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二十九章 混乱的战场

第二十九章 混乱的战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正如夏洛特忧心的那般,奥斯丁子爵带领的反抗军此时近乎陷入绝境。

    战场上,原本攻势顺利的反抗军被分割成数块。暴政神殿的战士仿佛锋锐的刀子,一把插入了反抗军腹部。若从高空往下观望,就会发现整个反抗军如同被人分割享用的蛋糕,每一部各自为战,就像被剥光衣服的少女般只能任人享用。

    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数不清的生命在消逝,暴政神殿的信徒们大多是野心家、暴君、刽子手、佣兵……他们不同于深渊恶魔那种混乱无序的杀戮性,而是有组织、有建制、遵循规则的暴力者。

    当他们认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正义且符合道德观念时,这些大多数情况下能够克制自己暴力倾向的信徒们便会化身为最狂热的战士,将敢于反抗的对手斩于马下。

    这些在战斗中表现得无比疯狂的神殿战士,无论是从经验、实力还是训练度上都远超奥斯丁子爵率领的反抗军。因此,当他们从反抗军腹部与尾部攻击时,奥斯丁子爵的军队几乎在瞬间就陷入了混乱。

    位于中军的奥斯丁子爵握紧缰绳,整个手指节都因用力而泛白。耳中听到的是同胞们或恐惧、或绝望的哀嚎,眼中所见的是一片混乱、丢盔卸甲的军团。

    在侍从的护卫下从高地往四处观望,无论哪里都是黑压压的人头。被屠戮的军队不断地往高岗压缩,西南方有一支队伍想要逃亡,却被神殿的圣骑士一个冲锋便如屠鸡宰狗般解决。战场一片混乱,哪怕是埃罗萨的劳伦斯在此,面对兵败如山倒的情况只怕也只得颓然服输。

    “子爵!突围吧!子爵!”

    有人在奥斯丁子爵的耳边狂呼,但奥斯丁却听不真切。那声音飘渺,仿佛是从梦境深处传出,令他无法思考。

    他在想,事情究竟是怎么恶化到这一步的呢?好像前一刻他们还占据优势,但下一秒一切就变得无法挽回一般。

    他费力思索,总算恍然想起一切的起因。原本他们还占据着绝对的优势,遭遇猛攻的仓储基地眼看就要陷落。可那时,他却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他没有严格执行与夏洛特定下的约定,在昨夜直接撤退。

    想要攻陷粮仓,为亚罗郡战役取得优势的想法让奥斯丁犯下了人生中最大的错误。当海灵顿率领的神殿战士入场时,几乎将全部兵力置入战场的反抗军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切割,接下来一直被压制的仓储基地也趁机开始反攻,以至于让一切都变得无法挽回。

    “子爵!!!不能再犹豫了啊!”

    有人扯住了奥斯丁的衣领,陷入悔恨与痛苦的奥斯丁恍然。好一会儿后,眼前的重影才化为了真实的影像。

    那是霍伊尔!

    此刻,这个深受奥斯丁喜爱的青年骑士铠甲上染满鲜血,棕色发梢上满是汗渍与污渍。他满脸黑灰、表情焦躁,肩甲上还插着一根箭矢。

    “必须得突围了!子爵!”霍伊尔扯着嗓子大吼,“我们已经失败了!”

    是啊!已经失败了!

    奥斯丁子爵干裂的唇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他看了眼身边的侍卫们,每个人都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您是领军者!”霍伊尔继续说道,“容不得半点犹豫啊!”

    ——是啊!不能犹豫!

    以前奥斯丁还认为霍伊尔需要得到足够的历练,方才能够拥有独掌一军的能力。但现在看来,这个军事素养并不算顶尖的青年,其实远比自己要适合当个领军者吧?

    ——那么,是时候做出自己的决断了!

