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尾声其一 时光难易的承诺

尾声其一 时光难易的承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幽暗地底,那是确确实实存在于斯泰厄世界上的一个独立社会。

    没有亲眼见到这个幽暗、宏伟的世界,人们永远都无法想象在他们足下的大地之下,还有着一个无比复杂的生态网。

    黑暗精灵、矮人、牛头人、穴居人……等等各式各样的智慧种族生活在其中,当然,还少不了那些行走于黑暗中的掠食者与地底世界特有的植物,他们一起、共同构筑出了一个复杂、诡谲、千奇百怪、弱肉强食的生态系统。

    即便说上三天三夜、编纂出数百本各类书籍,但假使不去亲自游历一番,大概再出色的学者也无法完美地将这个幽暗世界描绘清楚。

    可一般而言,错非有着特殊目的、且对自身能力颇为自信者,根本就不会产生前往地底世界这样的想法。

    因为那个不比地表世界小上多少的庞大世界有着公认的几大特性。

    其一,虽然地底世界并非毫无光亮,其内的蕨类植物自带的发光细胞能给这个黑暗的世界带来独特的光明,但请牢记,大多数地方仍是一片黑暗;

    其二,地底世界的原住民大多拥有黑暗视觉,哪怕没有,他们也拥有在黑暗中精准感知的类似能力;

    其三,地底世界并非狭窄的洞窟,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广阔世界,各类危险重出不穷;

    其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因为地底世界的食物资源稀缺,这儿的原住民大多都是擅长阴谋鬼蜮的邪恶阵营。

    现在知道为什么对自身实力没有绝对自信的地表原住民不愿前往这个世界了吧?毫不客气地说,哪怕以夏洛特此时之能,刚入地底世界未能适应这个黑暗世界的血腥法则时,也不过只是一只任人揉搓的咸鱼。

    但这个世上总有那么顶尖的一小撮人能够无视这个定律,比如刚在水上都展现实力冰山一角的希尔维亚,还比如此刻以游园姿态惬意踱步的佐伊.K.奥菲利斯。

    回廊中的佐伊追求完美、个性认真,现实中的佐伊也大抵如此。

    他把自己银色中长发扎出尾辫,前发往后梳得一丝不苟。钟爱的银色游侠服纤尘不染,左胸前佩着一只红色的金属发簪,腰间佩着两把奇形弯刀。中性化的俊脸上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唯有干净脸蛋上那双淡金色的瞳孔内透着一抹沧桑。

    他看上去就像一个经历过人生起伏、对生命有着独特领悟的迷人贵公子,而非威名赫赫的根源王者。

    实话说,胸口的那只发簪多少让他看上去带有一些女性化的色彩。但个性追求完美、骨子里充满了倔强男子气概的佐伊,自湮灭战争结束后却从未抛弃这支发簪。

    哪怕有时候兴致所发换上一副战士铠甲,但佐伊仍然会珍而重之地利用魔力,将发簪别在胸前。

    对于自家老师那独特的审美观,黛芙妮已经不止一次就此吐槽,但很显然,一意孤行的王者从来不会听从自家弟子的建议。

    这多少也让黛芙妮了解到,所谓王者皆愚此话的含义。

    在诸多根源王者中,佐伊大概是最为特殊的一个。

    那倒不是说他的个性强烈有别于其余王者,恰恰相反,与崇尚秩序与威严的伊曼纽尔、性喜厮杀与混乱的杰拉尔德、享受赌徒刺激的埃德温相比,他的个性与其说是强烈、不如说是中庸。

    他从未建立过独属于自己的法术组织,也从未想过要操控森林精灵的意识形态,不在意凡人对其是否保持基本的敬意,甚至兴之所至,他能与一个乞丐聊上一宿。

    佐伊大概是最不像王者的王者,以至于作为弟子的黛芙妮也敢对这位老师尽情吐槽,而不担心会得到任何责罚。

    小时候的黛芙妮被佐伊带往人类社会采风,那时候曾有幸看到这位鼎鼎大名的王者与一名小菜贩为苹果如何栽种更加美味进行过一场激烈辩论。那时候还不到三十岁的黛芙妮(精灵的成年期为一百年)忍不住会想,也许我家老师是个假的王者。

    但现在想想的话,那未尝不是佐伊个性过于强烈的表现。

    就好比如那只发簪代表的独特审美观,也好比如成就王者的佐伊曾婉拒出任精灵王的请求,理由却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好吧!哪怕号称长生种的精灵一族生命足够悠久,哪怕自湮灭战争以来,佐伊曾经的亲密战友仍有一些活跃在精灵政坛,但三千年漫长岁月中,即便是那些长老们也很难与佐伊见上一面。

    错非近些年来对自家唯一的弟子黛芙妮倾注了不少心血,大概以精灵的长寿程度,久未现身的佐伊也会成为精灵王国中活着的传说。

    请原谅笔者以长篇累牍的方式描绘这位王者,盖因名为佐伊.K.奥菲利斯的精灵实在是太过于独特。

    也因此刻,这位在漫长岁月中游览过星界风光、见识过无尽深渊、到达过完全不输于斯泰厄的凯洛尔世界、去过各种元素界与幽影世界的佐伊,现在却实实在在地露出了难得的惊叹表情。

    他微微泛白的双唇微张,淡金色的瞳孔中溢出名为惊叹的色彩,虽是惊讶与怀念的表情,但却丝毫无损于他那非凡的魅力。

    与夏洛特相比,虽然二者同是颜值非凡的男子,但佐伊的魅力却来自于见惯风雨的淡然与成熟。而不像夏洛特,热情奔放、具备非凡的感染力。

    “真是令人怀念。”佐伊喃喃自语,“错非是两侧的峭壁,我差点还以为回到了三千年前的萨瓦堡。”

