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七章 那些恶魔

第七章 那些恶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夏洛特觉得胸口就像堵了一口巨石,压在心底不吐不快却又怎么都吐不出来。

    他很想不管不顾,用冰霜与红莲地狱将这些人彻底毁灭,但他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这个曾几何时无法无天、觉得一切都尽在掌握的贵族法师像是被抽去精气神般,整个人都陷入了萎靡的状态。

    夏洛特迎着薇薇安诧异与难过的眼神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此刻能做的就是离开。这让骄傲的法师十分难过,因为随着年龄渐长、眼界扩宽、能力成长,他才悲哀地发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便越来越多。

    不!这样说并不准确。准确地说,是随着阅历与能力的增加,他才逐渐了解到自己的渺小。

    他——什么都做不到!

    营地中的气氛十分沉闷,除了那对抱头痛哭的中年夫妻,就只有夏末的夜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夏洛特张了张嘴,用干涩到像是金属片互相刮擦的难听声音说道,“我们走。”

    那些易子相食的可悲可恨者明显松了口气,当夏洛特迈着沉重脚步头也不回地走出营地时,却听到犹自不信的薇薇安既愤且悲的怒吼。

    “你们凭什么这么做!他是你的孩子!他是会哭会笑的鲜活生命——”

    这是谈吐文雅、生性胆小的女孩第一次怒吼。夏洛特顿住脚步,听到薇薇安那伤心愤怒至极的诅咒。

    “你们这群食人的恶魔!我诅咒你们!我诅咒你们将被你们所信奉的神袛厌弃,死后必不可被接纳入神国,必将永堕深渊地狱,转生为最低劣的深渊蠕虫——”

    哪怕这种诅咒仅仅是发泄,不带有任何神秘的力量,但对于生活在斯泰厄世界绝大多数生命而言,这也算得上最恐怖、恶毒的诅咒。

    无法进入自己所信奉神袛的神国,就意味着灵魂要么在无信者之墙备受煎熬、最后坠入根源之涡化为最基本的能量粒子,等待下一次的组合轮回。

    要么就像薇薇安的诅咒般,被深渊力量拉扯入深渊,成为不知思考为何物的深渊蠕虫。

    这对于一般人类而言,这诅咒实在太过于恐怖。

    营帐中,有个男人恐惧得全身发抖,理智彻底崩溃的他冲向毫不设防的薇薇安,却在接近薇薇安的一瞬被一发爆裂魔弹炸成大小不一的肉块。

    那是艾儿出手了,并非人类的她对于杀人毫无心理负担。血腥的杀戮与神秘的法术让那群易子相食的可怜人彻底崩溃。

    领头者带着那群饥民跪在地上,哆哆嗦嗦涕泪横流。

    “法师!伟大的法师!请您收回诅咒吧!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村庄里有恶魔,贵族们根本就不管,如果可以,谁又愿意做出这种事啊!”

    哀嚎与乞求声汇成一片,嘈杂的哭泣声惊起林间飞鸟无数。‘啊啊’鸣叫的飞鸟越过渐黑的天空,惨然的气氛无限萧索。

    “要不要我帮你,让他们一次性全下地狱!”艾儿打算给薇薇安出气,虽然与洛丽塔的性格更加合得来,但并不意味着艾儿不喜欢薇薇安。

    “不要!!!”

    薇薇安与洛丽塔试图阻止,但那当然毫无意义,严格说来,艾儿也算得上她们的半个老师。

    还是夏洛特劝阻了艾儿,他拍了拍薇薇安与洛丽塔的肩膀,儿时生活经历的不同,让洛丽塔能稍显冷静地对待这一切。

    “我们走。”夏洛特迈开步子,他觉得自己这个当老师的实在糟糕透顶。想要安慰两个弟子,却发现连他自己都在愤怒迷茫。

    身后哀求他们收回诅咒的声音仍在继续,看到艾儿施法的饥民误认为薇薇安真给他们下了恶毒的诅咒。夏洛特不打算解释,他觉得让这群饥民余生活在恐惧中也算不错,哪怕他们确实可怜,但也必须为自己的恶行赎罪。

    “我会解决那群恶魔。”

    在离开这片营地前,法师终究给饥民留下了一条活路。

    “他们才是恶魔!”

    星夜走在赶往恶魔聚集点的路上,薇薇安犹自怒恨难平地低吼道。

    这还是夏洛特第一次见到薇薇安如此愤怒,印象中的她说话总是细声细气、慢条斯理。

    夏洛特能够理解她的愤慨。

    哪怕为了研究记忆与灵魂的联系,他与好兄弟克莱尔也曾进行过数次活体实验,但所用的对象也均是万恶不赦的死刑犯。

    但夏洛特并不认同薇薇安的观点,他并不觉得那群饥民是‘真正的恶魔’,但‘真正的恶魔’究竟是什么呢?

    是让这群饥民朝不保夕的深渊恶魔?还是霍森特的侵略者?或是高高在上的贵族?还是那牢不可破的阶级制度?或是直观体现的个体力量?亦或者是冥冥中的某种命运与力量?

    此时的夏洛特无法回答。

    他只知道薇薇安的观点并不正确,但究竟怎么个不正确法,他也说不清楚。

    无法解释就不能反驳,夏洛特能做的只能像她们还小的时候那样,默不作声地抚摸着弟子们的秀发,给她们带来微不足道的安慰。

    此时的冰风堡法师们并不清楚,他们之所以会高高在上地以道德、正义、律法来抨击饥民、制裁生命,是因为他们是雄狮,会本能地掠食群羊,却还傲慢地要求群羊认同雄狮的观念。

    他们是肉食者,那是来自肉食者并无自觉的傲慢与漠视。

    因为狮子与群羊,从来都不是同类。

    “到了。”

    再一次释放侦测邪恶的法术,夏洛特站在无人的村庄,确定了恶魔的方位。

    被遗弃的村庄萧瑟而狼藉,静谧的月光下,所有的一切都黑彤彤的,仿佛造物主给这片村庄泼上了漆黑的墨汁。

    无人居住的房门被夜风吹打,缺乏润滑的轴承发出吱呀的哀鸣。年久失修的窗户到处漏风,穿堂风刮过会发出呜呜的声音。一间破旧的木房前流着暗红的血迹,稀疏的牲畜圈中鸡毛遍地、暗色斑斑。

    这间村庄仿佛鬼蜮,很难想象那群饥民是在两天前匆匆从这逃离。

    村口的告示牌上几张泛黄的纸张被风吹得啪啪作响,一张不堪其扰的纸张被风卷着如冥纸般吹向法师。夏洛特顺手接过一看,破破烂烂的纸张上依稀可见模糊的字迹。

    “霍森特……统治……警告……半月内送上粮食……税收与军资……否则……”

    从内容上看,无外乎是侵略者要求村民送上税收,否则后面的字迹已经看不清楚,但夏洛特猜也能猜到那绝不是什么请人喝茶之类的好话。

    走到告示牌前,那快要被吹烂的几张纸上还写着一些字迹。匆匆一瞥间,夏洛特注意到有一张保存得较为完好纸张上写着这样的话。

    “人手不足,待调查清楚后再行处理村庄威胁。另,尽快上缴税收,否则以漏税法从严处置。”

    他们并不在乎这群村民想要什么,他们只在乎自己想要什么。

    薇薇安同样看到了那些告示。

    曾经胆小怕事的女孩儿捏紧了拳头,朝身边的老师要求。

    “老师!请让我亲手处置那群恶魔!”

    夏洛特不知道她所指的‘恶魔’究竟是什么,他只是怜爱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