    让我们将时间倒回到十分钟前,在奥斯丁子爵做出决断前,战场的边缘迎来了两名不速之客。

    身披斗篷的两名男子驾着马,一先一后奔驰上一块高地。马儿在高地悬崖边扬起前腿、发出嘶鸣。当先的一名男子一拉兜帽,露出一张平凡的脸。

    他褚红色的瞳孔快速地掠过战场,平凡的脸上一片严肃,隐隐露出肃杀之气。

    “这、这是——”

    身后的另一名男子同样拉开兜帽,古铜色的肌肤与刚毅的相貌让他满是阳刚之气。他同样快速查看战场,仿佛是天意一般,让他顷刻间锁定了一人。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战甲的男子,褐色的长发被他束成飘逸的单马尾,手持利剑的他本身就像一柄神兵利器,所过之处掀起一片血雨腥风。

    他浑身燃烧着银色的虚焰,无论怎样的攻击都无法突破那层薄薄的虚焰,甚至会被那虚无的银焰化为灰烬。剑气纵横,虚幻的银焰无坚不摧,几乎举手投足间都能将前方的反抗军战士屠戮一空。

    当压力渐小后,他不再激发那拥有无上威能的银焰,而是如普通战士般朝前冲锋。一名反抗军的长矛被他夹在腋下,单臂一举,那胆敢挑战他的战士便被他甩上半空。

    然后他抡起左臂朝前投射长矛,长矛如电,瞬间贯穿前方敌阵。与此同时,这个如同战神般的男人抬起膝盖,朝着空中坠下的战士背脊一顶。瞬间,那个可怜的战士便被弯折成倒V型。

    简直是一台人性绞肉机!那家伙的残暴与威势更甚斐雯丽数倍,甚至堪比记忆中暴怒的劳伦斯!

    “告死者——海灵顿!”内尔咬牙切齿地道出那个男人的名字!

    他一拨马头,就想从缓坡上冲向战场。然而一道无形力场突涌,马儿发出嘶鸣,恐慌地在原地踢踏。

    “回来!”夏洛特冷声喝到,“你想干嘛?!去送死吗?”

    “我没有!”内尔咬牙说道,又露出哀求的表情,“我知道我不是那个屠夫的对手,可我们总得做点什么!那是洛森特的战士,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屠杀!”

    夏洛特用褚红色的瞳孔看着他,语气有所缓和,“相信我,你什么都做不到。我也同样如此。”

    内尔咬着牙,像是痛恨自己的无力般咬得牙龈充血。

    “我们已经来迟了。”夏洛特再次看向战场,“谁也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

    “霍伊尔!”

    与此同时,战场的指挥所,奥斯丁子爵做出了自己的决断!

    “是!”霍伊尔抬头挺胸,洛森特的军礼被一丝不苟地做出。

    “我命令你带领残军突围!”

    “遵命!将军!”霍伊尔大声接令,然后很快便露出惊异的表情,“可是……那您呢?!”

    奥斯丁子爵翻身下马,沉默着从掌旗官手中举起军旗。他在震天撼地的厮杀声中缓缓抚摸军旗,露出老态的脸上表情恍惚,仿佛又回忆起自己初阵的那天。

    神色重回刚毅,奥斯丁以领军者的气概做出回答。

    “正如你所说,我是领军者!”他朝霍伊尔慨然而笑,“如果我撤退了,军队的士气将彻底崩溃!我必须在这里,让仍在奋战的大家看到我绝不独存的气概!唯有如此,你们才有那么一线希望突围。”

    “可……”

    “霍伊尔……”奥斯丁子爵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般温和地朝霍伊尔解释,“这是我能给你上的最后一课了。如果有一天你能独自领军,请记住一点,慈不掌兵!无论对敌人、对属下、甚至对自己!只要能达到最大的战果,那么一切都可以牺牲!”

    霍伊尔嗫嚅着喊道,“老师……”

    “快走吧!”奥斯丁子爵嘿然而笑,“这一次是我必须做出的决断,如果下一次轮到你时,请记住,要像你刚刚呵斥我的那样——不要犹豫!走——!”

    默默地朝这个老人敬上军礼,霍伊尔擦干眼泪、拨转马头,声音哽咽着大吼,“贵族军官、骑兵团听令!随我突围——!”

    原本混乱的战场上,有一股力量开始凝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