    那绝非佐伊夸张的形容词,而是在他眼前实实在在地伫立着一个黑色的城堡建筑群。

    城堡伫立于人工堆设的山丘之上,两侧是长满了青苔的悬崖峭壁,嶙峋的巨石是城堡的背景,修建于山丘上的城堡黑暗静谧,如同骑士传说中吸血鬼居住的古老灵柩。

    如果夏洛特在这里,一定会十分赞同佐伊的看法。眼前的堡垒群落是真正的军事要塞,烧结成黑色的石块垒砌成高大的城墙,护城河环城而绕,中央的大门通体由精钢铸造。每个五十米设计的瞭望台上黑乎乎一片,以佐伊的视力,能够透过黑暗看到城内那宏伟的黑色石阶。

    石阶直通城堡居住区,如果佐伊的记忆没出错的话,在居住区后便是骑士训练场与整备区,除此之外还配备了宽敞的铁匠铺与粮仓。三千年前未经扩建的萨瓦堡,在当时便是这样的军事要塞。

    毋庸置疑,这里就是佐伊曾经奋战过的城堡!

    它是克莱德曼家族的根基——萨瓦堡!

    目的地已到,佐伊并未急着进入城堡。

    他在城堡前打量这个宏伟的军事要塞,在山丘之下,影影绰绰能够看到一些身材矮小、双手瘦长、皮肤褶皱、脑门光秃的生物正在不断忙碌。

    那是地底穴居人。这些地底世界的原住民类似于地上世界的猿猴,但却拥有十四岁左右孩童的智力。

    作为地底世界中脑筋不算灵光、天赋极端低劣的种族,它们多数被黑暗精灵、灰矮人、牛头人等地底世界的统治者们奴役。自诩为高等智慧生命的种族从来不把它们当智慧生物看待,而简简单单将其视为一群天生的奴隶、或是保质期不错的工具。

    而穴居人为了活命,大多托庇于自家的主人,也会察言观色地在情况不对时第一时间背叛。总之,自诩身份高贵的贵族们从来不屑于使用这些奴隶,哪怕它们廉价且毫无人权可言。

    “不过,这座山丘、这栋堡垒总不是凭空立起来的。”佐伊自语道,一想到即将见到的、以傲慢闻名的昔日劲敌居然沦落到奴役穴居人为其铸造堡垒的地步,即便以佐伊那见惯风雨的定性也不由得露出讽刺的微笑。

    这次,他不再停留。一步跨出,已经穿过了那厚重的精钢大门进入了城堡中。

    佐伊沿着那垒砌的黑石长阶而上,黑暗中的堡垒毫无一丝光明,但轻轻踱步的佐伊却仿若回到了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午后,他与他的母亲,现在精灵主神伊薇特带领着精灵大军来到了北境的萨瓦堡。那是对抗魔女阵营最后的堡垒,也是传闻中时之主陆斯恩后期所居住的主城。

    那时候的佐伊穿着轻便的游侠服,头上如同所有精灵青年的喜好般插着一根灵鸟鸟羽,他腰间挎着双刀,背后斜背绿色长弓,跟在伊薇特身后走上了那漫长庄严的石阶。

    石阶上,一个有着黑发的爽朗男人、一个总是摆出严苛表情的灰袍法师、一个穿着红色多层蕾丝连衣裙的冷艳少女站成一排,以爽朗男子为首,热情欢迎着他们的到来。

    但最后,真正引起他注意的却是一个热情的女声。

    “瞧!那就是精灵!和妈妈跟我说的一样,美丽极了!”两侧欢迎的人群中,那个有着翠绿短发的少女露出虎牙,笑得灿烂,“我总有一天要创造出理想中的世界,让万族和平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到那时候,我就邀请精灵们去我的故乡热闹玩耍,让我那平凡的爸爸妈妈也见见传说中的精灵!”

    “小、小声点!邦妮……你这样很不礼貌的啊!”她的同伴试图阻止有着纯真笑容的少女。

    是啊!你以为我们精灵是什么珍奇的生物吗?我们可是高贵的长生种、比人类更加优秀的智慧生命!

    那时的佐伊不满地想着,真是没有礼貌的家伙,还要让父母看看精灵,以为我们精灵是什么猴子吗!?还有啊,创造出万族和平生活的世界,你是个傻子吧?到底怎么成为法师的啊!

    走在黑阶上的佐伊笑了,是啊!邦妮真是个笨蛋!

    她的天赋明明不高,却妄想成就根源王者!她明明是个以理智为座右铭的法师,却幻想有朝一日世界大同!她的父母明明在战争中被虐杀,却幻想还能让他们见见传说中的精灵!

    最最笨蛋的是!她明明遭受过那样痛苦的经历,却还能露出那大自然般清新纯洁的笑容,然后拍着贫瘠的胸部,说着自己能行却做着让她倍感吃力的活!

    最终,她为她的笨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佐伊在城堡主建筑的门口停步,他下意识地抚摸胸前佩戴的发簪,有那么一瞬间,犹豫的色彩浮现在他英俊的脸上。

    “踏出这一步后,就再也无法回头了……”佐伊低头轻轻亲吻发簪,“邦妮……你、会怨恨我吗?”

    数分钟后,所有的软弱与犹豫被坚决取代,佐伊抬头,淡金色的瞳孔中暗藏火焰,“尽管怨恨吧!邦妮——无论你怎样厌恶我……”

    他推开门,昂首走入那黑暗的城堡。

    “但你理想中的世界,终将由我亲手为你开辟!”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