等待。

    辅臣们渐渐散去,薇薇安拉了拉洛丽塔的衣袖,后者看向抱肩而立的银铠骑士,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那人好像是……”

    “伊迪!”薇薇安笃定地回答,“我们在琉森时见过的。”

    伊迪瞥了一眼薇薇安与洛丽塔,朝两女微微点了点头,似乎没有更近一步接触的打算。薇薇安与洛丽塔还以一礼,双方隔着四五米,默默地等待那个男人的归来。

    直到夜幕降临,几人才远远看到几艘小船缓缓驶来。除了当中一艘船上稀稀拉拉有几个人影、另一艘上驻着几匹战马外,多数船只上空荡荡的,除了撑船的船夫外空无一人。

    内尔心情一沉,他意识到能够活着回来的狙击部队十不存一。站在码头等待的几人神色紧张严肃,直到船只驶近,几人那严肃得像是石雕的脸上才略有舒缓。

    夏洛特正在与一名枯黄头发的年轻人说着什么,后者时不时点点头,疲惫的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之色。从他的装束上来看,那人应该只是个普通的骑兵。

    这时夏洛特抬头看向码头,略略一扫,脸上露出几分惊奇之色。他大概是看到了抱胸而立的伊迪,惊奇过后神色便化为振奋,然后朝几人挥了挥手。

    船靠岸,法师刚来得及走下踏板,就被伯伦特狠狠抱住。

    “兄弟!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语言来表达我内心的激动,我只想告诉你,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从来没有!你还是那个行事颠三倒四、让人意外的萨瓦堡贵族纨绔,还是那个重情重义的夏洛特.克莱德曼!”

    夏洛特身体僵了一僵,他沉默着回抱对方,声音低沉难过,“我很抱歉,我的表哥,我来晚了。赫伯特舅父、妮维雅舅母、希伯特大哥还有艾薇妹妹他们……那些仇,我们一起来报!”

    “那与你无关,兄弟!我很高兴你能赶来,很感激你不顾危险救下内尔的性命,我知道你明可以置之不理,那样你就可以得到更多!”伯伦特拍了拍夏洛特的肩膀,“所以我才说,你还是那个夏洛特!我的好兄弟!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你的感激,可我想让你清楚,当你说那些仇我们一起来报时,这话让我感觉自己不是孤身一人抵抗那快要将我压垮的重担!”

    “当然,我发誓你不会孤身一人!你有内尔、有那么多信赖你的臣民和盟友!”夏洛特看了不远处的伊迪一眼,“当然,你还有我!”

    伯伦特朝他伸出了手,五指握紧成拳,“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捣蛋前说过什么吗?”

    夏洛特将拳头往伯伦特拳头上一敲,“上阵亲兄弟!”

    “上阵亲兄弟!”

    他们同时看向内尔。

    “上阵……”

    内尔迟疑着伸出拳,然后两个拳头一先一后地砸上。他眼中的神色由一开始的犹豫与自卑,化为坚定与执着。

    “亲兄弟——”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